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曲嫂脸色有些发白,任谁付出了惨痛代价,最后却是白费甚至是枉费力气后,都会大受打击的。

    岳子然点点头,说:“是的,具体位置我现在不便详细说给你们,而且那个地方也不是你们可以取到的。”

    “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而且姐夫现在生死还不知。”曲浊贤也傻了。

    岳子然点了点头,没有再搭话,沉吟半晌说道:“刘三哥现在牢内,性命无忧。既然《武穆遗书》取不到,你们也没必要在杭州城多耽搁了。你们做下准备,明天在我救回刘三哥后,你们便离开吧。回山东也好,去其他地方也罢。至于反金的那些事情……”说着岳子然摇了摇头,却不再说话了,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有些事是不可以改变的,即使拿到《武穆遗书》又如何,岳飞在世时也不曾收复旧山河。

    “山东是必须要回的。”曲嫂一脸的坚毅,“那里还有我们很多弟兄,即使没有《武穆遗书》我们也是要反他的,人生在世,若不做点应该做的事情,活着又有何用?”

    岳子然默然,似乎早已经料到,便也不再劝,挥了挥手,站起身子来要出去。

    曲嫂知道他是七公弟子后,自然知晓岳子然是有救刘老三本事的,不过还是说道:“晚上你小心点。”

    岳子然点头,出了屋门,走下台阶。曲嫂才将她最想问的话说出来:“你是丐帮帮主弟子,又拿了打狗棒,以后会带着丐帮抗击金人吗?”

    岳子然脚步顿住,手中轻轻摩挲着竹棒,心中一片茫然,却不知为何想起了曲嫂刚刚说过的话:人生在世,若不做点应该做的事情,活着又有何用。呆立半晌,摇了摇头,岳子然径直出去了,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不会还是不知道。

    岳子然走后,屋内一片静默,约过了半柱香后,曲浊贤才问道:“姐,你说这人会不会骗我们?”

    曲嫂摇了摇头,凄凉的笑道:“他没有骗我们的必要。况且我们在乎的,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我们也不在乎。”

    曲浊贤被曲嫂这谜语般话语困惑住了,迟疑地问道:“他在乎什么?”

    “活着,舒服的活着。”

    岳子然出了茶馆,顺手带走些花生米,用粗人喝茶的的大瓷碗盛着,沿着西湖再次向西,经过一片竹林,翻过一道山岗,然后顺着长满青绿色苔藓的台阶上前,在半山腰的茅棚酒馆中吃了些酒又提了一坛后,继续上山。直到快到目的地时,才放慢脚步,亦步亦趋的随在一对老人身后。两位老人应该是到灵隐寺上香的香客,且以他们的速度,一定是很早便开始爬山了。满头华发的老头子,扶着自己的妻子一步一挪的迈着台阶。他们没有听到身后岳子然的脚步声,山涧中也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所以他们把台阶都占住了。

    半个时辰的路程被岳子然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踏入灵隐寺的时候已过未时。迎客僧将他引去见鱼樵耕的时候,鱼樵耕正与一位高僧在为半子的得失而争得面红耳赤。岳子然在两人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喝了一口所谓的禅茶,沾了些佛意后,才开口道:“再下过就是,至于为这一盘棋争论半天么?”

    鱼樵耕挥了挥手,说道:“你不懂,兵家之地寸土必争,有时半子也可以决胜负。”

    和尚怒道:“你放屁,明明给你半子你也是输。”

    岳子然一顿,摇了摇头,没想到老和尚的脾气也这么大。

    鱼樵耕慢条斯理说道:“悟空老和尚,话不能这么说,若不争这半子,怎么能够体现出今天老鱼的棋艺进步了呢。”

    “悟…空……。”岳子然险些被禅茶呛死。

    老和尚若不说话,便是慈眉祥目的高僧。但一说话便露馅了。此时白眉下的一双眼,瞪了岳子然一眼道:“老衲法号有错不成?悟空,悟空,一悟皆空,多好的法号。”

    “没,没有,我只是恰好认识另一位称作悟空的和尚。”岳子然笑道。

    “嗯,老和尚还有一些其他法号呢,静心,慧通,明了,空明。不知道你都听过没?”老和尚摇着脑袋数了一番后,问道。

    “对了,我出家前的道号是听虚。”随后一拍脑袋,老和尚又补充道。

    岳子然讶然:“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法号?”

    鱼樵耕也不争那半子了,收了棋子重新开始,闻言说道:“这你不懂了吧,法号多了干什么坏事,犯什么戒了,也不好找不是。”

    小号?岳子然脑海中顿时涌现出一个名词。

    老和尚洋洋得意的说道:“老衲穷尽一生追求佛法正道,曾拜倒在不同高僧门下做弟子,这法号自然也就多了。”

    岳子然狐疑的打量着他,如何也不相信他会穷尽一生追求佛法正道。又将目光移到鱼耕樵身上,老鱼却是笑而不语。见岳子然不信,老和尚却愈发得意起来,也不解释。三人一阵无语,只有老和尚在鱼樵耕对棋局做思考时,闲敲棋子发生来的清脆声。岳子然扭头看见几枝梅花开在墙角,为禅院添了一些清幽,混合着飘来的缭绕佛香,让人有一种超凡脱尘的感觉。远处则是不时响起祈福的钟声。

    鱼樵耕下这盘棋约过了半个时辰,正搅在一起难解难分的时候,迎客僧再次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是岳子然上山时见到的两位老人。

    见两位老人走了进来,鱼樵耕忙将手中的棋子丢之一旁,站起身子来走上前相扶,问了些好。两位老人一面回答鱼樵耕的询问,一面向悟空和尚点头示意,然后便与鱼樵耕一起进入禅房详谈了。

    老和尚指了指棋盘,对岳子然说道:“接着?”

    岳子然摇了摇头,扫了一眼石桌上的棋局,,黑棋一股杀伐之气跃然于棋盘,将老和尚的白棋逼着蛰伏了起来。

    但岳子然也只看了这一眼,便开口道:“老鱼输了。”

    老和尚讶然的抬起白眉,看了岳子然一眼,口中赞道:“公子,好眼力。”

    岳子然苦笑:“杀伐之气太重,不是围棋取胜之道。”说着与老和尚一起将棋子收了起来,丝毫没有陪和尚下棋的意思。

    老和尚不解,笑道:“公子在棋上有如此造诣,何不与我下上一局。”

    “是啊,与那老和尚下上一局,灭一灭他的威风。”出了禅房的鱼樵耕听见和尚夸岳子然棋力不弱,立刻便怂恿他为自己“复仇”。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