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公摇了摇头道:“丐帮传统如此,不是说变就变的。”

    岳子然笑了,不以为然的道:“传统便是用来被打破的,就像前辈一样,是用来拍死在沙滩上。七公,我且问你,”说着岳子然指了指街道上在行乞的乞丐,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乞丐,甚至不认识洪七公这个叫花子祖宗,道:“他们是不是乞丐?”

    七公白痴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自然是了。”

    岳子然点了点头,又问:“如果我给他一件干净的长衣御寒,他穿得穿不得。”

    七公点了点头道:“穿得。”

    “那他们岂不是破了你们丐帮的传统?还是说,他应该将长衣扔在地上狠踩几脚,踩脏了再穿?”岳子然又问。

    七公顿住。

    岳子然又道:“芸芸众生,谁都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乞丐也是如此,如果得来的银钱不能行使,那这丐帮不入也罢。”

    岳子然见七公陷入了深思之中,便将最后一勺药要喂到黄蓉嘴中,扭头看向了街角的乞丐,在阳光的恍惚中,幽幽叹息的说道:“七公,你说当初丐帮成立的目的是什么?”

    七公抬起头来,说道:“自然是天下所有的乞丐都不受他人欺侮了。”

    岳子然摇了摇头道:“那只是最基本的目的罢了,现在显然丐帮已经做到了。”他扭过头来,笑道:“您千万别告诉我匡扶正义、维护汉家江山。”

    七公怒目一瞪说道:“这难道不是丐帮该做的吗?”

    岳子然笑道:“在我看来,天下无丐才是丐帮最应该做的事情。”

    七公又是一顿,思虑半晌,突然大声笑道:“好,好,说的好。”说着便站起身子向后院飞奔而去。

    “七公你去干嘛?”黄蓉问。

    “我去换衣服,等那鲁大脚来了,我便这般回他。”七公高兴的声音远远传来。

    “天下无丐。”黄蓉却不是那么好唬弄的,她问道:“天下都没有乞丐了,还要丐帮作甚?”

    岳子然乐了,问:“莫非,你认为这天下真有天下无丐的那一天?”

    黄蓉思量半晌点了点头,道:“倒也是。”

    “说实话,刚才那些话我是信口说出来的,倒还真没有想过以后穿污衣那么的事儿。”岳子然苦笑道:“不过没想到真把七公给劝服了,我还真是厉害啊。”

    “嘁”黄姑娘表示不屑。

    岳子然将剩下的饴糖递给她,道:“多喝些红糖水,慢慢就会好些的。现在怎么样了,还很痛吗?”

    黄蓉直起身子来点了点头,捂着小腹,可怜兮兮的看着岳子然:“我都快痛死啦。”

    岳子然挑了挑眉毛,道:“我可真没辙了,你以前痛的时候都怎么办?”

    黄蓉指了指后背道:“爹爹用针灸封住我一些穴道,便不是很痛了。”

    “我们去找大夫,你又不去。”岳子然无奈的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要是曲嫂和阿婆在这儿就好了,她们或许有什么有效的法子。”

    黄蓉无语地道:“曲嫂比刘三哥还像男人呢,说不定她就没遇到过这毛病。”

    “说的也是,”岳子然应道,随即想起什么似地问道:“昨天开始怎么就没见到过曲嫂和刘三哥了?”说着望了望窗外,“肉铺都没开门。”

    “不知道,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忙吧。”黄蓉似乎更加的痛了,只是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见她如此,岳子然也有些心疼,拍了拍脑袋说道:“让我想想,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治女孩子痛经的法子。”

    “有了。”翻遍了脑子,岳子然忽然想到一个有关女孩子这方面的物事来,但看见黄蓉期盼的眼神后,讪讪的笑了一下:“我倒想出一种做月事带的法子来。”

    黄蓉险些昏厥过去,忍住了踹他的冲动,咬着下嘴唇迟疑了半晌,打量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谈话,才轻声说道:“其实,像早上那样就舒服很多了。”

    声音如蚊蝇,岳子然并没有听清楚,只能附耳问道:“你说什么?”却见黄蓉羞意已经从耳根蔓延到了脖子,冷不防被她怒踢了一脚,才见她恨恨地说:“像早上那样就舒服许多了。”

    岳子然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刚要仔细确认一番,但见黄蓉一记白眼,便很机智的改为了摸自己的鼻子:“你确定?”

    黄蓉羞涩的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也因此有了些许红晕。

    “好吧,”岳子然故作有些不乐意,笑意却从他的心一直蔓延到了眉毛处,忍不住跳动了几下。他扶起黄蓉,对小三道:“黄姑娘有些不舒服,我送她回房,一会儿小二取药回来了,让他放到内堂便是。其他人若问起了我,你便说我有事出去了。”

    “好嘞。”小三应了一声,眼神中却是掩藏不住的八卦。

    岳子然扶着黄蓉回了房间,待将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坐到床上之后,才轻出了一口气,伸出自己的左手,隐秘的闻了闻之后,帮助黄蓉去了外面御寒的狐裘,抓过被子来盖住身子,并让她整个上半身斜着靠在自己的胸口。

    “我开始了。”岳子然低头嘴唇便可以吻上黄姑娘的额头,却轻声问道。

    “嗯。”黄蓉虚弱的应了一声,岳子然便将左手搓暖,然后探入被褥中,手轻轻的在黄姑娘的小腹上揉动起来。

    软香在怀,女孩子的体香也逐渐弥漫在了岳子然的鼻端,而左手更是与她的身体只隔了一层绸衣,岳子然便免不了心猿意马起来。

    “好些了吗?”岳子然想通过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黄蓉却只是舒服的哼了一声来表示傲娇女王对于他的手段很满意。

    黄蓉这丫头单纯,被郭靖一桌饭菜便可以骗的心相许之,岳子然却是在前世经过岛国文化熏陶的大好青年,萝莉调教什么的都是最爱,现在情节还深深印在脑海中,此时情节更是时不时的冒出来,撩拨着他的身体。

    有时候记忆好也是一种错。

    岳子然不禁欢喜却苦恼着。

    “嗯?”岳子然的左手在黄蓉的小腹间揉动,让她很舒服。昨晚因痛退却的睡意此时涌将了上来,正要完全沉浸在其中的时候,却感觉身体下硌着一样坚硬的物事,便开口问道:“你身上带着什么?”

    “啊,”岳子然正在努力的克制,听闻黄蓉开口不由地一惊,随即厚着脸皮回道:“哦,是一把贴身匕首,用来防身的。”

    “拿掉,拿掉。”小傲娇女王不满的摆了摆手,语气中透出一种慵懒。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