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揭起一层,却见下面是一卷卷的书画卷轴,岳子然眉毛一挑,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了。他一卷一卷的打开,对于吴道子“送子天王图”韩干“牧马图”等这些价值连城的书画,并太过在意,而在拿起一幅泼墨山水时,脸上却绽放出了笑容。

    只见画中是一座陡峭突兀的高山,共有五座山峰,中间一峰尤高,笔立指天,耸入云表,下临深壑,山侧生着一排松树,松梢积雪,树身尽皆向南弯曲,想见北风极烈。峰西独有一棵老松,却是挺然直起,巍巍秀拔,松树下朱笔画着一个迎风舞剑的将军。这人面目难见,但衣袂飘举,姿形脱俗。全幅画都是水墨山水,独有此人殷红如火,更加显得卓荦不群。那画并无书款,只题着一首诗云:“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武穆遗书,铁掌帮,唔。”岳子然收起画,口中轻声道出几个名字,说不出是不屑还是叹息。

    将东西收拾了一大包,若是常人定然是提不起的,岳子然在阿婆眼中老是咳嗽,仿佛稍有不慎便会被风吹倒的身子,此刻却轻松地提了起来。将轻功施展开来,又是一阵狂奔,待回到城内时已经是鸡鸣四更天了。

    在拐到酒馆所在的街道时,一阵由酒馆内传来的打斗声,让岳子然停了下来。他皱了皱眉头,环顾四周,发现虽然打斗声很大,但街坊邻居显然都知道这是江湖厮杀,不是他们可以管呢,所以都缩在家内紧锁了屋门,生怕殃及池鱼。

    既然街道无人,岳子然也失了顾忌,当下轻身上房通过窗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放下那包珍宝珠玩,换了衣服后,才装作惺忪刚醒的样子出了房门。

    “怎么回事?”岳子然见除了怕沾上祸端的客人外,两个小二、账房、傻姑以及穆氏父女都执着烛火守在二楼楼梯处。穆易和穆念慈手中更是握着长枪短剑,一脸戒备的望着楼下,而傻姑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楼下的混战,口中还不时嘟囔着“打,打”。

    穆念慈扭过头,没好气的看着他:“你终于醒了?”

    岳子然没有反驳,厚着脸皮伸了个懒腰说:“睡的瓷实了点。”

    扭头朝楼下看去,借着月光,只见近十个黑衣蒙面剑客正围着白ri的酒客缠斗,只是那酒客似乎酒还未醒,脚步有些轻浮。饶是如此,蒙面剑客也拿他不得,只因那酒客的剑舞的密不透风,甚至还有机会刺伤对方。

    “好剑法,可惜后继无力,否则这十个蒙面剑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岳子然评价道。

    穆易没有岳子然的眼光,只觉对方的剑法比之杨家枪要凌厉的多。倒是穆念慈看出一些门道来,道:“他似乎没有内力。”

    岳子然点了点头,又打量那几个蒙面剑客,见他们虽近身不得,攻防之间却颇有章法,剑法招式也如出一辙,显然是同门一派的。

    “唔,希望他们带的银钱足够多。”岳子然道。

    “嗯?”穆念慈疑惑的看着他。岳子然指了指楼下被他们折腾的凌乱不堪的场面说:“我这大厅内桌椅等一应物什,可全是灵隐寺高僧开过光的,珍贵的不得了。”

    岳子然话音落下,见周围一片寂静,扭过头去只见小二和账房一脸迷茫,穆氏父女则一脸错愕的看着他,只有傻姑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下面的打斗。

    岳子然摸了摸鼻子,倒没有为自己的无耻感到尴尬。左手接过穆念慈手中的短剑,右手执起小二手中的烛火,径直下了楼,口中慵懒的问:“各位,停一下,能不能出去打?”没人理他。“喂,我可与你们无怨无仇。”还是没人理。“各位,我这是小本买卖。”还是没人理,倒是楼上耿直的小二叫他小心。

    岳子然点亮了客堂内的烛火,挥了挥手,示意账房和小二放心。“快住手,要不然我可动手了。”岳子然有些愠怒的大声呵斥道。黑衣剑客与酒客斗到正酣处,虽然听到了,却是没将这店掌柜放到心上。“我可是厉害的很。”岳子然怒道,不过说完又咳嗽了几声,显的很没有说服力。让随他下来护在身边的穆念慈忍不住翻了几个白眼,嘴角上扬起来。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岳子然恨声道,左后短剑换到右手,朝前一步跨入了剑网之中。

    “小心。”“啊”小二、账房和穆氏父女见岳子然如此鲁莽,顿时大声疾呼出口。甚至两小二和傻姑还不忍的闭上了双眼。

    一阵金铁交击声,接着所有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了。他们重新将目光投入战场,却见岳子然安然无恙的站在众蒙面剑客与酒客之间,左手执着短剑敲了敲双方的肚皮,愤恨的道:“我说了,不要逼我动手。”

    “账房。”岳子然唤道。

    “在。”账房见那酒客与那些蒙面剑士都执着剑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都站在那儿动不了,自然明白自家店掌柜比这些家伙厉害多了,当下失去了畏怯之心,利索地从楼上跑了下来。

    “算算我们损失了多少东西,让他们照价赔偿,记住,我们这些桌椅可都是高僧开过光的。”岳子然吩咐道。

    “明白。”账房领会的应了一声。

    “小二。”岳子然又将两个小二唤了下来:“搜搜他们身上值钱的物什。”

    两小儿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戳弄了一下这些剑客,见果然动弹不得后,立刻在这些人愤怒的眼神中利索地动起手来。

    “岳公子果然好身手。”穆易敬佩的道。

    “顺手的很呢。”穆念慈yin阳怪气的说,不知是在称赞还是在挖苦他吩咐手下做的事。

    岳子然嘿嘿一笑,道:“我说过我很厉害的,只是他们不听罢了。”

    傻姑这时走了下来,大胆的接过一蒙面剑客手中的剑,在他们身边挥洒了起来,直吓着那些蒙面剑客冒冷汗,尤其是一蒙面剑客见这傻姑拿着剑朝自己胸膛比划的时候,吓的面无血se。好在岳子然及时走了过来,劈手夺了她的剑,让她去一边玩去了。

    看着这些人,岳子然正要说话,却见店外响起一阵嘈杂声,火光更是照亮了外面的天空,紧接着便是一阵拍门声,有人喊道:“开门,开门。”

    小二前去拆掉了门板,刚把门打了开来,一队禁军便执着火把冲了进来,团团将在场的人为主,更有一把刀架在了小二脖颈上,险些将小二吓晕过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