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公语气一滞,末了干咳了几声,对岳子然说道:“至于你想依靠自己的内力疏通脉络,主意是不错,就是效果不怎么样,主要是你的内力杂七杂八都哪儿整来的,亏你还敢收徒弟。”

    岳子然有些尴尬,在内力上他与白让确实是半斤对八两。岳子然年幼在江湖上行骗时,也没人传授他武学,自然是捡到一本算一本,凑合着练就是了。当看到一本更好的心法时,自然会丢弃旧的再去练新的,到最后自己心法武学便彻底是乱七八糟了。若非岳子然打磨了一副好身子,并在剑法上有了一定的造诣,现在指不定还在某个帮派或者土匪窝里充当小喽啰呢。

    七公又道:“我传你的内力心法便不一样了,这可是我在江湖中安身立命的根本。”

    岳子然自然相信,只是一旁的黄蓉不曾听闻丐帮帮主洪七公的名声,所以对七公的武学还存有一些疑虑,此时又听闻七公说高深的内力法门可以快速治好岳子然的内伤,便开口道:“然哥哥,要不你随我去找我爹爹吧,我爹爹可厉害呢,他一定有更快更好的法子治好你的内伤。”

    “你这女娃子,”洪七公见有人开始抢自己徒弟,顿时急了,“你爹爹是谁,哪门哪派的?我还不知道现在这江湖上还有比老叫化厉害的人物呢?”

    “他爹爹您还真打不过。”岳子然打趣道。

    “谁,你说谁?”七公更急了,生怕到手的徒弟飞了。

    黄蓉却在这时顿住了,她疑惑的盯着岳子然:“咦,然哥哥你知道我爹爹是谁?”

    岳子然自然不便把自己真正清楚的原因说出来,只能推托到上次黄蓉喝醉的那晚:“那晚你醉了酒说的,还说要让你爹爹把我绑起了剥皮抽筋呢,现在,我都怕的要紧呢。”

    “讨厌。”黄蓉听自己喝醉了的糗事,顿时有些恼怒,在桌子下又踹了他一脚。

    七公此时仔细打量了黄蓉一番后,已然从她的眉眼之间看出了她爹爹是谁,此时听两人之间的打闹,便也插话进来:“是了,她爹爹邪气的紧,若知道他宝贝女儿在你这儿,你着实会受些苦头的,所以还是拜我为师吧,到时候她爹爹来了,我替你挡着。”

    黄蓉诧异,问道:“七公,您识得我爹爹?”洪七公道:“当然,他是‘东邪’,我是‘北丐’。我跟他打过的架难道还少了?”

    黄蓉心想:“他和爹爹打了架,居然没给爹爹打死,本领确然是不小了,难怪‘北丐’可与‘东邪’并称。”又问:“您老怎么又识得我?”

    洪七公道:“你照照镜子去,你的眼睛鼻子不像你爹爹么?本来我也还想不起,只不过这娃娃说你爹爹我打不过,那自然是能与我打个平手的了,你又姓黄,不是黄老邪是谁?”

    黄蓉笑道:“你老人家料事如神。你说我爹爹是不是很厉害?”

    洪七公不服气的道:“他当然厉害,可也不见得是天下第一。”

    黄蓉拍手道:“那么定是您第一啦。”

    洪七公道:“那倒也未必。二十多年前,我们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在华山绝顶比武论剑,比了七天七夜,终究是中神通最厉害,我们四人服他是天下第一。”

    黄蓉道:“中神通是谁呀?”

    洪七公道:“你爹爹没跟你说过么?”

    黄蓉道:“没有。我爹爹说,武林中坏事多,好事少,女孩儿家听了无益,因此他很少跟我说。后来我爹爹骂我,不喜欢我,我偷偷逃出来啦。以后他永远不要我了。”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又有泛红的趋势。

    洪七公骂道:“这老妖怪,真是邪门。”

    黄蓉愠道:“不许你骂我爹爹。”

    洪七公呵呵笑道:“可惜人家嫌我老叫化穷,没人肯嫁我,否则生下你这么个乖女儿,我岂不是天天吃好的。”黄蓉傲娇的道:“那也得看我有没有心情。”

    洪七公却戏谑的看了岳子然一眼,笑道:“是么,你要不烧几桌好菜,我可不传这小子内力法门了。”见黄姑娘有发飙的趋势,忙又说道:“中神通是全真教教主王重阳,他归天之后,到底谁是天下第一,那就难说得很了。”

    “对了,那南帝便是一灯大师了,二十年前华山论剑后,王重阳将先天功的法门传给了他。所以当今江湖,只有他能够打通你然哥哥全身脉络,你们若是找的到他,倒是不用费太大的周折了。不过,你这娃娃内力法门太过杂乱的很,始终是个祸患。”七公道。又看着岳子然问道:“你这娃娃惹的是哪个仇家,能把你打成这样的人不多。”

    岳子然收敛了笑容,深邃的目光移向了远处的天空,看一只飞鸟划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之后,才用平淡的语气说:“陈年旧伤了,那仇家现在我还不知道名字呢。”七公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却没有再过深问下去。

    白让又担着两桶水走了进来,七公打量了一番,赞道:“你想出的这种法子不错,可以好好的打磨一下他的身体。”岳子然得意的扬了扬眉,道:“那是自然,要明白我也是这样过来的。”

    七公点了点头,蓦地才想起自己的初衷来,笑嗔道:“你们这俩娃娃,话扯的倒挺远的。现在还是谈谈拜师的事情吧。”不过,话虽然如此,七公这时心中却没底,毕竟刚才当听闻自己是丐帮帮主洪七公时,岳子然的神se间并没有多少改变。他却是不知,岳子然是早就猜出他的身份才如此镇定的。

    不过,岳子然卓尔不凡却生xing淡然,武学资质出众却不好胜争强,确实是洪七公近些年最为中意的收徒人选了,所以心中没底也是人之常情。

    岳子然的笑容在脸上展了开来,笑道:“拜七公为师,我自然是愿意的,不过有些事情我也不想瞒七公。”

    七公啃着鸡腿闻言,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说。

    “幼时我痴迷剑术,遍访江湖中用剑名师,他们或许不是有名的高手,但剑法却都是自成一派。”岳子然轻笑道,“这些师父中品行不一,有一字慧剑门卓大师、少林寺无名达摩剑武僧、全镇七子郝大通,也有臭名昭著的十字剑客楚陕、采花剑客莫小双。”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