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襄阳汉水之畔,大雪。

    时近中午,天气阴沉如晦。

    飞雪如沙,在狂风扯出的怒吼声席卷着这片平原。

    大雪连三日,整个平原成为了雪原,即使是水流不息的汉水在此刻也静谧了下来。

    马蹄声骤,三骑骏马掠过,带起一堆雪屑,在快要冲进汉水河滩上时被及时勒住了。

    “这鬼天气。”岳子然扶了扶头上戴着的毡笠子,回头问道:“蓉儿,你还好吧?”

    黄蓉一身貂裘捂着严实,口鼻也被遮住了,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她轻摇了摇头,眼神中却透着疲惫。

    风雪太大,任何可以用以辨识的标志物,都被隐藏了。

    岳子然只能下了马,在汉水河滩上自行查看了一番后,对白让指了一个方向,大声道:“走这个方向,前面不远处有座小山,山坡平缓,翻过山坡后便有一酒家,我们今晚可以到那儿歇着,一直到雪停了为止。那酒家的酒不错,醇香,至今想起来还让我垂涎三尺。”

    白让点了点头,率先打马前行去为他们探路。岳子然则是牵着马靠到黄蓉马前,先安抚了一下在风雪中不安的马儿,才关心的问:“蓉儿,真的没事?”

    黄蓉又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只是缩了缩胳膊,手中虽然包裹着麻布,但还是冷着有些失去了直觉,缰绳抓在手中勒着生疼,也是感觉不出来了。

    “我来吧。”岳子然说了一声,跃上黄蓉的马儿,将她拥在怀中,接过缰绳驱马缓行起来,另一匹骏马通灵人性,自行在后面跟着,不时会跑到岳子然身旁,蹭一蹭他的腿。过了一会儿,似乎觉着岳子然他们太慢,还会加快步伐,在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跑到趟路的白让身边蹭几下。

    “这牲口倒不怕冷。”黄蓉微微有些嫉妒,被捂着的嘴含糊的说道。只是话语传到岳子然耳旁时,却早已经被风雪吹去了。见岳子然没有听到自己说话,黄蓉嘟了嘟嘴,随即狡黠的眼珠子转了转,回身将双手伸入岳子然的怀中取起暖来。岳子然只觉怀中一冷,低下头见了黄蓉闭上眼舒服的直哼哼,便没有再理她,只是搂着更紧了些,以免风雪灌进胸膛。

    前方的白让停了下来,山坡已经到了。只是白雪封了山,松树也变成了雪松,白茫茫一片,把道路掩藏了起来。岳子然停住马,四周打量了一番,指了指一颗弯曲生长的松树道:“记忆不错的话,沿着这颗松树直向松林走,这一段都是小径,正好可容马匹经过。只是现在路滑,我们都得下马牵着走了。”

    下了马,黄蓉问道:“你对这里很熟悉?”

    岳子然点了点头:“自然,当初我在这里生活过很多年呢。”说完率先在前面开路。

    岳子然的记忆没错,山间积雪虽多,爬山艰难,但山坡并不是很陡,道路也由一些河滩上的小碎石铺就,并不难行。而且松林中的风声明显小了下来,三人之间说话也不用大着嗓子了。很快白让便牵着马当先带起路来,岳子然则在后面照顾黄蓉,并不时指点白让几句,以免走错。

    在转过一道弯后,山道旁出现一座亭子,八角飞檐在风雪中兀立。只是亭子太靠近山崖,风雪不时的会从山崖旁灌进来,并不是一个避雪的好去处。

    白让却是突然站定了。

    “怎么了?”岳子然拉着黄蓉上前一步,两匹马温顺的跟在身后。

    白让惊讶的指了指八角亭内,没有言语。

    顺着看过去,岳子然也讶异的合不上了嘴。凉亭内此时正坐着两个人,一僧一书生。他们似乎已经呆坐良久,灌进来的风雪已经淹没到他们的肚腹之间。和尚白眉弯垂到嘴旁,挂着雪化后形成的细冰棱,至于鞋、衣服、僧袍已经冻成了冰疙瘩。

    唯一看起来暖和的地方,是他光秃秃的头顶,此时冒着热气,显然是在用内力抵御寒冷。

    岳子然看了一眼他身体背向风雪的另一侧,那里雪化成水,流到了山路上再结成冰,蜿蜒细长,像一条冻结的小溪,显然是由和尚身旁化雪后的水形成的。

    岳子然讶然,这和尚的内力雄厚怕是今生罕见了。

    再看那书生,峨冠博带,头发胡须尽皆苍白,布满冰晶,棉袍此时也成了瓷实一块,看着便如冬日刚洗便结冰的衣服。

    尤其惹人注目的是,他的脸色此时异常苍白,比死去的人还要白上三分。鼻涕横流,却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因为它们都结了冰,挂在鼻子上。唯一让岳子然能够确认他活着的是,风吹到他眼间的雪还在融化,以使眼睛不至于被冻住。

    显然在内力上,他却是逊色和尚许多了。

    岳子然皱了皱眉眉头,从他们身旁积雪来看,他们至少在大雪来临之前便在此呆着了。先前或许可以用内力护得周身,现在却一人只能护头,一人只能护眼,显然内力损耗严重,很可能已经用上了先天真气。

    再不出半日,两人怕是要尽皆殒命了。

    根据脑海中原著的记忆,岳子然并不能判断出两人的来历。

    况且,天下高手也并非只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绝,至少书中略有提及的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与王重阳斗酒论武,胜过王重阳写就《九阳真经》的无名人士便是一位。

    黄蓉突然指了指他们两人面前的石桌,那里风雪虽然掩盖了一部分,但一盘黑白相间的围棋棋局仍可以清晰看见。

    和尚书生两个人此时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棋盘。

    “他们在斗棋。”白让惊讶的说道。

    岳子然带着二人走上亭子,想要细看那棋局,却发现棋子大部分都被风雪覆盖了,并不能看着周全。只能吩咐白让小心的将白雪清理干净。

    黄蓉在一旁说道:“二位为了一盘棋局,便罔顾性命,是不是太过于儿戏了?”

    书生已经顾不上说话了,甚至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只有一行刚刚融化的雪水顺着鼻子流了下来,粘在胡须上很快便结成了冰。

    和尚眉眼松动,轻轻开口说道:“这不仅仅是一盘棋局,事关天下苍生。”

    黄蓉讶异,盯着棋盘也没发现什么奇异之处,丝毫看不出这盘棋与天下苍生有什么关系。于是又开口问道:“若你赢了,这天下苍生如何?”

    (抱歉,有些事情要忙,所以更新的晚了些,见谅)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