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问道:“那两位老人是?”

    鱼樵耕闻言收起了笑容,叹了一口气说道:“老人家三个孩子,老大老二曾是我的部下,四年前在枣阳之战中都殒命了,老二更是为了救我而死。今天两位老人过来是为老三祈福的。”说罢,鱼樵耕抓起一杯凉茶一饮而尽,显然是将其当做酒了。

    “老三呢?”岳子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在驻守枣阳。”鱼樵耕说道。

    老和尚唱了一句佛号,三人又是一阵不言语。

    岳子然抬头望天,心中略微有些惆怅,世事无常,白云苍狗。千年的回溯,岳子然在看待金宋之间的战争时总是保持着一种上帝的视角,无所谓对无所谓错,也从未想过改变。因为在他学过的历史中,这两个政权就想史书上的一朵浪花,涌起跌落,最终回归于平淡。但在这一天之中,他即使面对今世仇人也平静无波的心却被这些恨打破了。宋人对金人的恨深刻到了骨子里,这种恨不是史学家们用轻柔纸笔书写的恨,而是由一堆堆尸骨垒砌来的恨。这种恨中有两位老人绝户的恨,也有曲嫂那些人抛头颅的恨。这种恨,让岳子然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只是宋人对金人如此,金人对宋人不也如此吗?

    岳子然最终长出了一口气,对鱼樵耕说道:“你想过对抗金兵吗?”

    鱼樵耕毫不犹豫地回道:“废话,这难道不是好男儿应当做的事情吗?只是,”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低沉的道:“只是他们赵氏皇族也着实可恨,害忠良、庇佞臣、杀无辜,我鱼樵耕是绝对不会为他们卖命了。”

    话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恨与苦闷,岳子然可以听出来。他又沉吟了半晌,说道:“我有一朋友,他们是聚拢了一批百姓,个个都是好汉,准备在山东造金廷的反,只是缺少能带兵的将领,怕重蹈先辈们的覆辙,所以迟迟未动。你可否愿意帮助他们?”

    “什么?”鱼樵耕一阵吃惊,见岳子然脸上不似开玩笑的神情后,才低头沉思起来。

    旁边的悟空和尚却唱了一句佛号,苦笑道:“公子倒真看得起老衲,谋逆之事居然当着老衲的面便轻易说了出来。”

    岳子然轻笑道:“老和尚你难道不去么?”

    和尚唱抬眉笑道:“阿弥陀佛,老衲乃出家之人,是万万造不得杀孽的。”

    岳子然摇了摇头,辩驳道:“我是让和尚你去救人的。还记着我说过的话吗?杀伐之气太重,不是取胜之道。和尚若去了的话,定能挽救一些人的。”

    和尚却不以为然道:“公子难道不知佛气太盛的话,有时候反而会变得优柔寡断,殆误战机吗?”

    岳子然不以为然,用白子在棋盘上摆了几个子,然后问道:“和尚知道你为何会换好几个法号吗?”

    和尚愣住了,摇头连道不知。

    “佛xing是有的,悟xing是有的,佛学也是有的,所以你才会频频有找高僧拜师遁入空门的机会。但往往没几天,便被逐出了门墙,只是因为那些高僧在你的心中发现了这个字。”说着敲了敲棋盘,和尚望去,见岳子然用白子赫然摆成了一个“杀”字。

    “或许你可以成为高僧,是绝佳收徒之选,但你心中对这个字太执拗了,所以成佛是不可能了。”岳子然话语中的每一个字似乎都落在了和尚的心坎上,让他额头上沁出了汗水。

    “你始终相信的不是佛度众生,而是以杀止杀。”岳子然最后说道。

    良久不语,末了和尚才苦笑着摇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知公子是如何看出来的?”

    岳子然敲了敲棋盘,眼神中含着回忆,轻声道:“棋品即人品。你知晓老鱼的棋路,所以频频诱惑他去杀你,你的棋看似中正平和,对黑棋的攻伐一味退让,其实是步步为营,让他落入你的陷阱中,达到诱杀的目的。老鱼是杀气太重,而你却是杀机太重。”

    “佩服,”和尚八字眉毛下的双眼闪过一道jing光,“公子从一盘棋局中便能看到如此之多的东西,和尚当真是佩服。”

    岳子然摇了摇头,轻笑道:“当你与不同的人下过许多盘不同棋路的围棋后,这道理自然也就明白了。”

    话虽如此,但老和尚明白,若没有敏锐的观察力,这些东西是很难领悟出来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对人xing的认知。

    人xing,恰好是这世间最难弄明白的事情了。

    鱼樵耕陷入了沉思之中,丝毫没有将岳子然与和尚的谈话听进心去,半晌后抬头问道:“你为什么相信我有帮助他们的能力?”

    岳子然挑了挑眉头,很简单的说道:“你是我认识的人之中唯一一个有过带兵打仗经历的人。当然如果孟珙可以解甲当反贼的话,他也是一个尚好的人选。”心下还有一句话岳子然却是没有说出来,你鱼樵耕是南宋最后一位名将孟珙的同门师兄弟,那ri渔船之中不仅谈吐不凡,孟珙更是想请你入伍,本事若差的话,那当真是自己的眼睛瞎了。

    末了,岳子然摇了摇头,苦笑道:“当然,你若不想去的话,我也不想勉强。甚至我也不是很想让你去,因为那毕竟是九死一生的路,你若因此而送了xing命,我也会过意不去的。”

    鱼樵耕没好气的问道:“那你又为何来告诉我?”

    岳子然苦笑为难地说道:“因为他们也是我的朋友。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人,想要干一些不普通的事情,作为朋友,我总觉着我应该帮助他们。”

    “你为何不去?”

    岳子然手掌在打狗棒上摩挲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用兵之道,我本不如你。更何况,这里我还有余事未了。”似乎知道鱼樵耕还要问何事,不待他开口,岳子然便继续说道:“几十口xing命的家仇,子然不得不报。”

    沉默半晌,鱼樵耕一直在打量岳子然,岳子然也与他坦荡对视,毫不退缩。

    “好。”鱼樵耕端起一碗茶一饮而尽说道:“这事老鱼做了。虽然很可能要掉脑袋,但刚才兄弟们死去的身影一一在老鱼脑海中闪过,责骂老鱼为何不与他们报仇的时候。老鱼便知道,这事老鱼非做不可啦。”

    岳子然心中一暖,郑重地站起身子来空首拜道:“子然谢过了。”

    鱼樵耕没有拒绝岳子然如此大礼,反而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因为这一拜之后,他的脑袋便彻底走上了随时搬家的道路。他扭过头来,问和尚:“老和尚,再陪樵夫走上一趟如何?”

    和尚笑道:“陪你走上一程本无不可,不过老衲有个条件。”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