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o5章  全城追捕。

    盛夏的夜在这场大雨开始下的时候,便已经不再那么闷热了。

    叶星等人在程欢的家一直待到雨停才离开。

    回到独孤府的时候,已经很晚,路上满是泥泞,他们浑身湿透,所以梳洗一番之后,便都上床睡觉去了。

    次日,太阳依旧毒辣,地上的泥泞也已经干了,叶星等人去见过独孤才之后,独孤才便马上派人全城通缉程欢。

    除了在北平城通缉程欢外,独孤才还派人把北平城治下的各个州县的衙役捕头全都动员起来,务必尽快见程欢缉捕归案。

    一时间,整个北平城和附近的各个州县都弄的满城风雨。

    凶手,似乎是程欢无疑了。

    只是在全城都通缉程欢的时候,叶星去见了同知张定远以及推官林若森,他们两人跟通判蔡不惊很是熟稔,而叶星怀疑蔡不惊跟紫禁城工地闹鬼事件有关,所以张定远和林若森也就值得怀疑了。

    此时的叶星很清楚,就算程欢是凶手,他也只是一个杀人的棋子罢了,幕后黑手却还没有出现,他去见张定远和林若森,就是想知道这两人之中,谁有没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他们两人的年纪都不说很大,三四十岁,张定远的身材稍微胖一些,在这么热的天里走两步便会湿透全身,所以他随身带着一把折扇,只是他这样一个胖子手拿折扇,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张定远见到叶星之后,很是恭敬,端茶送水的客气异常,大家坐下之后,叶星便直接开口问道:“听闻张大人跟蔡不惊很熟,不知是否有此事?”

    张定远见折扇打开微微扇着,点头道:“大家都在北平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平时若是说得来就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也还算是熟人吧!”

    听张定远的意思,他似乎没有反驳的是蔡不惊熟稔的意思,叶星见此,继续问道:“那张大人可知蔡不惊平时有没有什么仇人?”

    张定远微微一笑,道:“大明王问我这个问题就有些为难我了,我们虽然为同事,但也只是酒肉朋友,他有什么仇人,恐怕也不会对我们说的。”

    之后的询问,并没有多少有营养的东西,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离开张定远的府邸之后,叶星暗暗一笑,道:“这个张定远很不简单,不过他越是如此,就越说明他跟蔡不惊之间的关系远非酒肉朋友那么简单,他们定然一起做过其他事情,我们现在去见林若森。”

    林若森的身材正好,而且还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只是他身为一名小小的推官,并无多大实权,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人巴结他,他的住处还是很简陋的。

    进得林若森的房间,林若森便亲自给叶星等人端茶送水,之后,林若森有些不解的问道:“大明王今日怎么有空来寒舍?”

    叶星微微一笑,道:“听闻林大人跟蔡不惊很熟悉,所以特来询问一下情况。”

    林若森见叶星是来询问蔡不惊的情况,于是连忙笑道:“大明王有什么要问的只管问好了,我是知无不言的,只是我与蔡大人并没有大明王想象中的熟悉,所以很多事情我可能并不知道。”

    这林若森先把这话给放下了,这就为他后面有些问题不回答做了铺垫,叶星见此,心中暗惊,这林若森的城府比张定远的还要深。

    不过不管怎样,问题叶星还是要问的,所以在叶星浅浅的饮了口茶之后,便开口问道:“蔡不惊除了跟你和张定远比较熟悉外,他还有其他朋友吗?”

    林若森似乎没有料到叶星问这个问题,他想了想,道:“其他朋友应该是有的,谁没有几个朋友呢,只是他的其他朋友我却不知道是谁,毕竟他的朋友不代表就是我的朋友嘛!”

    “那你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叶星很是好奇的问道。

    林若森点点头:“这个还真没有听说过,我们平常相聚都只是为了喝酒聊天打时间,至于他的朋友,我们却从来没有聊过。”

    “那不知你们几位平常都聊些什么呢?”叶星继续问道。

    林若森淡淡一笑:“也没什么,我们都是文官,自然是聊文学诗词书画了,实不相瞒,鄙人最喜欢的是书画。”

    这点,叶星等人从进入林若森的房间之后便已经看出来了,因为林若森的房间刮着好几幅宋代苏轼的字画,只是这些字画叶星虽然不懂,却也略微能够看出不够传神,想来不是真迹,像林若森这样的小官,也实在没钱买真迹的。

    狄小杰也喜欢书画,所以他从一进来便没有坐下消停过一会,只是在房间内不停的打量,欣赏屋内的字画,只是狄小杰看过一番之后,现大多都是赝品,心中多少有些丧气,可他又不肯就此罢休,所以一幅一幅的看了下去,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一幅画上。

    那是元四家之黄公望所绘的《富春山居图》,这幅画是黄公望八十二岁时候为无用师所绘,用了三四年时间才画成,画面表现的淡雅很是令人向往。

    这幅画绝对称得上是无价之宝,如果这幅画是真迹,却万万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七品小吏的家中,可如今这幅《富春山居图》就出现在了林若森的房间,林若森的房间许多字画都是赝品,这幅《富春山居图》是真迹的可能性很小,狄小杰虽然这样想,可还是仔细考究了一番,可待狄小杰考究完之后,忍不住大吃一惊,从这些画上所见,这幅《富春山居图》和房间内的其他画作实在相差太多,极有可能是真迹。

    狄小杰看完之后,心中隐隐不安起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将此事说出来,此时叶星正在询问林若森关于蔡不惊的事情,林若森虽然有问必答,可他的回答多少有些不能够让人完全满意。

    狄小杰见此,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当着林若森的面说比较好,不然他若坚持这幅《富春山居图》是赝品,他也无可奈何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