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店中已是傍晚,岳子然也没有佣人,便托穆念慈为傻姑清理一下。自己则邀请穆易坐在了他常坐的座位上。刚落座,小二便走了过来,隐秘的指着另一张桌上酒客道:“掌柜的,看那人……”

    岳子然望过去,见那个酒客穿着颇不羁了些,上身青se长衫御寒,下身却是褴褛的短打。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只斗笠,右手不离手中宝剑,左手执着酒碗,一饮而尽,再放在坐上,也不吃其他东西,只是提起酒坛满上,再一饮而尽,周而复始。

    虽然奇怪了些,但岳子然还是诧异的问:“怎么了?”

    小二皱着眉道:“你走后,他便开始喝了,醉过去三次,稍醒些后便又喝。”

    岳子然挑了挑眉头,又打量了那酒客一眼,吩咐道:“不用管他,你下去吧。”

    小二应了一声,自去忙了。

    岳子然也不再理那酒客,转头聊起了穆易这些年的经历,顺便了解一下she雕的江湖。期间,穆念慈拉着收拾好的傻姑下了楼,她身上穿着穆念慈稍有些大的衣服,眉清目秀,宛如邻家少女,只是目光还有些呆滞,看向四周时眼中满是迷茫。

    此时暮se四合,店内的酒客比白ri少了许多,小二刚起了灯,那酒客便又开始要酒了。小二心善,端了一碗茶水上前劝道:“客官,客官,时候不早了,您先喝碗茶水醒醒酒,整些吃食歇着吧。”

    那酒客左手推开酒坛,声音大了些:“拿酒来。”

    “客官,您不能再喝了……”小二还没说完,便见那酒客嚯地站起来,左手抓住小二衣领,大声喊道:“拿酒来。”

    酒馆顿时一静,正双手不老实耍着筷子吃饭的傻姑却欢喜起来:“要打架,要打架。”

    小二受惊,双手不知所措的抓着那酒客的左手,却见那酒客左手如石头一般硬,让他挣脱不开分毫。

    就在这时,只听一阵破空声,一根筷子打在酒客闪躲不及的左手上,让他一阵吃痛,不禁松了开来。

    穆易回过头来见岳子然泰然自若的从筷笼中又抽出一双筷子,同时吩咐道:“拿给他,死了也不关我们,你们也收拾收拾先吃饭吧。”

    小二应了一声,冲酒客恨恨地唾了一口,转身拿酒去了。

    那酒客扭过头,冷冽的目光向穆易这张桌子移来。

    傻姑见架没打起来,顿觉无趣,冲那酒客做了个鬼脸,口中喊着:“没意思,没意思。”

    岳子然无奈的敲了敲她的脑袋,板起脸呵斥:“好好吃饭。”

    傻姑似乎知道岳子然是善意,所以虽会武功,却是没有反抗,而是继续不伦不类的用筷子夹起菜来。不再理那酒客,那酒客盯了这边一会儿,待酒上来后,便又重复起了先前的动作。

    正吃饭,阿婆又过来了,当听闻岳子然今天与穆易父女一起出去的时候,满是皱纹的脸顿时舒展开来。又询问了一下傻姑的事情,当得知傻姑父母皆亡的时候,眼中又是充满了怜惜。

    又说了一些话,见夜已深,阿婆便告辞了,穆氏父女和傻姑也相继回房休息,这时店内的客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那酒客此时正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岳子然站起身子来,吩咐小二关门歇业。

    小二又指了指那酒客,岳子然看了一眼说:“不用理他。”然后便上楼了。

    上楼后,岳子然又点灯看了会儿书,当周围彻底静下来的时候,岳子然才从包裹中取出夜行衣穿上,打开窗户施展轻功飞跃了出去。

    晚上的临安府彻底陷入了一片宁静,与白ri的临安府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街上无人,只有远处打更人的声音,岳子然便放心的将轻功施展开来,顷刻间便到了城门。到城门后他也不停留,脚踩住城墙攀缘几次,悄无声息的上了城楼,然后在城卫不注意的时候,飞身而下径直往牛家村去了。

    晚上的牛家村更显荒凉,甚至有些yin森恐怖。岳子然却毫无惧se,径直闪进了村东头的酒店,点亮火折打开橱门找到了那只铁腕,用力向右旋转只听得喀喇喇一声响,橱壁向两旁分开,露出黑黝黝的一个洞来。洞中一股臭气冲出,中人yu呕。岳子然用备好的麻布捂住口鼻,找了两根松柴点燃,扔进去一根,见毫无危险后才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借着松柴的火光,岳子然发现里面空间并不大,往地下瞅去,便发现了摆着整整齐齐的死人骸骨,仰天躺着,衣裤都已腐朽。而在东边室角里又有一副骸骨,却是伏在一只大铁箱上,一柄长长的尖刀穿过骸骨的肋骨之间,插在铁箱盖上。想必这两具尸骨便是曲三和那军官的了。

    岳子然时间有限,自然没有为曲三入土为安的打算,他径直走到铁箱旁边,拾起了那块闪闪发光的黄金牌子,只见牌子正中镶着一块拇指大的玛瑙,翻过金牌,见牌上刻着一行字:“钦赐武功大夫忠州防御使带御器械石彦明。”来南宋已有些时ri,岳子然对大宋的官职也清楚了一些,这武功大夫忠州防御使的职位大概是掌宫门出入、保卫宫廷、宫门启闭等事,并司侦察,可直达皇帝的官职,倒也不小了。

    这时岳子然又想起了曲三的那铁八卦,急忙捡起,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收了起来。又在密室仔细的搜查了一番,将曲三遗书和杀死大官的匕首都收了起来,见没有什么遗漏后,才搬开伏在箱上的骸骨,揭开箱盖。箱盖应手而起,显然并未上锁,箱中全是珠玉珍玩,在火光下耀眼生花,

    岳子然眼前一亮,却是没有太过惊喜,在珠玉相撞,丁丁然清脆的悦耳声音中,岳子然将这些珠宝全扔进了自己备好的袋子中。然后伸手到箱中掏摸,在四处探摸了一会儿后,方才触手碰到那块有夹层的硬板。他双指勾在硬板的圆环内,将上面的一层提了起来,只见下层尽是些铜绿斑斓的古物。岳子然摇了摇头,有些不满,这些青铜器虽然是无价之宝,却不是怎么好脱手的。如果能再回到前世的话,或许这些东西可以让自己成为首富。不过现在,岳子然“啧啧”可惜的摇了摇头,不过还是收了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