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踩着脚下独特的条石铺成的地面,约瑟夫感觉到了一种兴奋与激动,这是他第一次来传说中的莫斯科红场。

    约瑟夫·拉托是法国的一名电子工程师,他在法国达索公司工作。除此之外,约瑟夫还是一位业余的历史学家,早就听说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博物馆以及造型优美的建筑物非常独特,他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这次,趁着到东欧出差,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他总算有了时间,到莫斯科大街上走一走,看一看。

    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莫斯科红场,1812年,当时的拿破仑的军队打到了莫斯科并且烧毁了这座城市,俄罗斯人重建了红场,这里,也成了红色帝国的象征。

    脚下用赭红色方石块铺成的地面,油光瓦亮。两边呈斜坡状,让人感觉整个红场似乎有点微微隆起。而四周,更是让人过目难忘的美景。

    在南面,向莫斯科河微倾的斜坡上,矗立着瓦西里·勃拉仁内大教堂。它是古代俄罗斯建筑艺术的卓越代表。由大小9座圆顶塔楼的教堂巧妙结合起来的,周围8座略小的教堂团团围住中间稍大的教堂,构成了一组精美的建筑群体。教堂用红砖砌成,白色石构件装饰,穹窿顶金光闪烁,配以鲜艳的红、黄、绿色。整座教堂洋溢着浓烈的节曰气氛。

    在北面,则是建于19世纪的历史博物馆。这座三层红砖楼,式样仿照古代俄罗斯建筑,南北各有尖塔8座。

    克里姆林宫,列宁墓,各种纪念碑…约瑟夫在不停地观赏着,手中的相机,在不停地闪动着。

    他不知道,在旁边,已经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他良久。

    约瑟夫转了半天,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累,此时,天色已经变暗,夜晚马上要来到了,路上都是匆匆的行人。

    “哎呦!”突然,约瑟夫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分和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接触上了,接着,一声娇喝传了过来。

    约瑟夫一抬头,就看到身边一位女士,马上就要跌倒在地。

    约瑟夫没有犹豫,法兰西男子身上的优良品质让他做出了后悔不已的举动,他伸手搀住了对方。

    “谢谢。”对方用流利的俄语回答他道。

    约瑟夫这才注意到,和他不慎相撞的,是个美丽的俄罗斯姑娘,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和天蓝色的眼睛,是很纯粹的欧罗巴人,这个人种的女子长出来几乎都是非常美艳的一类。

    可惜,约瑟夫不懂俄语,他只好用法语说道:“对不起,是我撞了你。”

    “没关系。”谁知,对方居然熟练地用法语回答道。

    约瑟夫惊奇地看着对方。

    她又说道:“我是莫斯科大学语言系的学生,叫卡尼娜,学的就是法语。”她笑起来,简直就是像从天上下来的天使一般,约瑟夫不由地看痴了。

    “卡尼娜小姐你好,我叫约瑟夫,是来莫斯科旅行的。”约瑟夫说道。

    谁知,卡尼娜却转过了头:“再见!”

    约瑟夫有些失望,谁知,在下一秒,却发现卡尼娜痛苦地叫了一声,蹲在了地上。

    “怎么了?”约瑟夫问道。

    “刚才我的脚扭伤了。”卡尼娜说道。

    什么?叫扭伤了?约瑟夫感觉到机会太好了,这位美女,简直就是上帝送给自己的,还有了这么好个机会。

    “我带你去医院。”约瑟夫立刻自告奋勇地说道。

    卡尼娜看着约瑟夫,点了点头。

    约瑟夫立刻扶着卡尼娜,送到了附近的一所医院。

    从医院出来,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莫斯科的夜晚,也变得异常寒冷。

    卡尼娜说道:“约瑟夫先生,您回去吧,我自己回学校就可以了。”

    “不行,你这样,根本走不了路,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在我们法兰西,是绝对不会让一个受伤的女子独自走路的,这样不安全。”约瑟夫说道。

    听着周围酒馆里喝醉了酒的男人的声音,卡尼娜同意了。

    约瑟夫非常高兴,他恨不得这段路,能走上一个夜晚。

    今夜,苏联的夜空如此闪亮,约瑟夫发现,莫斯科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比巴黎,马赛,都要让人心情愉悦。

    就这样,一步步走着,闻着身边这位大学少女若有若无的香味,约瑟夫已经动心了。

    到了宿舍楼前,两人再次止住了脚步,宿舍楼已经关门了!

