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无极吗?”岳子然没有回答他,心中思索了一番,又开口问:“种放是你什么人?”

    种洗怒意更甚:“种洗先祖岂容你直呼名讳。”说话间,身体便弹she出了竹轿,几道寒光向岳子然刺来。

    “原来如此。”岳子然对于种洗的进攻不以为然,随手挡过。心中却已经明白种洗的剑法为何会如此像太极剑了。只因为张三丰的太极剑也是脱胎于道家太极,而张三丰的道家太极思想却是深受北宋时陈抟绘制的《太极图》影响。

    陈抟隐于华山专注道家学说,是太极文化的创始人。而他将《无极图》、《先天图》、《河图》、《洛书》等根据道家总结绘制的图录传给了种放。种洗既然作为种放的后人,天赋又颇为超群,能够将无极融入剑法中,自然也不足为奇了。

    岳子然在这时也才明白,此华山派非彼华山派,此华山派要比彼华山派厉害的很。仔细说来,王重阳的先天功也是脱胎于此华山派的《先天图》呢。

    想明白了这些,岳子然便不再纠结对方剑法的来源了。种洗招式连绵不断的向岳子然攻来,场面上岳子然只是在被动的防御,但看他神情的人都明白,他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罢了。

    而在想通那些东西之后,岳子然又发现了另一种乐趣,开始仔细研究起种洗剑法中的用力法门来。不过,他也明白,一套剑法的用力法门与招数是相互配合的。越高超的剑法配合便越是jing妙,所以他也没有强求太多,只是想将种洗的招数记下来。

    黄蓉生活周遭都是如云的高手,武艺虽不高但眼光却是有的,所以知道种洗对岳子然没有多大威胁,便转而将目光移到了木青竹的身上。

    木青竹似乎感觉到了黄蓉的目光,扭头颔首笑道:“姑娘是随那位公子来的。”

    黄蓉点了点头,随后想到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动作,便又说道:“是的。”

    木青竹点头笑道:“姑娘,请坐。”

    黄蓉便坐在了木青竹的软榻上,仔细的打量着她。木青竹随手拨弄了一下琴弦,似乎知道黄蓉在看她,问道:“你有事?”

    “没,没有。”黄蓉摇了摇头,末了又开口道:“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木青竹问。

    “对啊,”黄蓉点了点头,似乎怕对方误解,说道:“我很好奇是因为我认识一个人,他也是琴棋书画样样jing通,可他看起来远没有你坚强。他总是开心不起来,经常会站在一个地方发呆。我试过很多办法,撒娇也好,故意打闹也好,他都不会开心。现在也不知道他一个人过的怎么样了,我都离开家好多天了,他都不来找我,也许是不要我了吧。”说着,眼眶中又有一种晶莹的液体泛了出来。

    木青竹随手抚琴响出一串的音符,口中劝慰道:“每个人都有一些走不出来的回忆,沉浸在那些回忆中,或许对他们来说便是幸福。而忘却是最大的罪过。”

    黄蓉苦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你也这般有才,若与他相识的话,定会成为知己的。”

    木青竹轻笑道:“也许你现在这般幸福便是他最大的幸福呢。”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黄蓉眨着眼睛问。

    “能让一个女孩儿花尽心思取悦的人,自然是她爹爹了。至于另外一个人,却是花尽心思来取悦你的。”木青竹似有所指,颔首朝着岳子然的方向。

    “哪有。”黄蓉脸se一红,轻声嘀咕道:“都是我在照顾他,小气、好吃、懒做、身体还有伤。”越说越窘迫,碧儿也掩嘴笑了起来,黄蓉便停止了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孟珙说你很少出画舫,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他们比武抚琴助兴呢?”

    “叮叮咚咚”的琴声流传出来,木青竹似乎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才道:“只是与杭州作别罢了。”

    “作别?啊,你要走了?”黄蓉有些惊诧,见木青竹点了点头又问:“你要去哪儿?”

    “找一个可以安放自己的地方。过一种有一方池塘,半亩闲田,不必强颜欢笑,没有曲水流觞的生活。”木青竹说到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恬淡,只是黄蓉看不到罢了。

    岳子然仍是守而不攻,不过思索间目光掠过黄蓉的时候,见她眼眶微红,顿时皱了皱眉眉头,扭头对种洗说道:“好了,游戏该结束了。”

    种洗目光微缩,脸上的凝重更胜先前。

    在别人看来是他在强攻,但种洗自己心中清楚,岳子然只是对无极剑法感兴趣而已,现在对方却是开始认真对待了。

    岳子然右手握住剑柄,见种洗满脸的凝重,便冲他微微一笑,却在微笑的一瞬间,右手挥出一道逼人不能直视的寒光。

    待众人眨眼再看向场上的时候,岳子然的剑已经回鞘,似乎从来没有拔出来过。

    “好快的剑。”种洗说,说话间便见他的脸颊上从左至右渗出一道血线来。

    “你为什么不杀我?”种洗问。

    岳子然摸了摸鼻子,反问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要杀你?”

    种洗的目光落在了白让的身上。白让此时从灰衣剑客的手下挣脱,而后从另一个人手里抢过自己的宝剑,收回剑鞘,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岳子然的身边。

    “我希望有一天,他可以亲手将你打败。”岳子然说道。种洗冷冷一笑,白让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岳子然身后。

    “先前我以为他抢了你的剑谱,所以才会如此出se。”种洗也不去擦面颊上的血痕,扭头对白让说道:“这一剑之后,我明白了,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在华山等着你,期待是你先找上我,而不是我先找上他。”

    说完便头也不再回,上了竹轿,吩咐道:“回华山。”

    灰衣剑客也不多言,径直抬了轿子便飞快的上了白堤,直到隐没在了雾气之中后,才有一道声音传来:“木姑娘若有一ri来华山,种洗定然扫榻相迎。”

    木青竹没有回他,只是响起一股淡淡忧伤的琴声,似在作别。

    岳子然扭头看了燕三一眼,懒得再与他计较吹嘘杀莫小双师徒的事情,又扭头看了一眼西湖,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西湖已经起了雾,将远处的水隐在了一片茫茫之中,孟珙与鱼樵耕都不见了身影,小二这时则赶过来扶着受伤的白让。

    而一片一片的雪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落下来。

    岳子然长叹了一口气,走到黄蓉身边,拉她起来紧了紧衣服,轻声说道:“好了,要回去了。”

    黄蓉却是一脸不舍,扭头看了一眼木青竹。

    木青竹若有所感,站起身子来,先对岳子然行了一礼道:“感谢公子前些ri子出手相救。”后对黄蓉轻笑道:“又下雪了,黄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若有缘的话,我们定还会相见的。”说罢,便令下人收拾软榻与古琴,由碧儿服侍着向远处画舫去了。

    至始至终,岳子然未说一句话,也未曾在木青竹回首时,看见轻纱中的面孔。或许,是雾太大了。

    (感谢绿se的杯子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