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也不和他计较,只是提醒道:“你先前吃的那一桌酒菜价钱可是不菲,虽然现在你成了店里的伙计,可钱还是要照付的。”正在吃定胜糕的龙二顿时被岳子然这句话给噎住了,他将那杯茶一饮而尽,稍舒适些后,才恨恨的道:“喂,要不要怎么小气?”

    岳子然挑了挑眉头,毫不在意的说:“小气这个名词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你!”少年有些气愤,却找不到什么词汇刺穿对方厚厚的脸皮,最后只能气着鼓起了腮帮子,做了个鬼脸。待稍微消些气后,才用略微低沉的口气说:“我现在身上没钱,等赚到后再还你。”

    “随便,”岳子然显然并不急,“出来多长时间了?”

    “刚刚一个月。”少年回道,又猛地抬起头问:“你怎么知道的?”

    岳子然轻笑,心想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口中却道:“做生意么,靠的就是一双眼。带出来的钱是不是已经挥霍光了?”

    少年又吃了一块定胜糕,懊恼的道:“是啊,没怎么花就没了。”岳子然却并不这样认为:“照你这样挥霍,多少钱也不够花。”

    “嘁”少年有些不屑:“这叫享受,我总不能委屈了自己。”

    岳子然又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将座位上所有东西推开,饶有兴趣的问:“说说吧,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少年眼圈一红,道:“爹爹不要我啦。”

    岳子然望着西斜变红的ri头和被它染红的轻云、绛瓦、白墙,有感而发的说道:“又有哪个父母不要自己的孩子的?定是你调皮罢了。”

    龙二辩解道:“才不是呢,我住的地方远离闹市,周围只有些哑仆,闷得无聊死了,恰好爹爹关住了一个人,老是不放,我见那人可怜,独个儿又闷得慌,便拿些好酒好菜给他吃,又陪他说话。爹爹恼了骂我,我就夜里偷偷逃了出来。”

    岳子然瞥了龙二一眼,显然黄姑娘正在青chun叛逆期,便道:“听你这么说,好像你爹爹很厉害的。你爹爹怕是现在正到处找你呢。你说,你爹爹若知道我让他宝贵女儿在这儿做厨子,会不会把我也关起来?”

    “那是自然,我爹爹定会把你抓起来剥皮抽筋的,所以你要对我好点,到时候我好为你求求……”龙二仰起头得意的说话说到半截,才戛然而止,目光移向岳子然,见他戏谑的看着自己。

    一阵风吹来,龙二打了一个战栗,小心翼翼的问:“你都知道了?”

    岳子然将放在一旁的长衣随手扔给龙二,漫不经心的问:“知道什么?你是女孩子么?很多人都看的出来。”少年嘟起了嘴,将长衣披在自己的身上,以抵御随着ri头西落带来的寒气,失望的道:“我还以为人们都看不出来呢。”

    岳子然不置可否,只是道:“千万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和瞎子,这是我师父告诉我的。”

    “师父?”少年随口反问。

    “对,可惜他说完这句话后,便被我杀了。”岳子然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见少年被吓唬住了,才大笑道:“骗你的,他是喝醉酒一头栽倒西湖中淹死的。”

    “哼。”少年故作松了口气,但狡黠的眼睛中却透漏出了不一样的神se,显然并不相信岳子然后面的故作玩笑之语。

    岳子然却没有察觉道:“说一下你自己吧,到底叫什么名字?”

    少爷却不愿意了,嘟嘴道:“你怎么不介绍一下你自己。”

    话音刚落,岳子然便回道:“岳子然。”

    少年瞪了岳子然一眼,恨恨地道:“黄蓉。”

    “唔,蓉妹妹,你母亲呢?”岳子然毫不在意黄蓉在听到“蓉妹妹”三个字后的愤怒、加白眼,继续问道。

    “早死啦,我从小就没妈。”黄蓉语气有些低沉,不知道是因为拿岳子然厚脸皮无可奈何还是因为母亲的事。

    岳子然点了点头,目光移向街道不再言语。街上的摊贩正在收摊,走街串巷的货郎也在推着车担着担子,急匆匆的向家赶去。周围的人家已经起了炊烟,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和夫妻父母间的对话声,隐隐可以传来。只有稚子们还在街道上玩耍,满街道的跑来跑去,偶尔会绕着一棵古树、一位行人玩打闹的游戏,这是他们的世界。当然,他们其中也有些大人的身影,便是傻姑了。

    “那个,掌柜的,你在看什么?”回过神来的黄蓉。见岳子然望着街道的目光一脸专注,便好奇的问。

    “你应该叫然哥哥。”岳子然扭过头来,很郑重的说。

    “你。”少女无语,跺了跺脚,拿起一块定胜糕便上楼去了,岳子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似是有感而发的说道:“玩够之后,就回家去吧,这世上再没有比家更好的地方了。”少女停下脚步,刚有些感动,便又听岳子然说道:“当然,走之前得把账还了,那一桌菜可是很贵的。”

    少女转过身来,高傲的扬起下巴,露出白皙的脖颈,故作轻蔑的道:“我就不回去,你等着被我爹爹剥皮抽筋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去了。岳子然摸了摸鼻子,低声嘀咕道:“东邪黄药师,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啊。”

    白让这时已经将告示写了出来,交给小二吩咐他贴起来后,便又要提着水桶去担水。不过又被岳子然给叫住了,他挥了挥手中的酒坛,说道:“快过来,刘老三刚给我送过来一坛好酒。”

    白让思虑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接过岳子然手中的酒坛,为两个人都满上。岳子然举杯示意,然后慢条斯理的饮了起来,一脸惬意,显然对刘老三的酒感到很满意。白让xing子急了些,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但很快他便感到嗓子像火烧一般,脸也发热起来。“这是什么酒?”白让吐着舌头问。

    岳子然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他的神情,幸灾乐祸的道:“刘老三酿的烧刀子,味道不错吧。”

    白让知道是这便宜师父在作弄自己,不过自幼苦读圣贤书的他,只能没好气的道:“好什么,辣嗓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