<
    又行了大半个时辰,在天彻底暗下来的时候,岳子然他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襄阳客栈。

    “客官,里面请。”小二走上前来,抓住岳子然递过来的缰绳,殷勤地说道。

    岳子然扶黄蓉下马后,吩咐道:“马匹都要喂上好饲料,另外不要忘记给这匹马上一坛好酒。”说着指了指自己先前骑过的那匹颇通人xing的马。

    “爷,”小二站定了,“这马喝的了酒吗?”

    “自然喝的了。”黄蓉笑着说道。

    这马当初买时可是花费了大价钱的,而且也不是什么名马快马,能让岳子然看上的原因便是它通灵xing,而且酒量很不错。

    只是买时,考虑到可能会出现岳子然以后找不到酒友,会傻到与一匹马对饮的场景,所以起初掌握着岳子然钱包的黄蓉是不允的,但耐不住岳子然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买了下来,与他牵进杭州城的老马一起成为了他的宝贝疙瘩。

    小二只能应了。

    岳子然又吩咐道:“再为我们安排三间上房。”

    “呦,”小二回过头来抱歉地说道,“客官,真不巧,今天雪大人多,店里只留有一间duli客房,其它只有大通铺了。”

    岳子然皱了皱眉头,这附近只有这一家客栈,若不住的话便只能在野外露宿了,如此寒冷的夜晚,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所以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那间客房我们要了。”

    “好嘞。”小二应了一声,将马匹牵进马棚系好,在前面带路将三人领进了店内。

    刚进到店内,三人便感到一股子热浪扑面而来,随之便是沸反盈天的嘈杂声。

    宽阔的大堂内此时坐满了人,三教九流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在大堂中间还有一位瞎眼拄拐老汉,类似于百晓生样的人物,在一张桌子上盘腿坐了,抽着旱烟,不时向四周围着的各se人等说一些江湖上发生的稀奇古怪新鲜之事。其他桌上不在听的酒客则是行酒令、斗酒乃至赌博摇骰子。

    几乎是在看到瞎眼老汉的一刹那,黄蓉便发现岳子然神se有些不同起来,嘴角更是露出了意义不一般的笑容。

    大堂的地上摆着一些取暖的火盆,小二考虑到三人衣着不凡,所以特意为他们选了一个临近火盆的桌位。岳子然帮着黄蓉将遮口鼻和身上披着的御寒衣服脱下放到一边。几乎在一刹那,衣饰华贵,秀美绝伦的少女刚露出真面目来,便吸引了大厅内多数男xing的目光。

    “小二先来一壶烫好的十年份的梨花雕和一些拿手的下酒好菜。”岳子然吩咐道。

    小二应了一声,自去了。

    岳子然回过头来对黄蓉与白让说道:“这里的花雕酒是埋在梨园中梨树下的,每年在梨花落时取出,极为讲究,酒味也是极为的甘香醇厚。”

    自上次喝醉以后,黄姑娘对酒便已经是敬而远之了,所以听他谈起酒的时候免不了翻起白眼,但丝毫不减岳子然对梨花雕期待的兴致。

    “让我看看。”岳子然抓过黄蓉柔若无骨的手掌,问道:“没有被冻坏吧。”

    黄蓉摇了摇头。

    “这鬼天气,”岳子然环顾四周,说道:“若大雪不停的话,我们便需要在这里盘桓几ri了。不过,这里我还是有一些故人的,正好叙叙旧。”

    黄蓉皱了皱眉头,看着周围注视她的目光,显然有些不喜,尤其是围着瞎子听故事的那几个白衣剑客,不时地斜眼向她身上瞄着,想到有可能几ri都在这里呆着,顿时郁闷的无以复加。不过她对于岳子然以前经历的好奇程度是明显要压过这些的,急忙问道:“故人在哪儿?”

    岳子然笑而不语,目光移向那几个白衣剑客。他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看向黄蓉时不善的目光,所以在挑衅的看了他们一眼后,手中随即摸出一粒碎银掷出,擦着其中一名白衣剑客的鼻尖落在了瞎眼老汉面前的大瓷碗中。

    这一手顿时惊到了那几名剑客,吓着急忙扭过头去不敢再向这边看。

    瞎眼老汉听力极为敏锐,在嘈杂声中听到了碗响,并以此声音判断出了那是一粒远非铜钱可比的碎银。顿时眉笑颜开,脸朝岳子然这边问道:“客官要听些什么?”

    岳子然笑道:“木大叔,你就讲讲最近江湖中有什么大事盛会吧。”

    瞎眼老汉在听到岳子然开口说话,脸se便变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丝毫没有将岳子然的话语听进去。他的嘴微微颤动,一点儿也不像刚才与周围江湖客侃侃而谈的百晓生样人物,反而如一位行将就木,嘴角不听使唤的老人。

    如此颤动了片刻,即使黄蓉也察觉出了异样,那瞎眼老汉才缓缓说道:“你是小乞丐?”随即肯定的说道:“你就是小乞丐!”

    “小乞丐你没死?”最后瞎眼老汉大声喊着,激动的跌下了桌子。

    “小乞丐?他认识你?”黄蓉扭头看着岳子然,见他点了点头,随即嘟起了嘴,不喜的道:“你还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

    岳子然苦笑:“不多了。”说着站起身子来。

    那边的瞎眼老汉已经被周围的人扶着站起身子来,岳子然上前一步刚要搭话,便听到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从楼上响起,大堂内的人甚至感觉到了楼板在痛苦的呻吟,接着一段女声在楼梯上炸响:“小乞丐?哪个小乞丐?”

    说着走了下来,众人也终于看清了她的面目。

    第一印象是,胖。

    第二印象是,真的很胖。

    第三印象是,居然还能这么胖。

    如此一来,她身边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便不那么惹人注目了。

    “木眼瞎,你说什么小乞丐。”

    “天下谁人能配瞎眼老汉喊一声小乞丐。”木眼瞎倨傲着说道,似乎小乞丐这三个字是一个了不得的称呼。

    “小乞丐早死了。”虎背熊腰的大汉沉声说道。

    “不,小乞丐回来了。”木眼瞎指着岳子然的方向说道,“你就是小乞丐,对不对。”

    胖女人的目光越过木眼瞎,打量起岳子然来,尤其将目光停在了他的鼻子处,疑惑的道:“小乞丐的鼻子曾受过伤,这位公子却是完好无损,木眼瞎你认错人了吧。”

    木眼瞎愤怒地说道:“老子的耳朵从来不会认错人,小乞丐的鼻子是小伤,这些年过去早该好了,他的面貌或许变了,但声音是绝对不错的。”

    大汉将目光移向岳子然,疑惑地开口问:“小乞丐?”

    ————————————————————————————————

    (谢谢firebat童鞋再次的打赏和支持,另外周六会吧欠下一章补上,谢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