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完饭,打发傻姑自己出去玩后,岳子然沏了一杯龙井茶,让茶香在窄小的内堂中弥散开来。

    “好茶。”留下的白让开口赞道。

    “当然。”岳子然点头称是,饮了一口后,眼睛才瞟向白让,开口道:“来一杯?”

    白让摇了摇头,说道:“好茶得有好水,这茶却是让你糟蹋了。”

    岳子然嗤笑一声:“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有如此之多的讲究。”

    白让不客气的回道:“这与身无分文无多大关系,只是有一些坚持的东西罢了。”

    “唔。”岳子然又喝一口茶,点了点头说:“不错。”两人一阵不应声,待茶微凉后,岳子安一饮而尽,才又开口道:“我很纳闷,你居然没有走人,如果早上你去了,没有人会拦你,莫非你觉着我昨晚的话当真不成?”

    白让苦笑:“我现在又能去何处?”

    又是一阵不言语,这次却是白让顺手将岳子然晾在一旁的龙井茶一饮而尽了。

    岳子然一阵错愕,末了开口问:“你坚持的东西呢?”

    白让擦了擦嘴,又道:“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坚持的。”说完却霍然站起身子,走到岳子然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岳子然又是一阵错愕,心中想到,今天的意外还真是尤其特别的多啊。“你这是干什么?”他问。

    “小生想拜公子为师。”白让沉声道。

    “你年纪比我可大多了。”岳子然有些尴尬。

    “韩文公曾言: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白让仍旧跪在地上,恭敬的说。

    “停,”岳子然打断他掉书袋子,苦笑着道:“我只是闲居在杭州城的一家掌柜而已,可没有什么本事传授与你。你若想学文,这偌大杭州城遍地是书生,自然有可教你的;若想学武,天下高手辈出,随便拎出来一个来便可做你师父,你何必纠缠于我呢?天知道,我留你下来,只是好奇你的剑法而已。”

    “小生要学的便是剑法。”白让说道。

    岳子然皱了皱眉头:“你的剑法已然不错,又何必学他家剑法?”

    白让一阵不语,皱着眉头在思虑些什么,待岳子然又喝下一杯茶后,才狠下心开口道:“便是因这份祖传剑谱,小生双亲与妻子皆被歹人所害。几番前去寻仇,奈何技不如人,反而险些被擒。最终只能是心怀仇恨,被迫远离家乡避难。饶是如此,一路上也被他们沿途截杀,此次在杭州若无公子相助,只怕那剑谱早已经他们拿去了。”

    白让顿了顿,见岳子然不语,便又继续道:“小生也想过拜他人为师,但能忍住不夺此剑谱的人又有几何?”

    岳子然了然的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夺你的剑谱。”

    白让笑了:“小生虽然武艺不jing,但生在剑术世家,这点眼光还是有的。公子的剑法小生昨晚见过,绝不在这剑谱之下。”

    岳子然陷入了思考中,既没让他起来,也没答话,手中轻轻把玩着茶杯,末了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能做你师父,我的剑法也不是你能学会的。”见白让眼中充满疑惑,岳子然只能说道:“你先站起来。”

    白让站起身子上前一步,见岳子然手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剑”字,同时口中说道:“字写起来无非是横撇竖捺。”

    白让点头称是,岳子然又让他写一个“剑”字,白让从命,手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一挥而就,字体俊秀有力,绝非先前岳子然的字所能比。

    岳子然有些尴尬,心中暗骂一句烧包,但嘴中还是道貌盎然的道:“同样是剑字,同样是横撇竖捺,为何你的字要比我字隽秀许多。”

    “自然是我平时练习的多。”白让毫不犹豫开口道。

    “不,”岳子然摇了摇食指,“王羲之只有一个,但在书法上勤奋努力的人却比比皆是。”

    “这……”白让愣住了。

    “我的剑法与你的剑法并无不同,说白了也只是些‘横撇竖捺’而已,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岳子安最后拍了拍白让的肩膀。

    “不过—”岳子然话题一转,拖长了音看着白让。

    “不过什么?”白让急切的问。

    “我虽然传授不了你剑法,却有可以让你变强的法门。”岳子然道。

    “当真?”白让狐疑的看着他。

    “我母亲曾告诫我不要说谎。”岳子然自以为幽默的道,却不料那白让猛然再次跪拜在他的面前:“还请公子收我为徒,不吝传弟子那变强的法门。”

    岳子然这次真吓了一跳,退后一步,脸上居然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se来,不过很快那神se便被掩饰了过去,眼中反而多了几丝戏谑的神se。“你确定?”他问。

    “弟子确定。”白让毫不犹豫的说,丝毫没有察觉到岳子然神se有异。

    “那好吧,不过还是别师父师父的叫了,把我都叫老了,还按先前的称呼,你唤我掌柜,我叫你白让吧,辈分记在心里便是了。”岳子然开始摆起谱来。

    “是。”白让应道。

    岳子然点了点头,蓦地脸上又挂出了在白让看来很诡异的神情,他用茶杯盖掩着嘴,神秘的低声问:“那剑谱叫什么名字?”

    被他一闹,白让也不禁降低了声音:“独孤九剑。”

    “噗”岳子然刚喝到嘴的茶水全被吐了出来,却毫未察觉只是盯着白让,再次确认道:“你当真?”

    “当真。”白让诧异的看着岳子然,“您听过?”

    “没,没有,”岳子然摆了摆手,缓过神来,打趣道:“你应该庆幸不是《辟邪剑谱》。”

    “辟邪剑谱?那是什么剑法,您练过?”白让疑惑的问。

    “你才练过,你全家都练过。”岳子然顿时失去了平时的淡然。

    外面正忙碌的小三,还是第一次听到岳子然如此失态,凑到账房面前,低声问道:“莫非那白让又把掌柜什么珍贵物件儿打坏了?”

    账房停下手中的活儿,思考了一会儿道:“掌柜的也没什么贵重物件吧?”

    见白让为了躲自己的口水,缩到了一旁,岳子然才又恢复了往ri的淡然,喝了一口茶,轻笑道:“若想让你变强,办法多的是,不过看你能不能吃苦了。”

    白让惨然一笑,道:“苦,我已经吃过不少了,又何必在意这一点。”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