    机会,就这么降临到了约瑟夫的头上,他心中窃喜。

    莫斯科的冬天,异常寒冷,现在又是深夜,如果不回宾馆,那么,第二天清晨,就得成了冰人。

    “卡尼娜小姐,你们宿舍楼已经关门了,我住的宾馆就在附近,您还是先去住一晚吧,明天再回来,这么冷的天,您不想变成冰雕吧?”约瑟夫说道。

    听到这话,卡尼娜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些狐疑。

    “再给你开个房间,放心吧,我不会打扰你的。”约瑟夫说道。

    此时,一阵冷风吹来,吹散了卡尼娜的金发,也吹动了卡尼娜的心。

    “好吧,我就住一晚。”卡尼娜同意了。

    约瑟夫内心激动,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搀扶着卡尼娜,来到了旁边的宾馆。

    谁知,宾馆已经没有了空房间。

    约瑟夫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笑眯眯地和卡尼娜说道:“看来,只好委屈你在我的房间内暂住一晚了,我就在门外为你守护好了。”

    卡尼娜勉为其难地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约瑟夫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自己的胸膛了。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将卡尼娜扶到了自己那张大床上,约瑟夫望着床上卡尼娜那因为上楼而气喘吁吁的神态,看着那起伏的胸膛,顿时感觉自己的胯下,就要喷涌而出。

    正好,卡尼娜的外衣滑落了下来,胸膛之前那深深的沟壑,那里面,还有两团若隐若现的肉球,约瑟夫勉强忍住了,说道:“卡尼娜小姐,您休息吧。”说着,他想出去到外面的走廊上睡一晚。

    “医生说,我的脚多用冰敷一下比较好,约瑟夫先生,您愿意给我敷一下吗?”卡尼娜说道。

    房间内是暖气,卡尼娜脱掉了自己的外衣,钻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了那只已经有些肿,但是已经让约瑟夫不住地咽口水的玉足。

    “愿意,我当然愿意。”约瑟夫飞快地冲到冰箱前面,拿出了冰块。

    约瑟夫一边给卡尼娜的玉足敷冰块,一边仔细地看着白皙细腻的肌肤,不知觉的,手就放了上去。

    正在这时,卡尼娜突然坐了起来,目光里燃烧着一团炽热的火焰,望着约瑟夫。

    “对不起,我,我…”约瑟夫还没有解释,卡尼娜的姓感的小嘴,就凑了上来,接着,约瑟夫只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舌头,伸入了自己的嘴中。

    法兰西的男子,是最浪漫的,约瑟夫也遇到过几次这样的经历,他立刻伸出自己的双手,抱住了卡尼娜的身体。

    爱情,迸发得如此突然。

    一夜过后,当约瑟夫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醒的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卡尼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离去。

    他刚打开门,几个拿着手枪的人,就抵住了他的脑袋。

    “兄弟们,你们弄错了吧?”约瑟夫用法语说道。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仍来了一堆照片。

    约瑟夫拿起来,顿时,脸色煞白,都是昨晚和卡尼娜疯狂时的照片,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我和卡尼娜两情相悦,我们是自愿的。”约瑟夫说道。

    话还没有说完,对方一个人就给了约瑟夫一巴掌,彻底把约瑟夫打楞了:“什么两情相悦,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她是我们莫斯科市长的女儿,你居然在莫斯科,就在她生长的地方,把她诱骗到旅店来,接着还强歼了她!你这是对伟大的苏维埃的蔑视,是反革命!是要被枪毙的!”对方用冷冷的语气说道,说的也是法语。

    约瑟夫还想狡辩,对方再次说道:“你的这些照片,要不要邮一份去你家,一份去公司啊?”

    “你们想干什么?”约瑟夫问道。

    “要么把你知道的专业数据都说出来,要么,就等着上莫斯科法庭被判死罪吧!”对方说道。

    上当了!直到现在,约瑟夫才知道,昨天的一切,都是一个陷阱,只可惜,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卡尼娜,真实的姓名是莎拉波娃,此刻正在旅店的外面,点燃了一支烟,她抽的是美国产的万宝路,这也是她们才能抽上的烟,优美地吐出了个圆圈。

    这种小儿科的任务,也让她出马,她已经无聊死了,她喜欢挑战。

    抽到一半,那个和她单线联系的上司来了。

    “莎拉波娃同志,安德罗波夫同志请您到卢比扬卡广场11号去。”

    ps:感谢mrkos的打赏!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