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西北一只狼”的打赏!!!!

    平时也有一些人找许卫杰看看风水,如果是本小区之内的住户,但凡不太复杂的,许卫杰在有空心情好的时候,也会顺手就帮他们一把,相熟的人比如荣总一家和刘洋都看过三四次了,许卫杰却是分文没收过,而那些并不太熟,仅仅点头之交的人,许卫杰却是豪无留情,根据风水的复杂程度,收费从上百万到上千万不等,没钱的就别来找哥,哥还没那闲功夫呢。

    尽管许卫杰的收费高的离谱,可外界真正知情的人,尤其是本小区内知情的那些老板们,还是喜欢找许卫杰,整个小区里最少有三分之二的住房找过许卫杰,许卫杰都帮他们调理过办公室和工厂、单位的风水,至于居住的家里,许卫杰却是从来不会去给他们看,自己的别墅小区里风水都已经被自己调到最好的程度了,还看个毛呀,只要在这个小区里就不会有任何的凶地。

    “噢,原来是这样呀,那成,我就等许兄弟回来再说吧,您大约什么时候回来,我到时过去找您。”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国庆之前我是肯定回去的,要不你到25号左右再给我电话吧。”国庆前自然是要回去的,国庆期间整个环海区域都要重新开业,许卫杰这个老板怎么可能会不回去呢。

    又和董总聊了几句后,许卫杰挂断了电话。看着手中的手机,许卫杰还真有些纠结,这出国了移动的信号还是这么强悍,尤其是这缅甸的北部,与其说是出国,还不如说是出省,电、通信、语言无一不是国内通用的,简直都快成中国的一个省了,缅甸还不如干脆把这里卖给中国算了呢。

    不过许卫杰也知道这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缅甸就算是再穷,也不可能去出卖国土的,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干这样的事情。

    没过了十分钟,许卫杰看了一下乌大师后,刚刚回到父母的房间里,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居然是师姐李玲,顿时诧异的接了起来道:“师姐。”

    “嗯,师弟,刚才接到了师傅的红鹤,师祖给师弟你选了五十个弟子,国庆之后准备让他们过来,资质方面你可以放心,全都是上乘之选,师傅让我告诉你一声,国庆后他会亲自给你送过来这批人。”李玲知道许卫杰并不想过多的涉及到上官世家的事情,所以几乎每次和家里联系,都是李玲这个做师姐的在做,毕竟他是上官群的徒弟,许卫杰也不可能说不让她和自己的师傅不要联系。

    至于谭小青和叶韶勋,同样也和自己的师傅有联系,只是许卫杰知道暂时为说,他们并没有向六哥说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当时六哥派他们的目的究竟为何,许卫杰仔细想来肯定也不仅仅是他们资质平庸这么简单,如果是这样的话,完全可以让他们回去各自的家族,毕竟他们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家人,只是很小罢了,绝对没有必要非得安排在自己身边。

    如果说是让他们有一个好的前程的话,就算是在他们自己的小家族里也同样可以有所发展。所以,许卫杰虽然给他们二人服用了益延金液丹,但却从来没有将自己修行的事情在他们二人的面前提过,更加没有给他们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做。

    许卫杰想来想去,自己能够引起修真界的人注意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的修行的功法了,毕竟普通的俗物,修真界的人向来自视甚高,他们还看不上。毕竟他们和自己这个在世俗界长大的人不同,他们无不是一心向大道天成的方向去追求的,而自己的修为突破如此之快,如果说他们没有想法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好吧,这件事情你抓一下,我暂时没那么多时间教他们,你和小舒就负责将来教他们吧,反正从上官世家带出来的功法你们也全都会了,我也没什么可教的。”许卫杰不知道六叔上官群和爷爷这是什么意思,自己都表示过不会这么快收徒弟的了,居然还给自己送过来5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99.html

    个人,难道是闲自己这一支的人太少了吗?

    许卫杰摇了摇头,和李玲交待清楚后挂断了电话,有些愣神的看着一旁同样诧异的陈小舒,不由微微皱眉道:“小舒,你说六叔和爷爷弄过来一批人是什么意思?”

    陈小舒微微摇头道:“我也说不好,不过上官世家你这一代的弟子都有自己的徒弟,唯独你没有,可能爷爷是不希望你没落下去吧,毕竟眼下我们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杨家罢了。对了,上次无锡的刘家希望递交家书,你考虑的如何了?”

