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宋,临安府。

    清晨的薄雾打湿了门前的台阶,弥漫在街头,略显初秋的萧瑟。随着几声鸡鸣,刚才静谧的街道热闹了起来,孩子啼哭,土狗狂吠,炊烟混在薄雾中相继升起,人们正式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城门主道上的店铺也全部撤去了门板,将生意需要的一应物什全部摆了起来。酒幡也早早挂了起来,温着的米酒清香在空气中散发出来,吸引着酒客。太阳初上,吹散了轻雾,临安府愈发热闹起来。

    城门打开,乡下贩菜的摊贩,连夜赶路的游商过客纷纷涌入城中,散布到杭州城的各个角落,充实着它的繁华。

    一身青衣,一把长剑,一脸风霜,岳子然牵着一匹老马慢悠悠的进了城门。

    他绕过簇拥的人群,随意的走向了一条清净的巷道,马蹄在青石上敲出哒哒声,呼应着街道两旁店家忙碌的声音。

    在错过一酒家的时候,岳子然瞥见店外贴着一张店铺转让的告示,忙又折了回来。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酒家周围的环境,对门外慵懒的招揽酒客的店小二问道:“小二,这酒家可是要转让?”说完,又忍不住捂住嘴咳嗽了几声。

    小二瞥了岳子然一眼,见他一身风尘,脸色憔悴,显然是外地人,只当他随口一问,便也随口答道:“对啊,掌柜要回老家养老。”

    岳子然点了点头,将马缰绳递给店小二,吩咐道:“告诉你们店掌柜,这店我要了。”

    店小二一阵错愕,见岳子然脸色淡然,此刻已经慢悠悠晃到了店内,不似作伪。忙不迭的拴了马,跑去了内堂向店掌柜通报,希望给新店掌柜不留下坏印象。

    岳子然又轻咳了几声,见店内此时并无酒客,另一店小二正擦拭着桌台,眼神不时的瞥过来。岳子然坐下,吩咐小二上了一坛米酒,又随意的询问了几个问题,便将这酒家的情况了解清楚了。

    很快,店掌柜便走了出来,又叫来了店内的所有伙计、账房,岳子然见他们都是老实之人,店铺状况也还算好,便没有与店掌柜多加计较,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酒家便易手了。

    安排了一间客房,在梳洗过后,岳子然在窗户旁驻足,楼下是繁华的街道,车来车往,前店掌柜正在与下人忙里忙外的搬运东西。再远处,透过屋楼檐角可以看到远处的城墙和另一旁青烟笼罩的西湖。

    又咳嗽了几声,岳子然不得不下楼来,此时店内已经有了酒客,岳子然将手中药方递给一店小二吩咐其去抓药,然后找了一个角落,烫了一壶米酒,自酌自饮起来。

    来这儿已有二十余年了,岳子然轻叹,却是第一次感受南宋常人的生活。这种生活,岳子然望了望店外熙攘的人群和在手中跳跃的阳光,感觉就像青花瓷上勾勒出的几道山水,轻松写意,惬意的很……

    岳子然在杭州城彻底安置了下来,前世本是一书生,在二十一世纪安稳的环境中长大,不曾经历过风雨,到这千年前的宋朝后,反而经受了生生死死的离别,所以岳子然更加珍惜享受这惬意的时光。他每天在店内寻一临近街道的位子,沐浴着阳光,在日渐萧瑟的秋日中享受一种悠然。手中有时候会执一本书,随意的翻着,想到一些事的时候会轻然一笑。有时,手中也会执一支自制的炭笔,在草纸上写字或勾画,到兴致盎然出,便自己端起清酒慢饮几口,咳嗽几声,继续写下去,只是写完之后便弃置一旁,不再理会了。

    只是他的咳嗽仍不见好,小二虽每隔几天便为他抓药,喝下去却不见丝毫效果。很快,周围的人都知道酒家换了一位怪癖的店掌柜,身体虚弱,老是咳嗽,却总是面带微笑,似乎总也不会恼怒,不论是小二打了酒坛子还是遇到酒客刁难,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人心肠也不错,邻居街坊饮酒喝茶随意拖欠,从不多说什么,店内剩下的剩菜剩饭总是规规整整的递给门外的乞丐。

    慢慢的便在坊间流传,岳子然乃是一大户出来的公子,是有贵气熏染过的,所以待人接物自有一种大气,与他人不同。

    让岳子然苦笑不得的是,隔壁卖菜的阿婆在听信了这传言后,仗着与他的熟络,便隔三差五跑来店里与他说起媒来,不住的夸谁谁家姑娘漂亮,谁谁家的姑娘屁股大好生养。

    只是每次阿婆来的时候,都与岳子然带一份她做的零碎吃食,美味非常,岳子然便也不忍拒绝她老人家,只能每次听着唠叨,口中享受着美味。

    过一段时间后,坊间再次流传起一些岳子然的流言来,与大户公子不同,这次岳子然多了一重身份:才子。第一次听到这个版本传言的时候,岳子然瞥了自家账房一眼,见他一脸赧然,自然知道是他将自己无聊时抄在纸上的一些东西流传出去了。不过说了都是无聊时抄的东西,自然是无甚大用了,毕竟也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写在上面。

    只是,想着这些的时候,岳子然扭过头,望向窗子,喟叹一声,罗贯中对不起了,我刚刚把《三国演义》抄完,原谅我的恶趣味吧。

    不过,重生穿越后的脑子,果然都是这般好使呢。岳子然轻笑。

    果然不几日,店内便全是谈论曹操奸诈、关羽忠义的酒客。谈到兴奋处,还不忘扭过头瞥窗口一眼,那里一个二十余岁的男子,正手中拿剥着一些栗子,苦笑的听着卖菜阿婆说着什么。

    大费一番口水后,阿婆喝一口凉茶,见岳子然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顿时急躁起来,板起脸说道:“这次你说什么也得听阿婆的,那姑娘不仅标致的很,而且人家和你挂个破剑不一样,是有武艺傍身的,今天我便见她在台上把几个大汉给打趴下了呢。”

    “嗯?”岳子然抬起头来,轻笑道:“阿婆,我可也是会武的。”阿婆狐疑的打量了他的身子一眼,却不在纠结此事,只是继续说起那姑娘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