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郭旭阳依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

    “为什么我连怎么输得都不知道?”

    这样的问题在心中无数次的重复,郭旭阳的样子看起来异常的消沉。

    此刻,屋外又响起了郭彤的敲门声。

    “阳阳,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快点起来吃早餐,不然你上学就要迟到了!”郭彤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姑姑,我今天不去学校了,也没有胃口,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郭旭阳索姓将棉被往脑袋上一蒙。

    “这个孩子是怎么了,不会是失恋了吧?”门外的郭彤胡乱猜想着,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时,外面响起了门铃声。

    本来还以为是值夜班的老公回来了,可开门一看却是一怔,门口站着的人有点眼熟却又让她想不起是谁。

    “请问你是……”郭彤一脸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位年纪大约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

    “姑姑,几年不见你连我都认不出了么?”男子笑了笑,脸上带着一点调皮。

    “你是汉文?”郭彤语气之中依旧带着不敢确信的意味。

    “姑姑,你总算是想起来了,怎么也不请我进屋坐坐么,我可是还没吃早饭呢!”郭汉文开了个玩笑。

    “还是以前那样没大没小的!进来吧,正好早饭刚做好!”郭彤白了郭汉文一眼。

    进了屋之后,郭彤忍不住问道:“汉文,我有好几年没见你了吧,记得你父亲说你出国留学去了,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不算很好,但总算是挺过来了!”郭汉文淡淡一笑,旋即岔开话题问道,“我听说旭阳那小子上大学呢,住在姑姑家?”

    “阳阳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无精打采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了屋里,我怎么叫他都不出来,真叫我有点担心!”郭彤叹了口气。

    “哦?旭阳那小子现在还在屋里?”郭汉文有些意外,他本来是打算先来这里看一下,然后再去三江职业学院去找郭旭阳。

    “可不,正好你来了,帮我劝劝他,我猜他可能是失恋了!”郭彤压着声音说道。

    “呵呵,这小子倒是活得挺滋润啊!”郭汉文嘴上说着便跟着郭彤来到了郭旭阳的房门前。

    “阳阳,快开门,你出来看看谁来了!”郭彤一边拍着门一边呼喊,可是里面却没有回音。

    “阳阳,你表哥汉文回来了,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跟在你汉文表哥后面么,还不快点出来!”郭彤没有放弃,继续敲着门。

    屋内的郭旭阳虽然听到了他姑姑的声音,但是却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在他看来,姑姑这分明就是想骗他出去,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岂会上这种当。

    郭旭阳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姑姑说什么,他也不会开门!

    “旭阳,你小子再不把门打开我就走了!”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令郭旭阳一愣。

    这声音是谁?听起来好陌生,难道说真的是汉文表哥?

    这不可能吧,汉文表哥出国好几年都没有音讯,怎么这会儿会突然出现呢?

    在内心的一番挣扎之后,郭旭阳决定看一看,当房门打开的那一瞬,一张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脸印入到了他的眼帘中。

    郭汉文上下打量着有些潦倒的郭旭阳,砸吧砸吧嘴,说道:“个头确实长了不少,不过还是小时候那么瘦小,有没有再被狗追得连鞋都跑丢啊!”

    这是郭旭阳小时候的丑事,曾经被一条大黄狗追着跑了两条街,连鞋都跑丢了,最后还是郭汉文的出现才帮他解了围。这种事可是两个人的秘密,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

    “汉文表哥,真的是你!”郭旭阳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先去给我洗漱,有话等吃完了早饭再说!”郭汉文一把将郭旭阳从屋子里拽了出来。

    郭旭阳暂时忘记了与王猛切磋的事,很听话地进洗手间洗漱了。

    郭彤因为上班,所以吃了一点东西便急忙走了,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郭旭阳和郭汉文两人。

    “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啤酒,从郭汉文出行任务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喝得如此痛快。

    饭也吃完了,酒也喝好了,郭汉文拍着郭旭阳的肩膀安慰道:“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章恋一枝花!”

    “表哥,你说什么呢?”郭旭阳有些蒙。

    “你不是失恋了么,我在开导你!”

    “失恋?谁说我失恋了?”

    “姑姑对我说的,说你小子从昨天回来就无精打彩的……”

    经郭汉文这么一说,郭旭阳再次想到了昨天与王猛切磋的事,脸上的表情立刻暗淡了几分。

    “其实我是因为和人切磋输了!”郭旭阳心有不甘地道。

    “就为了这事你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郭汉文表情忽然一变,沉声道,“胜败乃是常事,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就如此消极,你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

    “不是这样的!”郭旭阳急忙辩解,“我并不是输不起!”

    “那是什么?”

    “我只是……只是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郭旭阳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有弄明白王猛当时是怎么将自己一击击晕的。

    他甚至连王猛是出拳还是出腿都没有看到!

    “看来还真让爷爷说对了,你小子就是心高气傲!”郭汉文停顿了一下又道,“自己技不如人输了这有什么想不通的,还说自己不是输不起,那是什么?”

    郭汉文不等郭旭阳辩解,又道:“本来我还想趁我这段有时间偷偷教你一些利害点的招式,现在看你这样子,教了只会害你!”

    “利害一点的招式?是什么,汉文表哥,你快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招式?”郭旭阳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让你小子见识见识也无妨,免得你不知道这天有多高,这地有多厚!”郭汉文说着一翻手掌,掌心向下正对着一个刚喝完的易拉罐,中间有着十厘米的距离。

    汉文表哥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郭旭阳满脸不解的时候,易拉罐竟然一下子扁了下去,就像是被人猛地踩了一脚!

    “这……这是‘气’!”因为激动,郭旭阳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