    许卫杰摇头道:“刘喜旺那个人我见过一次,人心术有点不正,再观查一段时间看看吧,如果可能的话,将来有空了我会去无锡一趟,考察过后再说。”许卫杰是宁缺勿烂的姓格,无论是女人还是徒弟或者说是自己的势力,贵在精而不在多,虽然说群海战术有时候挺管用,可在修真界,如果实力低下的话,人数多了却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说战斗了,一个强大的气势就能够压的这些实力较低的弟子们升不起一点反抗之心,许卫杰可是有亲身体会的,所以更加坚定了他无精不收的决心。

    陈小舒道:“那好吧,不过这5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99.html

    人你打算怎么安排?家里突然多出来5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51/1178https://.qu.la/book/2051/1178099.html

    99.html

    99.html

    个人,会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许卫杰笑道:“我不是和你说过刚买下了神农架的一片区域吗,到时就让他们去那里好了,资质实在太差的话,就让他们过来开矿,修真是需要能够忍受得住寂寞的,如果他们连点寂寞都忍受不住的话,那还是趁早不要开始的好。”

    陈小舒摇头笑道:“那些人肯定是从五月四大家族的弟子选拔大赛上挑选出来的,来自几百个小家族的他们,资质想来应该不会太差,我看你不如挑几个好的自己亲自教一下。”

    许卫杰摇头道:“我现在才多大呀就教徒弟,我可没有那个心思。不过你看支云龙和韦严如何?”

    陈小舒笑道:“他们是你的兄弟,自然应该没有问题,怎么你想亲自教他们?”

    许卫杰点头道:“嗯,韦严我很了解,他是那种可以做一辈子兄弟的人,支云龙虽然我仅接触不到一年,而且他也有点小神秘,但他的人却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想拉他们进来修行,只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反而害了他们,你也知道眼下修真界恐怕即将掀起一场风暴了。”

    陈小舒无奈道:“这个你其实可以问问他们两个人的意思。至于修真界的动荡,这是我们无力阻止的,而且这次极有可能涉及到四大家族,或许这也是为什么爷爷要让你将伯父伯母带出来,并且不让你回上官世家的原因。”

    许卫杰一阵苦笑道:“虽然我对上官世家没有多少感情,但眼下整个修真界都知道我是上官世家的人了,恐怕我不心惹事,事情却也会找上我呀,小舒,恐怕将来因为我的原因,而害了你们也说不定。”

    陈小舒欣慰笑道:“不管这次的动荡如何,我既然已经是你的人,自然就会和你在一起,无论面前任何困难,我相信我们都会挺过去的,就算挺不过去,大不了就和你做一对鬼鸳鸯好了。”

    许卫杰哈哈笑道:“不错,大不了我们就做对鬼鸳鸯,既然不在修真界,在鬼界我们同样可以有一番作为。不过小舒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保证我们这些人安全的,擦,他们不来便罢,如果他们真的试图找上我来,就算是拼了一身的修为,哥也让他们有来无回。”

    陈小舒突然感受到许卫杰身上暴露出来的霸气,不由一阵心驰神往,她实在不知道许卫杰哪里来的如此大的自信,不过她也知道许卫杰的秘密还有很多,做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依附在男人身边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知道哪些该问哪些不该问,只要做好自己的职责就好,这也是修真界长大的女人与世俗女人的不同,地位和实力直接成正比。

    一直到了23号,乌大师才清醒过来,他这次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可着实把个许卫杰给吓的不轻,生怕他醒不过来,乌大师的死活许卫杰自然不关心,可如果乌大师挂了,谁又能够继续治疗自己的父母呢。更让许卫杰感到激动的还是乌大师在喝过父母的剧毒血之后,居然还能够清醒过来,这无疑就代表着他的身体有这种抗体,或者说他有其他的办法能够让父母清醒过来,这就给了许卫杰天大的希望,无论如何这是第一次看到了父母清醒的希望,许卫杰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

    乌大师悠悠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狂吃了一顿,酒足饭馆后,乌大师打着饱嗝,向坐在面前的许卫杰道:“许先生,令尊双亲体内的剧毒我如今已经有了八成把握,他们所中的剧毒,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来自一个古老的修真家族,想来许先生也是修真界的人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