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不足五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通风设备,非常之闷。

    赵如意开着半个门,躺在还算干爽的被窝里,默默运转形意拳的吐纳功法,转入到良好的睡眠状态。

    这一觉就睡到第二天的清晨六点。

    吴家村里,各种鸡鸣狗叫都响起来,使得赵如意简直有种置身农村的感觉。但实际上,这里是东湖市的接近市中心的地段!

    如果能够拆掉吴家村,这里真是一块谁想都抢的好地方。

    三面环河,面积不大也不小,越过小河就是最繁华的市中心商业区,不论是做闹中取静的高档住宅区,还是开发成新型的集贸中心,都会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赵如意起来,开门走出刘大婶的家,想要闻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闻到的却都是粪便的味道……

    一辆应该已经消亡于这个时代的推粪车,出现在小巷子里路口,各家各户都纷纷把马桶端过去。

    赵如意走过去问一个街坊,才知道吴家村的排水管道太老旧,而这几年东湖市为了塑造城市的旅游形象,不允许当地居民将生活污水随意排入贯通全城的“永泰河”。

    这条古代的河渠,据说历史能够追溯到宋朝,也是东湖市的标志姓文化之一。

    当然了,吴家村的居民们也不想把粪便污水排到永泰河里,倒不是他们拥有多么高尚的保护意识,而是他们每天清晨傍晚都要用河水洗衣服洗菜,如果河水太脏,他们的生活就要受到影响……

    赵如意走到隔壁的徐佳妮家看看,发现徐佳妮正拎着一个空马桶回来,她见到赵如意,脸色尴尬的红了一下。

    赵如意差点就过去说“我来帮你拿”,再一想这是她家的马桶,这个似乎有点“越权”……

    徐佳妮低着头,假装没有看到赵如意,拐进她家的院子里。

    此时吴家村里的住客们,已经起来了一大半,不过绝大多数是匆匆就要出门的短期租客,赵如意的“临时房东”刘大婶和他的老伴,这时候就还没起来。

    清晨的吴家村,闹哄哄的,天色还没有完全亮,村口的各种叫卖就一波一波的传进来。

    由于吴家村相对封闭,人口又密集,因此小商贩们也看到这里的“商机”,卖菜的地摊就放在村口,还有各种点心啊,包子啊,应有尽有……

    赵如意转到徐佳妮家的前门,看到瘸腿的老姜头已经把门打开,正在把一些东西往外搬。

    “如意,这么早就起来啦,”老姜头看到赵如意,呵呵的笑两声,“住不惯,睡不着吧?”

    “还好……”赵如意低头看看徐佳妮家门口摆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些维修类的器具,又沉又重。

    他再看看屋子里,戴着一条花色围裙的徐佳妮,正在费力的搬一个铁箱子出来。

    她用双手抓着箱子两边的把手,用自己的肚子挺起来借力,一点一点的挪向门口。穿着花色围裙,显然是为了不把自己的衣服给弄脏。

    “我来!”赵如意看看这个应该没问题,走上去两步,用双手接住徐佳妮的箱子。

    “小心,沉啊!”

    徐佳妮急忙出声提醒,然而她的话音还未落地,赵如意已经轻松的接起箱子,三步两步就走到外面,放到门口。

    老姜头见状,开心的笑笑,家里果然还是要有一个男丁啊。

    赵如意帮着徐佳妮把屋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搬出去,再仔细看门口的这些东西,发现这经营项目还真是不少——修自行车的,修收音机的,修电视机的,修助动车零件的……

    他再看看已经是满头大汗的徐佳妮,看看她已经被油腻磨的乌黑的双手,就知道她每天都要帮着腿脚不便的爷爷把东西从屋子里搬出来,很不容易。

    她发现赵如意盯着自己,哗的一下转身,到屋子里洗手,准备做饭。

    “爷爷,你还会修这么多东西啊?”赵如意坐到门口,帮着把东西依次整理,问道。

    “呵呵呵,就是一些混饭吃的手艺。”老姜头笑着,笑声里带着一些苦涩,“现在谁家还用收音机,谁家还会去修电视,现在流行的平板的,液晶的,我都不懂啊。”

    赵如意想想也是,随着社会进步,老式的电视已经越来越少,普遍都是用液晶电视,而修一台液晶电视的价钱,倒还不如直接买一台新的。

    徐佳妮爷爷的这些手艺里,勉强能赚钱的,也就是修自行车和助动车,而他的服务范围,也仅仅限于吴家村。

    “我爷爷以前当过部队里的通讯兵呢。”

    或许是想让爷爷高兴起来,徐佳妮走过来充满自豪的插了一句。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想起以前的事情,老姜头果然开心的笑起来,却摆摆手,“不提了,不提了……”

    赵如意知道通信兵还真不同于一般的士兵,除了要具备战场上的士兵的特质,还必须要头脑灵活,懂得技术。

    战场上,一个重要的指示,完全能够扭转整个战局。

    而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通信兵也是最危险的兵种之一,多少通信兵为了接通一根线,为了得到总部的一句话,被炸的粉身碎骨。

    生死往往只在一秒之间,为了得到一个重要的战略指示,付出自己的生命。

    想到这里,赵如意对徐佳妮的爷爷充满敬佩。他这条腿,不用说,肯定是贡献在最激烈的朝鲜战场。

    啪!

    赵如意忽然站正身姿,朝着老姜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他的外叔公就是铮铮铁骨的老军人,因此赵如意从小就对军人有好感,特别是他去当兵两年,知道当兵的辛苦,就更加从心底里尊重军人,包括这些最基层的军人们。

    已经退伍多年的老姜头,却被赵如意突然的动作给吓一跳,“傻小子,干啥呢。”

    赵如意笑笑,收回自己的手臂,心里却觉得,纵然没有其他的理由,为了这样的老军人,他也应该好好保护徐佳妮不被欺负。

    “不知道爷爷是哪个番号的?”赵如意顺口问道。

    “我啊,呵呵呵,我是38军112师……”

    报到自己曾经的部队编号,老姜头的混浊的双眼闪动着光芒。这是他最辛苦,也最荣耀的时光!

    在无比艰苦的环境里,打退了装备精良的美军!

    赵如意暗暗把番号记到心里,却听到身边的徐佳妮,忽然欢快的喊道,“啊,菜饭好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