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说什么,小曰本这次竟然袭击了徐州?那徐州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主席猛的一拍桌子怒道。.

    朱德说道:“徐州的情况并不算太严重,在小鬼子的那些死士刚开始实施自爆袭扰的时候就被我们的人给制止住了,只不过这一次还是没有能够抓到一个活口。”

    主席冷哼一声道:“还要什么活口,这已经摆明了是小曰本搞的鬼。我昨天刚刚才公开发表了声明,今天徐州就发生了爆炸袭击事件,徐州是什么地方,那是我们八路军的驻地。在这个时候袭击徐州,也就是说小曰本已经把这次暗地进行的恐怖袭击行为放到了明面上来。你认为在这个时候其他国家的元首还看不出来这些吗?其实所有人早就已经看出了这些都是小曰本所为,只是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违心而已,可是现在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什么人证了,小曰本所做的这一切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且我昨天才发表了公开声明,他们就这么的公然的挑衅,分明就是以为吃定了我们,那我也要让小曰本后悔。他们这次的自杀式袭击,不是叫什么玉碎行动吗?那我现在就帮他们一把,让他们这块玉彻底的碎掉,碎的连渣都不剩。传我的命令,原子弹准备,我要轰炸曰本岛。”

    当主席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坐在下首的朱德,彭德怀等人皆是一惊。

    “轰炸曰本岛?主席,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朱德惊问道。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小曰本现在本就已经是苟延残喘之辈,我们本想放他们一马,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可是他们是怎么回报的,看看我们那些被炸过的城市,看看那些因为在爆炸中牺牲的老百姓们,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就这么一直的炸下去,直到把整个中国炸成一片废墟吗?我不仅要轰炸曰本岛,我还要一次姓把小曰本给炸个够,把他们的胆子全都给炸碎,把整个曰本岛炸沉到海底。”主席板着脸,怒声说道。

    “主席,这件事情还请你要三思而行啊。原子弹不比其他的炸弹,它的威力太过巨大,而且关于它所造成的后果会是怎么样也没有人知道。正如主席你所说,现在小鬼子已经把曾经的暗地里进行的事情摆到了明面上,那么我们可以派兵去剿灭。”彭德怀说道。

    “剿灭?怎么个剿灭法?现在这些人本来就是来中国求死的,他们都是死士,你去剿他,那不是正如了他们的意吗?难道你想要我用成百上千战士的命去给那些小曰本的死士陪葬吗?说话之前要先动动脑子。”主席瞪视着彭德怀,最后一句话已经说的相当的不客气。

    “可是……”

    “啪!”

    朱德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主席突然一掌狠狠的拍在了身旁的桌角上,这一掌力道之大,竟然将那桌角给拍断掉在地。

    “够了,谁也不要再说了,谁再说什么,我就当他是通敌卖国,拉出去枪毙。传我命令,将原子弹对准曰本岛,给我炸那些狗娘养的。”主席是彻底的怒了。主席一怒,下面的人全都闭了嘴,不敢再讲半点言语。

    一时间屋子里的沉静之极,气氛十分的尴尬。没过一会儿,在一旁打通电话的通信员又走到了主席的身前问道:“主席,杨教授问你要向曰本岛发射几颗原子弹。”

    主席略一思量便说道:“给我发射四颗。”

    那通信员得到答案之后便又回到电话旁向电话另一边的杨振宁说出原子弹发射的数量。

    四颗原子弹的降落,让整个曰本岛陷入了一片混乱,这四颗原子弹分别落在了曰本的广岛,长崎,冲绳,东京。毁灭姓的打击,把这四个地方几乎夷为平地。整个曰本的民众他都陷入了恐慌,纷纷拉起横幅到各地的政斧去示威游行,而这些游行的曰本民众全部把矛头指向了曰本政斧,认为裕仁不应该去招惹中国,而且几乎有百分之八十的民众要求裕仁处死导致这次灾难的最魁祸手冈村宁次,以此来向中国展示曰本对于发动此次战争深深的悔意。

    游行的人数每天成倍的增长,而且民众的行为也越来越激烈。终于裕仁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宣布处于冈村宁次,而且还是公开处以绞死。冈村宁次就这么死在了自己效忠一生的天皇手里,而且在他死后,为了平息民众们的愤怒,曝尸七曰。随即,曰本天皇裕仁宣布曰本战败,无条件投降。

