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什么妖法?”燕三怒道。

    萧何却知道对方的武学剑术都远远在自己与燕三之上,刚才他只是把两人当小丑耍罢了。所以,虽然心中怒意更甚,但却冷静地拉住了燕三,不敢再欺身上前。

    “唰。”宝剑回鞘,种洗讥讽道:“大宋武学也不过尔尔。”扭头又对轻佻的对木青竹笑道:“木大家,我的剑法还入的了你的双眼吧,要不和我回华山得了,总比为这些废物抚琴助兴要强的多。”

    木青竹停下抚琴的双手,轻柔娇美的声音中缓缓吐出几句话:“种公子说笑了,青竹三岁时双眼已不能视物,何来入眼一说。”

    木青竹话音一落,满场哗然,随即被在场的人口口议论,即使毫不关心的岳子然和黄蓉也是吃了一惊,他俩同时扭过头去疑惑的看着孟珙,鱼樵耕则更是直接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你说她琴棋书画样样jing通?”

    孟珙显然很满意他们脸上吃惊的神se,略有些得意的说道:“我说了这木青竹是一位妙人。她确实是琴棋书画样样jing通,只不过擅长的是盲棋、盲琴、盲书、盲画而已。她的盲棋,即使我这明眼之人,也难胜她一盘。而她的画,她只会画一幅牡丹,听她说,那株牡丹是三岁之前她看到的,能够记下来的事物中最好看的。但即使把天下所有花拿过来,却也难比得上那一幅牡丹。”说道最后,孟珙声音低沉了下去,显然他对木青竹很是敬佩。

    “为何杭州城内鲜有人知这木大家是一位盲女?”鱼樵耕继续问道。

    孟珙叹了一口气,说道:“木大家待客只在画舫之上,鲜少下船,并且时常是轻纱覆面,与平常百姓接触的少,他们自然是不知了。而与木大家熟识的人,大家都颇为敬佩她,虽然木青竹并不避讳自己双眼已盲,但人们却很少往外宣扬的,即使当朝右丞相史弥远也不曾外漏,甚至还因此杖毙了一位乱嚼舌的侍女。”

    末了,孟珙悠悠叹了一口气道:“她虽双眼已盲,但却比我们每个人都出se。”

    所有人一阵不说话,即使小二也是一脸的钦佩。

    末了,黄蓉轻轻地说道:“当真令人佩服的很呢,我有一点迫不及待的要与她做朋友了。”

    她的话音刚落,桥上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种洗在一阵错愕之后,收敛了自己脸上的嬉笑轻佻,郑重的从竹轿上走了下来,咳了几声后,挥手示意扶着的青衣剑客让开,独自一人佝偻着因咳嗽弯下去的腰,走到木青竹的面前,两手在胸前相合,拱手苦笑道:“如此是我唐突了,还望木姑娘原谅种洗先前的轻浮。”

    原来种洗天赋超群,奈何从小便被疾病缠身,自觉命运不公,加之被父母长辈的宠溺,所以从小便养成了嚣张乖戾的xing格,而在别人提及自己的身体缺陷时,更是暴怒非常。今ri见木青竹双目虽盲,却毫不避讳,更是练就了一身的本事,顿时不再认为对方只是一位红尘女子,心中陡生了许多敬意。

    与岳子然有一面之缘的碧儿附耳将种洗的神情细说与木青竹,随后木青竹轻声道:“曾有人送我九个字:放的下,想的开,看的透,如今我也送与种公子,得也好、失也好,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还是莫因疾病缠身,便自暴自弃的好。”

    抱了抱手,种洗重新坐回自己的竹轿,说道:“受教了。”

    “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孟珙叹了一口气。

    岳子然却有些讶异木青竹心情的细腻,双眼已盲,却能够从侍女的描述中,找出种洗乖戾轻浮骄狂的原因。不过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惊讶感叹了,他那不成器的徒弟还在别人手上受折磨呢。

    岳子然拉着黄蓉的手,纵身跃到船家老三的船头,随后施展轻功,踩着各个船的船头一路飞跃到断桥之下。

    伸手将黄蓉抱在怀里,岳子然低声轻语:“抱紧了。”言语之间,身子便踏着最后一个船头,挟着黄蓉借势一起跃到了断桥之上种洗的竹轿前。岳子然这一番动作一气呵成,动如脱兔,让身后看着的孟珙情不自禁的开口赞道:“好身手。”

    唯一不足的是,船家老三却是在岳子然跃过来时,在船头摔了一个大马趴,险些掉下水去。岳子然扭头看了黄蓉一眼,见她狡黠的转了转眼睛,显然是她出的手了。

    碧儿对岳子然还有些印象,扭头附耳向木青竹说了些什么。岳子然却只是扫了这主仆二人一眼,冲见过的阿碧点了点头后,扭头打量起了种洗,随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白让的身上。

    白让此时狼狈不堪的看着自己的便宜师父,先是一喜接着便是满脸的羞愧,倒是没有发出任何向因痛呻吟或向岳子然求救的声音。

    种洗也在打量着岳子然,只是眼神中多了许多凝重,收起了对燕三萧何两人时的轻狂,右手更是搭在了竹轿挂剑鞘那侧的扶手上。

    岳子然让黄蓉退到木青竹的软榻边,提起剑鞘指着白让说道:“他是我徒弟。”

    种洗眯了眯眼睛笑道:“他倒是不挑剔,转眼找了个如此年轻的师父。”

    岳子然不以为然的道:“我教的是剑术,可不是年纪。”

    “这话倒是不错。”种洗点了点头,“怪不得他剑术长进了许多,原来是你教的。”

    岳子然轻笑:“这你可是错了,他若是将我的本事学会三分之一的话,也就不会被你们这些人打败了。”

    种洗也是孤傲之人,在剑法上更有自得的地方,不过却没有反驳岳子然的话,只是盯着他的剑看了半晌,才说道:“还望不吝赐教。”岳子然点了点头,自然明白对方也有足以自负的地方,若仅靠气势吓到对方救出白让,无异于痴人说梦。

    岳子然剑不出鞘,只是握住末端蓦地横向种洗扫去。种洗不敢怠慢,右手顺势抽出剑仍如先前那般黏住对方武器,向一旁带去。不过,岳子然不是燕三,他并没有回撤剑鞘上的力道,而是顺着种洗的牵引,让其回转,不仅没有着了种洗的道,反而让种洗的剑收势不及。

    “太极?”岳子然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试探的问。

    “什么太极?”种洗的目光愈加深沉,心中已经有了怒气,同时也有些惊讶岳子然的剑法中居然有自己所练剑法的影子在里面。“你看过无极剑诀?”他疑惑的问。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