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待他们继续问,岳子然便感叹道:“幸福美满的家庭,谁能想到会在一晚间支离破碎呢。”

    穆易倏然转过身子,眼睛睁大瞪着岳子然,手中的长枪被提了起来,像将要出击的毒蛇:“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像变戏法般,岳子然从长衣中又摸出了一壶酒,一面解酒封,一面答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年两家四口,不,或许说六口只去了一个。”

    大哥已死,乃自己亲眼所见,“也就是说……”穆易激动地上前一步,双目间刹那间充满了光彩。

    “没错,”岳子然点了点头,“他们都还活着,而且我还知道他们在哪儿?”

    “在哪儿?”穆易再跨前一步,伸手抓住了岳子然的长衣衣领,喘着粗气问。

    只见岳子然的左手在穆易的手上轻拂过,穆易顿时感到双手一阵发麻,情不自禁的便松开了双手。

    岳子然整了整长衣领,却说出了一个穆氏父女双双险些晕过去的答案:“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这次开口的是穆念慈。

    “你们直接去寻的话,恐怕你会再次妻离子散,甚至把你女儿的xing命也搭进去。”岳子然自然知道以现在两人的实力闯王府无异于自取死路。

    “他们还在贼人的手中?”穆易再次向前一步,这次却没抓岳子然的衣领,只是双目通红,怒目睁大的盯着岳子然。

    岳子然不答,摇了摇食指示意不是:“我很奇怪,这么多年你为什么没有去追查当年惨案的原因,没想过报仇吗?”

    穆易狠狠地道:“那段天德怕死的紧,又做了指挥使,每天兵将不离须臾,近身不得。”

    岳子然了然,见穆易仍然一副迫切的样子,只能叹了口气道:“往北走,无论是你大嫂与她的孩子还是你的妻子儿子,你总能见到的,其他的我就不能多说了,说多了只能让你们去送死。”

    虽然不能得知家人具体在何处,但十几年来终于知晓了他们还健在的消息,穆易的心中此刻还是充满了欣喜。

    “不过,我建议你们去找全真教的人,马钰、王处一都可以,”岳子然继续道,“这是最快捷安全的法子,不过丘处机就算了,”说着岳子然指了指脑袋,轻笑道:“那老道脑袋不怎么好使。”

    到底是穆念慈清醒一些,她见穆易还在欣喜中,便亲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究竟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你让我们怎么才能真正相信你说的?”穆易在这时也抬起头来,显然心中也有此疑问。

    岳子然淡然一笑:“相信不相信我,你们有的选择么?”

    是了,两人默然,刚才那些是他们这些年探知的最具体的消息了。

    岳子然转向村头走去,心中却在腹诽丘处机,好勇斗狠,只记住了十八年后的比试,却从未去探究过惨案发生的原因。

    唔,岳子然又有些了然,回头看了看跟随在其后,还沉浸在欣喜中的穆易,或许在丘处机看来,郭杨二人终究只是小角se罢了。

    折返到村东头,只见似是酒店模样的破屋,门前挑出一个破酒帘,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坐在酒帘下,蓬头乱服,发上插着一枝荆钗,此时正睁着一对大眼呆望着三人。岳子然、穆氏父女三人走到店前,见檐下摆着两张板桌,桌上罩着厚厚一层灰尘,显然不用许久了。

    岳子然回过头,蹲在少女面前,轻笑道:“你叫傻姑对不对?”

    少女咧嘴欢笑:“是啊,我叫傻姑。”

    岳子然点了点头,见她手脚上满是泥垢,褴褛衣衫在秋风中根本遮不住寒,便将身上披着的长衣取了下来,递给她。傻姑也不客气,欢笑着接过长衣,不分内外上下胡乱披到了身上。岳子然咳嗽了几声,站起身子绕过罩着厚厚灰尘的两张板桌,走到了内堂与厨房。只见里面到处是尘土蛛网,床上有一张破席,镬中有些冷饭,岳子然看了一下,半生不熟,也不知那傻姑娘是如何咽下去的。

    穆易没有跟过来,只是盯着傻姑打量半晌,犹疑的道:“她好像是跛子曲三的女儿。”又问傻姑:“你家里就只你一人?”傻姑微笑点头。穆易又问:“你爹曲三呢?”傻姑摇头不知。

    岳子然在内大声问道:“你见过曲三的家人吗?”

    “没有,”穆易回道,“当年离开时,曲三还没有家室。”

    岳子然便不再问,轻手打开橱门,只觉尘气冲鼻。透过破陋的纸窗光线,见橱板上搁着七八只破烂青花碗,碗中碗旁死了十多只灶鸡虫儿。岳子然通过手轻轻地敲击那些碗,到最后一只碗时,感到一阵冰凉,敲击有一阵铁鸣声,再提了一下,发现果然提不起来时,便不禁笑了。轻声道:“这些财宝我便取了,作为报答,以后你女儿我便照顾了,以后若有机会,定让她代你重回师门。”

    当下便又将橱门关了起来,准备入夜之后再将这密室内的珍宝文物取了。

    他走出来,穆易正在问傻姑:“你母亲呢?”

    傻姑道:“死啦!”伸手抹抹眼睛,装做哭泣模样。

    穆易站起身子来,深叹了一口气,似乎又想起了那夜曲三的身手,愈发感觉他神秘起来。

    岳子然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顿了顿道:“把傻姑带到酒馆吧,他父亲怕是永远回不来了。”

    穆易的眼中满是疑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岳子然再蹲在傻姑面前问:“傻姑,跟我回去吧,我那儿有好吃好喝好玩的。”

    傻姑摇了摇头,紧抓住手中长衣,满是jing惕的瞪着他。

    “噗嗤”,穆念慈笑了,道:“你的话太生硬,不像好人,倒像拍花的,还是让我来吧。”

    岳子然尴尬的笑了笑,只能让开身子,四周打量了一番,心中感慨:谁能想到,这颓败的村庄会是she雕故事中有名的牛家庄呢?

    这时穆念慈已经不知用什么法子将傻姑给说服了,岳子然扫了一眼,见她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便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城吧。”

    穆易点了点头,只是常年在外追寻妻子的消息,现在真的得知他们安然无恙后,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反而冷静了下来,对周围曾经熟悉的风景多了丝留恋,引着他不住的回头瞻望,陷入曾经的回忆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