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岳子然再睁开眼,天已经大亮。胡乱吃了些东西后,便看见鱼樵耕与悟空和尚牵着一匹马在丐帮弟子的带领下,沿路来到了庙前。岳子然起身迎了,又与他们双方做了介绍,才指着还在昏迷中的刘老三对鱼樵耕说道:“老鱼,你有福了。他便是我酒馆内好酒的酿造之人,以后饮酒你不用发愁了。”

    鱼樵耕被雾打过的脸顿时舒展开来,连道了几声好,悟空和尚更是喜不自胜,唱了一句佛号,喜道:“前ri老鱼提回的好酒着实让和尚好好享受了一番,没想到今ri酿酒之人便在眼前了,好好好,他ri到了山东地头酿出新酒了,我们定要先大醉一番才成。”

    曲嫂在一旁乐道:“那是自然,我曲嫂其他不会,喝酒却是未逢敌手。也不用等到出新酒了。昔ri离开山东时,我曾亲手将几大坛好酒埋在了地下,到今ri怕是更甘冽爽口啦。”

    鱼樵耕与和尚闻言更是眉笑颜开。

    又闲聊片刻,见天se已经不早,岳子然与他们也到了分别的时刻,便拱手说道:“自此一别,以后再相见便是难了,你们大家以后一定要万分珍重才是。”

    曲嫂点了点头,走上起来单手将岳子然抱了一抱,眼眶有些泛红,却强颜欢笑只是说道:“珍重,若有机会,他ri你与蓉儿那丫头成亲时,我定来参加。”

    岳子然点了点头。

    “相逢几ri,你小子却是身体有恙,不能多喝。他ri再相逢,一定要醉他三ri。”鱼樵耕恨恨地与岳子然击了下掌心。

    “还要算上和尚。ri后怕再难找到更懂老和尚的人了。”和尚站在一旁说道。

    “当然,”岳子然拍了拍和尚的胸膛,打趣道:“老和尚身体还算硬朗,可不要早死了就行。”

    “放心,高僧都不收和尚为徒,想必那佛主更是不会收了。”

    岳子然点了点头,又与其他人别过,便上了大路,大步流星的向杭州城方向走去。

    众人望着他的背影良久不语,半晌曲嫂才说道:“我们走吧。”

    众人点头应是,把刘老三和曲嫂扶到马车上,其他人上马,萧萧马鸣响过,岳子然再回首,便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了。

    岳子然事情一了,心中轻松了许多,脚步也轻快起来。顺便抬头望了望将树木间的轻雾吹散的朝阳,暗暗感叹今天是个偷懒的好天气,只盼回去酒馆后七公体谅他一夜劳累,能让他多晒会儿太阳。

    “臭小子,快过来,我等你有两三个时辰了。”

    不料岳子然刚进了酒馆,便被七公唤了过去。

    岳子然坐下,为自己倒了杯凉茶,问道:“七公,有什么要紧事吗?我的伤口还需蓉儿重新包扎一下呢。”

    七公知道他受伤不重,所以不以为然的将一张纸递给他。“你这两天准备一下,也得北上了。”

    岳子然没有看那张纸,只是点了点头道:“北方我还有些余事未了,也是时候到北方走上这一遭了。”

    “要去北方吗?”

    黄蓉从内堂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盘糕点,递给岳子然充饥,口中同时问道。

    “是啊,一些故人,一些旧事,总要做个了结的。”岳子然说完便将头埋入了那盘糕点中。

    “那我们是不是还能与曲嫂同路?”黄蓉问。

    “不同路。”

    见两人越聊越偏离话题,七公不禁呵斥道:“此次北上不是要你们游玩的,而是有些要紧的事情需要你代我去处理。”

    “什么事?”岳子然一面问着,一面打开了那张纸。这是一份名单,参仙老怪梁子翁、大手印灵智上人、千手人屠彭连虎、鬼门龙王沙通天、侯通海这些岳子然都颇为熟悉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些人都是**上响当当的高手,近些时间来不知道为何全部向中都beijing聚集。但想来他们聚在一起是一定不会干什么好事的。更何况,近些时间来我们在中都beijing的丐帮弟子频频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尽是帮内一些本事微末的弟子,让人着实摸不到头脑,所以这两件事都需要你去查一查。”七公缓缓说道。

    岳子然随手将那份名单扔至一旁,点头应了一声是,便不再理会了。七公见他不甚在意,深怕他此次北上吃亏,便指着那份名单正se说道:“这些人你或许不曾听闻,但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狡猾多段之徒,稍有不慎便能够要掉你的xing命。”

    “很厉害吗?”黄蓉将名单拿过去,瞅了一眼,自然是没一个人认识,只能赞道:“这些名字起的都挺霸气的。”

    七公扫了两人一眼,随即想到这二位都是人jing,只有他们算计别人的份儿,别人算计他们估计要着实废些脑子的,便话题一转,“不过他们也没啥大用,真正你们应该提防的是白驼山庄的人。”

    “白驼山庄?”黄蓉笑问,“为什么不是白马山庄,他们是养骆驼的吗?”

    “他们是骑骆驼的。”七公怪黄蓉打断自己的说话,黄蓉却只是作了个鬼脸,便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白驼山庄的人近二十年不出西域,今ri却由一个白衣书生领着赶往中都,其中必定有蹊跷。”七公正se道。

    黄蓉见他神se严重,道:“这书生很厉害吗?”

    洪七公道:“他有啥屁用?他身后白驼山庄庄主老毒物这才厉害。”

    黄蓉道:“老毒物?他再厉害,总厉害不过你老人家。”

    七公不语,沉思良久,才开口说道:“‘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你爹爹是东邪、那老毒物便是西毒欧阳锋了。你爹爹厉害不厉害?我老叫化的本事也不小吧?但自从武功天下第一的王真人逝世后,剩下我们四个大家却是半斤八两,本事也都差不多。不过过了这二十来年,他用功比我勤,不像老叫化这般好吃懒练,怕有些……不过,嘿嘿,当真要胜过老叫化,却也没这么容易。”黄蓉“嗯”了一声,心下暗自琢磨,过了一会,说道:“我爹爹好好的,干吗称他‘东邪’?这个外号,我不喜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