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宋,杭州,街头,酉时,有雪。

    远处的天空泛白,近处的天空却与白墙黛瓦一起隐入了夜se中。

    此时街上寂静的很,往来的车马行人噤了声,加快了脚步,想要早些赶回家去。唯有漫天挥挥洒洒落下来的雪花,发出一阵隐秘的难以形容的声音。

    孩子们都躲在屋檐下围在一起耍着,不时伸手去接住一两片雪花,然后握住伸到伙伴的面前,待打开时雪花已经消融,让孩子的手湿润了起来,也让他们乐了起来。

    似乎他们手掌之间握住的不是雪花,而是快乐。

    簌簌落下的雪花,让站在酒馆台阶下望着天空的黄蓉陶醉了,直到岳子然将狐裘披在她身上,才苏醒过来。

    “真美。”黄蓉说。

    岳子然长出了一口气,伸手像孩子们那般接住几片雪花,握住放到黄蓉面前,张开手掌问:“你猜这是什么?”

    黄蓉眨了眨灵动的眼睛,没有猜,反而是满脸笑容的盯着那只手掌。

    待又落了几片雪花之后,岳子然才收回手掌,轻笑道:“这是命运。在大千世界中,我在某时某刻张开了手掌,它们选择此时此刻落在手掌中融化。一瞬间,对于彼此来说,我们都成为了特殊的存在。”

    岳子然盯着黄蓉的双眼,轻笑道:“就像聂小倩会遇到宁采臣、祝英台会遇到梁山伯、白素贞会遇到许仙、黄蓉会遇到岳子然一样。这是命运,无法更改。”

    黄蓉笑了,尽管雪花大到将所有的声音都已经湮没,如鹅毛般簌簌落在眉毛上,隔绝了眼帘,岳子然还是可以看到对方的笑意。

    “好了,”岳子然伸手将黄姑娘头上的雪花拍落,拉过她的右手,拾阶而上进了酒馆。“该用饭了。”

    翌ri,岳子然如往ri一般睡到无觉可睡的时,才醒转过来。打开窗户,一阵寒气铺面而来,让岳子然打了个寒颤。天地之间一片雪白,只有裸露的树干和翘出的屋檐还可以看到些原有的模样。天气虽然明朗了许多,但还是yin沉着不见放晴。

    岳子然下了楼,黄蓉正在厨房忙些什么,小二在擦拭着桌台,其他人影却是不见了。

    “其他人呢?”岳子然问,伸手便要去取不知谁落在桌子上的酒壶,摇了摇,有酒,心中颇有些欣慰,不过脸上的喜se还没有绽放便已经凋谢了。岳子然看着厨房出来的黄蓉,干笑了几声,将酒壶递给小二,故作自然的吩咐其放起来。

    “听说有人要在断桥上比武,他们凑热闹去了。小白去提水去了。”黄蓉将一碗炖好的汤递给岳子然,同时说道。

    岳子然用勺子尝了一口,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起来。这味道也把刚进门七公吸引了过来,他老人家加快脚步,跨坐到岳子然对面,不满地道:“臭小子,吃什么呢。女娃娃你怎么背着我给他开小灶。”

    黄蓉打掉他持着勺子伸向岳子然汤碗的手,微愠道:“自己盛去,厨房还有一些呢。”见洪七公眨眼消失在门帘内,犹自不放心的道:“少盛点,都是些名贵药材熬制的药膳,给你吃了都浪费。”

    “七公,谁在西湖比武呢?”岳子安望着清净的客堂,疑惑的问。

    七公拿着汤碗又走了出来,闻言摇头道:“不清楚,也许是几个娃娃闹着玩罢了。”小二凑过来说道:“听人说是圣手书生萧何和浪子燕三要在断桥上比武。”

    “嗯?”岳子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的问:“这俩名字都挺熟悉的。”

    “那当然,”小二坐下来,脸上颇有神采的说道:“掌柜的,这两个人都不是常人,都是当年梁山好汉的后代,那燕三是浪子燕青的后人,萧何是圣手书生萧让的书生。在这杭州城,这两人是非常有名呢。”

    岳子然了悟,怪不得如此耳熟呢,原来是听得多了。

    “这两人以前还是好友呢,”八卦果然人的天xing,木讷的小二也不例外,他继续说道:“不过自打结识了青竹画舫上的木青竹后,两人便因为争风吃醋羞恼了对方,各自互相看不起。听说他们这次比约便是谁若输了便再不能纠缠木青竹啦。”

    岳子然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他们比武很jing彩么?怎么大家都去看。”

    “那当然,”小二站起身子来,边说边比划着:“燕三我没见过,不过我听说嘉兴府臭名昭著的采花剑客莫小双师徒便是他杀死的。”

    “咳咳。”岳子然顿时被呛住了,“你说什么?”在憋着笑意的黄姑娘帮助下狠喘了口气,继续问道:“莫小双?师徒?是他杀死的?”

    小二不知为何掌柜的如此激动,但还是老实的解释道:“是啊,整个杭州城茶馆酒肆都传遍了。都说燕三当时一天之内来往奔袭二百多里地,与莫小双师徒决战在嘉兴府醉仙楼上,在交手上百招之后使出绝招,将莫小双师徒给杀了。”

    岳子然讶然无语。

    七公明白其中缘由,哈哈笑道:“这燕三倒真是厉害,居然把莫小双的徒弟都杀了,有趣,有趣。那圣手书生萧何有何厉害之处?”

    小二坐下说道:“圣手书生萧何的厉害那是我和小三亲眼所见,当时我们还住在南塘村没到店内做伙计呢。那年金国派使者到我们大宋催缴岁贡,行军至夜晚时便驻扎在了南塘村旁,金狗们烧杀劫掠的事情不少干,那晚也不例外。不过,那晚他们刚进村子便遇到了出外游玩的萧何,他手擎宝剑带着一个拿斧头的樵夫冲进金兵中,挥舞几下便砍倒了一大片。那金兵立刻便吓破了胆,争着抢着往营寨跑。萧何便在后面追,两人一直闯到金营里面,搅了一个天翻地覆,吓的金国使者连夜跑到了杭州城,若不是有个樵夫拖累,指不定萧何萧公子还会骑马连夜追进杭州城呢。”小二说着的时候眉飞se舞,说完后还有些意犹未尽,完全没有平时木讷的样子。

    岳子然摸了摸鼻子,那燕三是钓名沽誉之辈,萧何却让他有些看不透彻,至少敢单枪匹马闯荡金营,便说明他不是泛泛之辈。

    见小二一脸向往的神情,岳子然便吩咐道:“你去准备些食材,再提上些酒,”说到这里的时候特意看了黄姑娘一眼,见她没有出言反对,便又继续道:“一会儿我们到西湖上泛舟,顺便让你见识下他们的jing彩比武。”

    “好嘞。”小二高兴了应一声,走出去几步,又折返回来:“掌柜的,这店?”

    “一会儿让阿婆照应着就是,等到中午酒客多的时候,小三他们估计就回来了。”岳子然说着又扭头问七公:“一会儿我们去游西湖赏雪,七公你要不要去?”

    七公喝完药膳抹干净嘴,没好气的道:“你们俩娃娃谈情说爱,让我去作甚。我丐帮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呢。”岳子然摸了摸鼻子,待七公出了门后,才嘀咕道:“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又没真要带你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