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灵涂炭。”和尚缓缓说道。

    “若你输了呢?”黄蓉觉着有趣。

    “还是生灵涂炭。”和尚继续说道。

    “咦,奇了。”黄蓉抬起头看着岳子然,想弄明白老和尚这两句话中有什么玄机。岳子然此时却正皱着眉头紧盯着逐渐被白让从雪中扒出来的棋局入迷,并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

    白让倒是听了,只是脑袋也如浆糊一般,听不明白。

    “这有什么区别?”想不明白,黄蓉便直接问了。

    “至少努力过。”和尚似乎不想多言,打起了玄机。

    岳子然紧皱着眉头,沉吟半晌缓缓说道:“这棋局,真的很难解,几乎是和棋。”此时石桌上的棋局,黑白两块大棋形成罕见的三劫循环!按照常规来说,这局棋将会以无胜负终局。

    “二位还是散了吧。”岳子然劝道。

    和尚抬头看了看眼睛上都开始挂雪花的书生,苦笑道:“拼了命都要把老和尚拉下水,何必呢?难道你认为和尚出手便能改变着天下气运。”

    书生只是盯着棋盘,深凹进的眼窝此时已经逐渐被风雪侵袭。在和尚话音落下后,身体忽地一阵猛烈抖动,须发上的冰雪也都被抖落了下来。在抖动停止后,书生的面se逐渐红润了起来,如刚活过来一般,jing气神甚至比老和尚还要足,他不去抖落衣服上的积雪,只是苦笑道:“有一线希望总是要争取的。”只是脸se绝望的神情,让人知晓了他争取的结果。

    黄蓉诧异,低声问岳子然:“然哥哥,这书生怎么活过来了?”

    岳子然长叹一声,说道:“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书生这才抬起头看了岳子然一眼,然后伸出左手,岳子然看见他手指上有一枚宝石指环。将手中几枚铜钱扔到石桌上,轻笑道:“老和尚,人生在世,若不做点应该做的事情,活着又有何用?”

    说罢,低头向几枚铜钱看去,笑容瞬间收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脸上满是惊讶。和尚见状,也向几枚铜钱看去,脸上随即也露出了吃惊的神情,口中急呼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最后一句却是喊出来,面若疯狂,震的亭外的松树都簌簌落下了雪花。

    “然哥哥,这两人冻疯了。”黄蓉紧靠近岳子然低声说道。

    “哈哈,哈哈。”书生随即大笑起来,高深说道:“谁说命理之数乃上天注定,要我看来,人定能够胜天的,哈哈哈哈。”

    疯狂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将目光盯向岳子然:“小子,是你?”

    “我?”岳子然有些诧异,他们先前的表现,便已经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了,此时更是一脑袋浆糊。

    “正是你们的出现,这命理之数才出现改变的,自然是你了,难道还是那女娃娃和你的下人不成?”书生说道。

    岳子然暗自撇了撇嘴,这命理之数他是丝毫不信的,更何况这书生占卜的手段还如此简陋。

    “你能破这棋局?”和尚单刀直入问道。

    岳子然目光又移向那盘棋局,沉思半晌才说道:“不知道,只有试过才清楚。不过,我曾发誓不再下围棋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书生便站起身子,踉跄着要跪倒在岳子然面前。岳子然急忙后退一步,蹲下身子去扶老书生,口中说道:“万万使不得,岳子然一介黄口小儿,怎能够让老先生对我行如此大礼。”

    黄蓉在旁边狡黠的转着眼珠,绕过老书生,径直坐到他先前位置上,笑道:“我来下,然哥哥你教我便不是你下的喽。”

    岳子然与那老书生争持不过,只能点头应了下来,走到她身旁,吩咐她用一枚白子将自己大龙上打劫的位置粘住。

    “这……”黄蓉手顿了下来,她也曾与爹爹学过下棋,自然识得棋局,明白这一步若走下去的话,便是将自己的这条超级大龙送与了对方。和尚、书生也是满脸不解的看着岳子然,猜不透其中的用意。

    “照着做。”岳子然没有解释,只是说道。

    黄蓉依言将白棋打劫的位置粘住,不在与对方继续在此相互争夺。和尚自然也不客气,直接吃掉了白棋的那条超级大龙。

    形势陡转,刚才还是和棋,现在黑棋却是气势汹汹的逼着白棋,让白棋随时可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岳子然却是不慌不忙,先是让黄蓉补掉了左上角黑棋原来存在的劫活,在沉思半响之后,开始攻击右上角黑棋。

    转眼之间,棋盘上风云突变,先前还是黑棋气势汹汹,现在却萎靡不振,甚至对于白棋的进攻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棋虽然还没有下完,坐在一旁观棋的书生却已经看到了黑棋最终的命运,大笑起来:“赢了,赢了,和尚,你输了,你输了,哈哈哈哈。”

    其他人都没有回应他,只是盯着棋盘,直到黄蓉将和尚三条大龙逐一斩杀。

    和尚将手中棋子随手扔到石桌上,全身冒出了汗,如虚脱了一般,他苦笑道:“书生,你赢了,和尚答应的事照办不误。”

    没有人回他。众人心中皆是一惊,齐齐向书生看去。

    只见那书生满脸苍白,僵坐在是登上,闭着双眼,神态安详,显然是在他刚才大笑时便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北风怒吼,杂着雪花。

    和尚却没有悲伤,只是上前拍了拍书生僵硬的肩膀,笑道:“你走的倒够早够洒脱。不过,你别担心,和尚将答应你的事一了,便出发,迟早会追上你的。”

    言罢,从书生握着的掌心中取出了那枚宝石指环,扔给岳子然说道:“把它收着,待你ri后为苍生谋求出路时,它便会排上用场。”

    岳子然接过,虽不知道这指环有什么用处,但也知道这是书生的遗嘱,不便推托。揣入怀中,刚要请和尚一解心中的疑问,却被一阵冷风吹着,咳嗽了起来。

    和尚讶异:“你有暗疾?”说着抓过岳子然的右手,手指轻抚在脉搏上,稍稍探寻之后问道:“铁掌帮的铁砂掌?”

    见和尚居然看了出来,岳子然心中有些讶异,直接承认道:“不错。”

    黄蓉在一旁醒悟过来,问道:“然哥哥,是铁掌帮的人将你打伤的?”

    岳子然默认了。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