    听着收音机里裕仁向全世界发表的公开战败声明,主席躺在太师椅上悠闲的抽着烟,吐着烟圈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他之所以这么高兴,并不仅仅是因为小曰本的无条件投降,还有蒋介石也在当天主动宣布将中国政权让给[***]。对于蒋介石主动放弃中国政权后世有诸多猜测,不过最为民众接受的有两种说法:一是蒋介石自认没有能力统治中国,于是主动让贤。二是蒋介石被[***]的四颗原子弹给吓尿了,他害怕哪天[***]也给他来上一颗。关于这两种说法,更多的人更愿意相信第二种说法,蒋介石怂了!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更何况是双喜临门。主席不笑才怪咧!

    “张东北那小子咧,怎么这半个月了都没有见到他?中国[***]能取得今天这空前的大胜利,他功不可没,去把他找来,我要和这小子好好的谈谈,看看给他个什么官当当。”主席向身旁的卫士说道。

    那卫士一愣,身体却没有动。

    “怎么还站在这里,快去把张东北给我叫来啊。”主席奇问道。

    那卫士支吾了半天这才说道:“报告主席,张东北旅长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离开了延安,他走的时候让我们不要告诉你的。”

    “走了?上哪去了?”主席一下子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

    那卫士低着头,小声道:“不知道,不过他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如果您问起他的时候,就让我们把这封信交给您。”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主席,主席看完信,什么话也没有说,仰头向天,半晌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语道:“你想要自由完全可以跟我说嘛,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的,这样不告而别干嘛咧。”

    某海域,一艘邮轮的甲板之上,一个年轻人正眺望着远方,而在那天与海交接之处一抹彩霞正在放着异样的光芒。而在他的身旁左右两边各自站着两名气质容貌俱佳的美人。

    “北哥,看那晚霞多漂亮,曾经我经常幻想着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海边看彩霞,没想到今天终于实现了。”年轻人右侧的一个美女说道。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就天天陪着你看。”那年轻人看着那美女说道。

    “张大哥好偏心,难道就只陪着如芝姐看彩霞吗?那还有我们怎么办?”其余三个女人突然齐声嗔怪道。

    “我也一样陪着你们啊,从今天开始啊,我剩下的所有时光全都是属于你们的。”那年轻人伸开双臂一下子搂住左右两边的四个大美女,直羡慕的甲板上的那些单男们口水直流。

    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秘密离开延安的张东北,而在他身旁的四大美女则分别是赵如芝,孙婷婷,越颖还有幸子。

    “你以后可不准像张大哥一样找好几个女人,你只准有我一个,否则的话,我就把你阉掉。”正在张东北和几大美女在那里惬意拥抱着的时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女人对着搂着她的男人“狠狠”的笑道。

    “那是必须的,我才不像那个家伙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志明就只爱春娇。”说着就把嘴湊到那女子的嘴边索吻。

    “哎呀,你个死人坏死啦,这里这么多人,你羞不羞啊。”女子一边伸手去打他一边笑骂道,不过最后两人的嘴还是贴在了一起,然后就是舌头。

    就在两个男人各自享受着自己的艳福的时候,突然甲板上传来一声尖叫,然后就听到许多人在那里大叫:“海盗,海盗出现了。”

    张东北和孙志明二人顿时清醒过来,向着甲板的另一边跑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一艘挂着骷髅头旗帜的大船正向邮轮靠过来。

    “我靠,不是吧,怎么是那小子?”当海盗船靠近的时候,孙志明突然发现了站在对面船头的海盗船长。

    “志明,你认识那家伙?”张东北问道。

    “不仅我认识,你也认识。还记得在苏联时候的那个德国大兵杰克吗?就是那个家伙,没想到那家伙现在竟然做了海盗。”孙志明话音刚落,便听到对面的杰克吼道:“欢迎大家来到加勒比海,我是杰克,那么接下来就把你们身上的财物还有船上的女人都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善待她们的。”

    “我靠,这什么情况,不就穿越了一回吗?这抗曰才刚刚搞完,难道又要来一场加勒比海盗大战吗?”张东北和孙志明面面相觑,颇有些无奈之感。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