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岳子然就不能不动手了。因为,穆念慈的长枪如蛇吐信一般快、准、狠地的刺向了他的心窝。但比斗却也是瞬间的事情,穆易甚至没有听到一丝金铁交击声,便见穆念慈手中的枪跌落在地上,岳子然右手中的短剑抵在了她的咽喉。

    “好了。”岳子然倒转剑把,将剑递到还在发呆的穆念慈手上,道:“我要去补觉了。”

    不过,岳子然的觉也没补多长,便被大清早赶过来的阿婆给惊醒了。阿婆见酒馆里人都安然无恙后,她老人家才舒了一口气,却还不放过岳子然,又吩咐他与穆念慈采办一些东西,好让他们在路上使唤。自己则和酒馆的庖厨根叔张罗了一桌好的吃食,为穆氏父女践行。

    送穆氏父女到城外,目送他们向北的身影消失之后,已是ri上三竿,岳子然这才转过身子,与阿婆及随身跟出来提东西的小三一起回转杭州城。显然阿婆在杭州城人脉不错,一路上都有招呼的人,顺带着岳子然也受到了不少的关注。

    绕着西湖湖堤,虽然大多数树木叶子都被秋风吹落,池塘中的荷叶也干枯**,却丝毫感觉不到荒凉,只因绮艳轻荡、靡靡琴音、丽词艳语等声音,不时从那西湖上泛着的画舫轻纱间流传出来。岸上行人不断,多数衣着华丽的官商、充满书卷子气的书生却都是往那些画舫上去的。这便是宋朝的青楼文化了,岳子然轻叹,却知道过不了多少年,眼前的繁华,便如过往的云烟,被蒙古铁骑给踏破了。

    “马惊了。”突然的惊叫犹如响在耳际,惊醒了尚在悲chun伤秋的岳子然。他抬起头,发现阿婆在自己沉思的时候,已经到一家摊铺前买布匹去了,此时却一脸惊恐的看着岳子然的身后,嘴中喊着:“小三,小三。”

    忙回过头,岳子然瞳孔顿时缩了起来。小三此时正一脸艳羡的盯着远处的画舫,那受惊的马正拉着一辆车子全速向这边奔来。那畜生早已经不避行人了,将这条繁华的街道掀了个人仰马翻,此时却径直向湖边站着的小三冲来。

    岳子然不怒反笑,这小子想女人疯了么?忙跨前几步,左手将还在站着发呆的小三掳了过来,右胳膊画圈套住受惊马匹的脖子。幸好他的下盘还算不错,脚扎在土地上向后划出了半米,却是将那马给控制住了。

    车夫这才脸se惨白的下了车,跑到马前不停地向岳子然道谢,同时用手不断抚摸着惊马的脖子,让它彻底安静下来。

    “哎呦,哎呦,吓煞老身了。”阿婆冲了过来,先看了看此时呆若木鸡的小三,见他身上没伤,忙又拉过岳子然查看了起来,见都没事情后,她才谢天谢地的祈祷起天上诸神来,同时还不忘呵斥小三:“你浑小子想什么呢?”

    “呵,阿婆,小三这是到成亲年纪了,改ri你得帮他说门亲事了。”岳子然拍了拍小三肩膀,安抚道,心中却是想阿婆能藉此转移视线,不用每天为自己说媒了。

    “壮士好身手。”反应过来的路人,此时也是围过来纷纷给予岳子然毫不吝啬的夸赞。

    岳子然只能拱了拱手,回礼道:“大家谬赞了。”

    这时,车帘打了开来,一位着绿衣梳丫髻的丫鬟跳下了马车,脸se也是惨白,显然受了不少惊吓,但还是强作镇定的走到岳子然面前,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相助,若不然我与我家小姐怕要遭些罪了。”

    岳子然谦虚了几句。那丫鬟又道:“只是我家小姐多有不便,所以不能下来亲自拜谢公子了,还望公子见谅。”说着又拿出一些银两,道:“这是我家小姐的心意,还望公子笑纳。”

    周围的人响起一些微议,岳子然却没在意,伸手拿了银两扔到小三的手中道:“代我谢过你家小姐。”见那丫鬟应了一声,岳子然便不再停留,转身带着小三与阿婆出了人群,向酒馆走去。稍走远些后,还可以隐隐听到人群“青竹坊”“碧儿”的议论声。

    在阿婆后怕的呵斥声中,回到了酒馆,小三立刻借口干活逃之夭夭了,只留下岳子然一人耷拉着脑袋听从阿婆的唠叨,傻姑觉着有趣,在旁边咧着嘴欢笑,似在取笑着岳子然。一直到晌午,待她家老爷子过来唤她回去做饭的时候,阿婆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谈话,末了才不可思议的夸了岳子然一句:“没想到你这弱不禁风的身体还是有一股子蛮力的。”

    岳子然只能苦笑。又坐了会儿,待小二他们将昨天的狼藉彻底收拾干净后,才站起身子扯着还想在外面耍会儿的傻姑进入内堂准备用饭。小三这时正在兴致颇高的向账房等人吹嘘早上的经历,细说岳子然如何勇猛。吹嘘中的夸张,让岳子然摸着鼻子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唯一不合群的是那坐在桌角默默用餐的白让了。

    见岳子然进来,小三停止了吹嘘,愈发恭敬的为他与傻姑盛饭。他哥哥小二则要比他木讷的多了,站起身子来,想要说感谢之类的话却说不出口。最后还是岳子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同时口中还不忘打趣:“小三今天看姑娘差点把命都丢了,你回去得让你父母准备准备了,早些娶个媳妇让这小子安下心。”

    众人一阵哄笑,小三也跟着笑,将盛好的饭递给傻姑,又盛一碗递给与岳子然后,才挤眉弄眼的凑到跟前,神秘兮兮的说:“掌柜的,我已经向丐帮的那伙人打探清楚了,今天你救的是青竹坊的人。”停了停,见成功引起了账房一干人等的注意后很是得意,但见岳子然毫不在意的夹着菜,顿时得意不起来,只能低声道:“很可能是他们的头牌木青竹。”

    等着他这句话的人顿时发出一阵艳羡地惊叹,即使木讷的小二也用张大的嘴表达了他的惊讶艳羡之意。

    “怎么,你们认识?”岳子然问。

    “不,不认识。”众人一阵摇头。

    “那你们起什么哄,尤其你根叔,”岳子然打趣地盯着自家酒馆的庖厨,“你儿子可都比我大了。”众人一声哄笑,但也不再讨论这些话题了,毕竟那些青楼舞姬离他们太远。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