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掌柜,怎么回事?”马都头紧随其后,看到神se淡然的岳子然后纳罕的问:“听人报你们这儿有人持械打斗。”说着挥手让手下拿下了架在小二脖颈上的刀,他认识这小二,自然也认识这酒家的店掌柜。他们是这杭州城的禁军,平时负责酒家这一带的安宁,平时闲暇和困乏的时候都回来这酒家讨一些酒菜吃喝,而这店掌柜又颇为大方,经常便将他们的帐给免了,所以平时他们对这酒家也照拂不少。

    “马都头,”岳子然抱拳招呼了一声,又指了指那些蒙面剑客道:“那,就是这群人半夜跑到酒馆里面闹事来了,不过现在都被这位酒客制服了。”岳子然又指了指穆易,同时不忘眨了眨眼,穆易心领神会,便应了下来。

    “妈的,敢在岳掌柜的店里闹事,将他们绑了。”马都头顿时怒道。

    “慢些,慢些。”岳子然忙道:“马都头,这小子,”说着指了指那酒客,“白天欠下不少酒帐,我还得让他还呢,其他的你就带走吧。”

    马都头受了岳子然不少恩惠,自然不会拂逆他这意思,便命手下将那些不能动弹的蒙面剑客绑了,同时不忘唾了一口。又拱手对穆易道:“壮士好身手,这些江湖狂徒目无王法,每天只知打打杀杀,若在平时我们还不能如此轻松将他们拿下呢。”

    穆易老脸一红,只能无奈的自谦了几句。马都头又对岳子然道:“岳掌柜放心,我一定让这几个多吐几个子儿出来,好赔偿你今天的损失。”

    岳子然脸se一喜:“如此倒是多谢马都头了,改ri定请马都头好好喝一杯。”

    待马都头将所有的人都撤走,小二又上了门之后,岳子然才指着那酒客问:“他身上搜出多少前来?”

    白天受气的那小二掂了掂手中的几个铜板,递给岳子然。

    随手解开那酒客的穴道,岳子然没好气的问:“就这几个铜板,是谁给你勇气到店里吃吃喝喝的。”

    酒客嘟哝了几声,最后在满场人的注视下,脸se有些赧然。

    岳子然倒没有难为他,接过账房算好的账簿,又对了小二在所有人身上搜出的财物,啐了一口:“怎么碰到的都是穷鬼?。”又将账簿扔到酒客面前,道:“小子,你不走运,那几个被带走了,这剩下的钱却只能你来赔了。”

    酒客接过账簿,顿时被那数目给吓住了,又看了看还被岳子然掂在手中的自己几个铜板,蠕动了下嘴唇说:“我只有那么点钱。”

    岳子然打量了这酒客一番,二十多岁左右,浓眉大眼,脸上充满了风霜,鬓角甚至有了华发,显然是个有故事的人。岳子然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将手中的铜板随手扔进了酒客的手里,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白让。”酒客有些不明白岳子然要做什么。

    “好,白让,欠账还钱本是天经地义,既然你还不上,那便留在店里干活,按小二的例银算,什么时候还清了,什么时候你就可以走人了。”岳子然道。

    “可……”白让话没说出口,岳子然便已经挥了挥手,打断了他,唤道:“小三,他从明天开始便有随你干活了,若又不从,你便来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店内的两个小二是亲兄弟,所以弟弟便获得了一个“小三”的外号,他白天恰好受了白让的气,此刻听白让要听自己吩咐,顿时高兴的应了一声。

    让小三带着白让去收拾住宿的房间,岳子然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估计又是一个遭遇巨变的人,毫无江湖经验。”说罢便吩咐所有的人都回去睡。

    穆易看了外面一眼,道:“天快亮了,收拾一下我们便要告辞了。”

    岳子然一怔,瞬间又醒悟过来,点了点头:“是了,如此便不再留你了,以后行事你父女二人还要以小心为重。”

    穆氏父女点了点头,穆易道:“岳公子的大恩,穆某永世难忘,以后若有机会的话定当报答。”

    岳子然回答道:“报答的话就不必了,以后或许我们还会见面呢,到时候能请我喝一顿酒便成。”待要上楼,岳子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道:“你们走的时候记着与阿婆辞别。”

    穆念慈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岳子然点了点头,再要说话,却发现穆念慈目光没有焦点的放在自己身上,脑海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烛光的照耀下,她的明眸皓齿,愈显诱人,眉黛如远山,抹着一丝忧愁,如云秀发没有细加打理,披在肩上,透着一股江南女子的婉约与柔美。

    心中叹了口气,岳子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毫无疑问,按照已经设定好的剧情,穆念慈的人生会在坎坎坷坷中前行,悲欢喜苦,所有的滋味都会体会,直至在生下杨过后便郁郁寡欢的因病去世。在前世,岳子然曾特别佩服这个女人,柔弱中带着坚强,是自己远远所不能及的,即使现在自己经历了生生死死的人生剧变。

    或许自己可以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避免她走上设定好的老路。但随后岳子然又摇了摇头,若全部说出的话,岳子然当真是无法解释自己是如何得知了,莫非向她吹嘘自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况且,即使岳子然可以全盘托出,他们也能够相信,但他们就真的会为此放弃吗?不会的,每个人活着都有一个目的,尤其是经历过生死或为一个目标一直奔跑的人来说,坚持是他们活下去的勇气。更何况,自己没有权力去决定任何人的命运与幸福,谁又能知道,穆念慈喜欢上杨康,杨铁心与包惜弱相拥而死,不是幸福呢?诚如佛中的因果,因在十几年前牛家村中已经种下,果却是他们该来收获了。

    “岳公子,岳公子?”

    “嗯?”穆念慈的轻唤打断了岳子然的沉思,他才发现自己刚才也走神了,“怎么了?”他问。

    穆念慈将手中的短剑递给他,自己从穆易手中接过长枪,道:“我想与公子比较一番。”

    岳子然一阵错愕,盯着穆念慈见她一脸坚毅,又看向穆易,穆易却是皱了皱眉头,最后却是一声轻叹,眼中神se复杂难以言说。

    岳子然苦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又用左手执着剑耍了个剑花,继续道:“我自幼多病,更在三岁时失去双亲,居无定所,五岁便开始练剑,将其当做亲人,你不是我的对手。”

    穆念慈江南女子婉约秀丽的脸上此时却是一脸的坚毅,闻岳子然言,只是说道:“比不比的过,得斗过才知道。”

    岳子然还是摇了摇头,心中泛起的是一种苦涩,不知是执拗还是恐惧引起的。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