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用上好的龙井水为自己泡了一壶龙井茶,茶香弥漫开来,却遮不住内堂传过来的浓香。小三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不服气,根叔也收起了他那股自恋神情,至于傻姑,早已经去厨房内转三四圈了。岳子然笑而不语,目光移向街头,看形形sese的人在店前走过,心中出奇的平静,只是平白的多了几声的感慨,尤其在看见ri头逐渐西移的时候,心中愈发宁静下来。

    “好了。”少年从厨房走了出来,一句话打破了店内的宁静,“把菜端出来吧。”少年仍是那股骄傲的语气,此刻听起来却让小三生不出丝毫厌恶来。

    少年走到岳子然身旁,拍了拍手,身上没有沾到灰尘与烟火气,只是传来一股清香,让岳子然鼻子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小二两人利索的将少年做的菜全端了出来,一一放在桌上。

    打掉傻姑毛躁的双手,岳子然先从筷笼中抽出一双筷子,夹起一盘由豆腐、笋丁、莲子以及其他青菜做成的菜肴放在嘴中,顿时感觉到一阵清香在口腔之中弥漫开来,那豆腐吃起来更如鱼肉一般爽滑可口,让人不忍下咽。

    “好菜。”岳子然放下筷子,敬服的道,少年翘了翘鼻子,一副自得的样子。岳子然看他的神情,有趣的笑了。心中却在幽幽的叹了口气,郭靖那小子果然幸福啊。

    其他人见掌柜的已经动手了,也不再拘谨,纷纷拿起筷子尝了起来。傻姑、小二等人纯粹是品尝。作为庖厨,根叔却从中吃出了不同的东西,最终只能钦佩的对少年道:“公子厨艺果然不同凡响,老汉自愧不如,整个临安府怕也只有昔ri湖上鱼羹宋五嫂的手艺可以与公子比肩了。”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称赞,唯有傻姑一声不吭的频频动手往嘴里塞。少年见在场的人都被自己的手艺一一折服,先是骄傲的一笑,接着想起什么事情似的,收敛了骄狂,低眉顺眼的向岳子然靠过来,附着他的耳朵轻声问:“掌柜的,你说若你们店里做的饭菜都这般好,生意会怎么样?”少年靠过来的时候,吐气如兰,让岳子然云淡风轻的内心不禁掀起了一股子波澜,待少年话说完,又推了他一下,问了句怎么样之后,他才仓促的回道:“很好啊。”“那这饭菜得来的报酬分我四成如何?”少年心中一喜,又问道。

    “嗯?”岳子然反应了过来,神se怪异的打量着少年,“你想在我这儿做庖厨?”声音很大,顿时把还在狼吞虎咽的其他人目光也吸引了过来。少年脸se一红,虽然有些扭捏但还是点了点头。

    其他人的目光却由此变的不同起来,根叔皱起了眉头,却只是认命地轻叹了一口气。账房等人虽然承认少年的厨艺没的说,但与根叔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不忍这老伙计离开。至于傻姑,她的世界不是常人能猜测的。

    见所有人都把目光移到了自己身上,岳子然才点了点头,应道:“那你就留下来吧,依你说的,由你饭菜得来的报酬分你四层,至于根叔……”岳子然说到这儿故意停了一下,待将账房等人的心提到嗓子眼后才说:“还照旧例。”

    “好嘞。”根叔皱着的双眉顿时舒展开来,开心的应了一声。

    岳子然又对少年道:“还没有请教公子高姓大名呢?”少年心中放下了事,这时也收起了先前装出来的那副骄狂,笑道:“我姓龙,排行老二,掌柜的叫我龙二便成。”岳子然心中暗道果然,却没有去介绍自己,只是拉过小二吩咐他领着龙二去安排一间上好的客房。

    龙二谢过,提着自己的行李,满脸喜se随着小二自去了。岳子然则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思考些什么。此时,ri已西斜,路上行人渐少,先前空荡的酒馆却很快热闹了起来。又过了一些时辰,白让再次担着半桶水步履蹒跚的进了店,倒入那口缸后,还要再去,却被岳子然给拦住了。

    “掌柜的,怎么了?”白让擦着汗,坐下问。岳子然给他斟了一杯凉茶,吩咐账房取过笔墨纸砚之后,才道:“我有些想法,你写个告知一会儿贴到酒馆显眼处。”“哦。”白让也没有多问,只应了一声,便动手磨起墨来。恰好这时龙二也安置好下了楼,岳子然便将他与账房一并叫了过来。将龙二与白让介绍过后,岳子然便将自己思虑好的主意说了出来:“明天开始,龙二做的饭菜,只卖十桌。”

    “这,掌柜的会不会……”岳子然话音一落,白让是不知所以然,本以为会劳心劳力的龙二却是一喜,所以只有账房有异议。在他看来,龙二的厨艺能够给酒馆带来不少的收益,岳子然此举却是有些断自己的财路了。

    岳子然也不理会老帐房的异议,继续说道:“五桌饭菜提前一天预定,价高者得;五桌饭菜当天现场竞价,还是价高者得。账房负责整理出一张名单,将龙二卖出去的菜肴中,价格最高的十位整理出来,装裱挂在酒馆显眼处,每天整理一份。逢年过节时,我们只卖五桌,订购者必须是名单中的十位才有资格竞价。”

    “这…”白让和龙二也不淡定了,这种做生意的方式,还真是闻所未闻。

    岳子然却挥了挥手,不容他们询问反驳,只是道:“就按我说的做。”

    见他心意已决,账房只能摇着头叹息着去了。白让虽然仍有不明,不过钱财这些东西对于他这富贵出生的人来说,从来都是不在意的,便去一旁照岳子然的意思写告示去了。唯有反应过来的龙二嘟着嘴,不喜道:“每天卖十桌,那我分得的钱岂不是很少。”

    岳子然有趣的打量着他,末了才戏谑的问:“你很缺钱?”

    “废话,”龙二白了他一眼,“这世上有谁不缺钱的。”

    岳子然也不拆穿他的身份,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抬头刚要说话,却见那杯茶被一只如柔荑的手给端去了。龙二口中塞着半块定胜糕,见岳子然看向了自己,便正经的点了点头说:“其实这定胜糕的味道勉强还是可以入口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