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还想说什么,但见岳子然一副恭敬的样子,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脚,似不经心的拿起了那半块他放在食盘中的定胜糕,转身又坐到自己的位子去了。岳子然轻笑,转头却看见了登门而入的马都头。

    “马都头。”岳子然向马都头拱了拱手,又命小三上酒。马都头忙制止了,道:“我只是与岳掌柜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就不要酒食了。”说着坐在了傻姑的旁边,夹起一块定胜糕放在嘴中,又就着桌上的凉茶,囫囵咽了下去,口中赞了一声:“这定胜糕不错。”

    岳子然为他斟上一杯茶,问道:“马都头,那几个贼人怎么样了?”

    马都头再咽下去一块定胜糕以后,才开口道:“那几个贼人刚开始还硬气,不过刚上我们军中的大刑,便硬气不起来了,将他娘的小时候尿炕的事儿都招出来了。不过……”说到这儿,马都头仔细打量了岳子然一番,才又开口:“岳掌柜你不地道啊,有那么好的身手,昨晚非得推倒那穆老头儿身上,怎么还想着瞒兄弟,怕兄弟们对你不利不成。”说着,又拿起一块定胜糕放在嘴中,站起身子来做了一个“行家”的手势,才又坐下说道:“看见没,兄弟也是江湖中人,少林寺练过的。”

    “我怎么能信不过马都头呢,”岳子然又为他斟了一杯茶,苦笑道:“马都头你从少林寺出来的也知道,江湖上走的难免有几个仇家,昨晚人多,我是怕不小心泄露出去招来仇家。”

    “那倒是,”马都头嘴不闲着,以一个江湖老手的口吻道:“江湖上整天打打杀杀,整不好吃饭的家伙就没了,还是小心点好。这次你放心,只有我们几个常来的知道,兄弟们都省得厉害。”

    “多谢马都头,改ri把兄弟们都请过来。我做东,大家好好喝一场。”岳子然道。

    “好,”马都头应了一声,“还是岳掌柜敞快。”

    “对了,”岳子然再次为马都头斟了一杯茶,“那贼人说他们是哪里来的没有?”

    “嗯,嗯,说了,”马都头嘴中仍然不见停,“他们都是华山剑派的,追杀你那伙计白让,说是为了抢一份厉害之极的剑谱。”说到这儿,马都头饮了那杯茶,很是不屑的道:“江湖人都这德行,为了一门剑谱秘笈的,杀来杀去。殊不知,这东西得看天分,人没那揍xing,有一本《易筋经》,也学不会;要有那揍xing,胡乱地摊上买本破书,也能成高手。”

    “呃,”岳子然差点没把嘴中那口茶咽下去,没想到这马都头粗人一个,还有这领悟,顿时心生敬意,抱手道:“没想到马都头有这般见识,子然佩服。”

    “哈哈,”马都头摆了摆手手,“这是我那酒鬼师父说的,我可不知道那‘揍xing’是什么意思。”

    “那也不差,有什么师父就有什么徒弟嘛。”岳子然道。

    这句恭维的话,让马都头很受用,便将自己从未对手下说过的秘密说了出来:“其实我师父就是那没揍xing的人。”说着压低了声音,“听他说,当年他从少林寺偷了本《易筋经》,结果练了半年,愣他娘还没有以前练的少林寺普通内功厉害,便又给偷偷还回去了。”

    “这……”岳子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中暗暗猜想这马都头师父该是个什么样的有趣人呢。

    马都头还有再吃,却见傻姑在盯了半响他的吃相后,终于起了反抗,将食盘整个端到一边去了,只能打了个哈哈,告辞道:“这定胜糕还真他娘的好吃,那什么,岳掌柜我去忙其他事情了,便不叨扰了。”

    岳子然便站起身子将马都头送到门外,客套了几句。但在远远看到提水回来的白让后,马都头便又折返回来提醒道:“岳掌柜,我怕那些贼人后面的势力还会盯上那小子,你还是小心点为妙。”

    “小弟省得。”岳子然点了点头。马都头见岳子然心中有了数,便没再多说什么,打了个哈哈自去忙了。站在原地的岳子然这才轻笑起来,心中觉着很是有趣,想自己坏了华山派夺剑谱的好事,以后令狐冲是不是便学不会《独孤九剑》了?

    不过也没多想,白让这时已经担着水走了过来,岳子然走上前去查看了两眼,很不满的说道:“满满两桶水,一路上硬是被你洒成一桶了,还是得多磨练磨练啊。”白让听岳子然这么说,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岳子然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便让他过去了。

    “小二,小二。”岳子然在店外没站多长时间,便又听到那位情况少爷的呼唤。只能苦笑着转身进了店。小二这时正站在少年桌旁,被大声呵斥着:“你这汤太清淡,鸭掌和鸡舌羹炖的太老了,还有这这,这食材你们放了几年了,想毒死我不成,还有这这这,是谁做的?简直浪费了这上好的食材,你们这庖厨会不会做饭?”

    小二此时脸是彻底耷拉了下来,像霜打的茄子。小三在一旁却是满脸不服气,却苦于插不上嘴无法争辩,只能憋着脸通红。在内堂的根叔也听到了动静,颇为不服气的走了出来,这里面也有一道他的拿手菜,通杭州城人吃过都没不夸他好的,这时也被少年评价的体无完肤。

    见店内庖厨和掌柜的都聚了过来,那少爷愈发轻狂起来,指着一道菜道:“这道上好的素食,搭配鲜浓鱼汤本应该有一种苏眉鱼的味道,却深被你们做成了鲫鱼的味道,明显是调料放早了。你们会不会做菜,会不会做菜,简直是暴殄天物,让开,让我为你们做一道真正的素菜。”

    少年一通说下来,所有人都没有插上嘴,待少年要进入厨房的时候,俩小二和庖厨才反应过来,纷纷要去阻拦,却被岳子然打断了:“算了,由他去吧,不过一会儿菜出来了,你们可不要和我抢。”

    “掌柜的,你还真相信他能做出什么好菜来不成。”小三一脸的不服气。岳子然却是淡然一笑,伸手将正在气头上的根叔拉到凳子上坐了下来,劝道:“根叔,您老别生气,这少爷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娇气惯了。”

    根叔勉强应了一声,筷笼中抽出一双筷子,夹起一筷子素菜放到口中,仔细咀嚼了一番,疑惑的道:“不差呀,真的挺好吃的。”岳子然的嘴角抽动,没想到根叔还有自恋的属xing。

    (唔,章节名字好另类,致马都头的师父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