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出嘈杂轰鸣的噪音,两尊早已残破的巨大金人,竟在此刻挥舞着铁拳,穷凶极恶的朝着楚白轰去。

    仓促间猛然纵跃闪避,楚白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只觉得翻滚气浪排山倒海般的袭来,让他无法控制的倒飞出去,几片石屑更是如同利刃似的,在脸颊上留下了火辣辣的疼痛感觉。

    一击不中,两尊金人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依旧仗着巨大身躯在两侧一挡,顿时如同屏风似的将楚白包围在其中,紧接着就是歇斯底里的连续轰击。

    轰轰轰轰!就像是在拍苍蝇似的,它们两人连续的轰出了十几拳,简直是在把楚白当做苍蝇来拍,甚至连脚都用上踩了几次,可想而知若是被轰中一次只怕连渣都不剩了。

    好在它们的巨力虽然惊人,但反应却不怎么快,再加上原本就只剩下小半身躯,所以虽然已经拼尽全力的轰击,却还是无法击中楚白。

    但饶是如此,楚白在这铁拳的缝隙中闪避着,再加上又要保护好怀里的小果,一时间还是显得狼狈不堪,几次虽然都避过了铁拳轰击,却还是险些被大脚踩成了肉泥。

    彻底怒了,眼见得这两尊金人还在不依不饶的抢攻,他猛然伸手一指,五十位真炎鬼姬顿时冲了出来,齐齐振臂高呼道:“主公万岁!烧光!烧光!全部烧光!”

    狂热的高呼声中,三昧真火和漆黑飓风聚集在一起,化为一条赤黑相间的咆哮巨龙,将两尊金人缠绕在龙躯中,猛然发力一绞。

    轰鸣声中,两尊金人重重撞在一处,周身的黄金被三昧真火触碰到,顿时化为黄金溶液流淌下来,更是如何挣扎都摆脱不出来。

    楚白不由得轻轻舒了口气,暗道好在经过了漫长岁月之后,这两尊金人的灵姓都已经失去了大半,否则若是让它们真的爆发出全部实力,只怕是……但就在此刻,两尊金人突然齐齐怒吼一声,声浪如潮汹涌翻滚而来,楚白只觉得身体猛然一滞,竟是被这声浪困在其中,一时间根本逃脱不出来。

    而就在这刹那间,这两尊被困住不能移动的金人,突然很古怪的摇晃着,就如同两座将要崩塌的山崖,踉踉跄跄的倒了下来。

    目瞪口呆啊!楚白没料到还会有这一招,此刻却又偏偏不能移动,只能就这么愕然无语的抬头仰望,看着那两尊金人轰鸣砸向自己的头顶。

    这一刻,他甚至都已经做好被砸成肉酱的准备,危急中只能用自己的身躯遮挡住小果,可也就是因为他的弯腰举动,怀中的那枚玉简却恰好在此时掉落出来。

    砰的一声轻响,玉简滚落在地上,却突然在这瞬间爆发出一缕青光,紧接着两尊金人在触及到这金光的瞬间,突然很诡异的停滞保持着倾斜姿态,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

    “呃……”楚白不由得愕然无语,只是还未等他来得及脱困,滚落在地的玉简突然再度轻鸣,就见得一道青光冲天而起,突然化为玄冥宫的虚影,如有实质的漂浮在空中。

    下一刻,这玄冥宫的虚影突然急速扩大,向着前方的残破玄冥宫罩落下去,两者在瞬间突然合而为一,就那么诡异的消失在虚空中。

    紧接着,就见得地面剧烈震动,万丈金光从地下呼啸冲出,在这闪耀得令人无法睁眼的金光中,焕然一新的巍峨宫殿缓缓涌出地面,放出千百道瑞彩霞光涤荡四周。

    合而为一?楚白满面愕然的望着前方,隐隐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难道说这两个玄冥宫本是一体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分割开来,如今却再度合并起来了?

    这好像是最合理的解释了,不过如此愕然的同时,看着眼前这座依旧充满了暴发户气质的巍峨宫殿,楚白却还是忍不住一如既往的感慨道:“还真是……还真是……”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他满脸古怪的嘀咕了半天,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好在这个时候,却有人在旁很好心的提醒道:“那什么,你想说的,是不是匠心独运?”

    “匠心独运你个头啊!”楚白忍不住翻翻白眼,毫不客气的反驳道,“这也叫匠心独运?这应该叫做没有品味……”

    就像是被五雷轰顶似的,楚白突然很诡异的僵立在原地,而且还保持着瞠目结舌的姿态……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这才很艰难的缓缓转头,满脸苍白的望着四周——没人!没人!空空荡荡的玄冥宫四周,连半个鬼影都没看到!但问题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刚才说话的那个家伙……“向上看!”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笑眯眯的声音却又再度响起,“别担心,虽然你刚刚还说我是暴发户,不过作为一座善良宽容忠厚的神宫,我不会因此而责怪你的,只要你付点精神损失费就行了!”

    混乱茫然中,楚白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却又在刹那间,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玄冥宫?这座玄冥宫居然会说话?

    要知道,自从得到这座玄冥宫开始,就没见过它会说话,可是为什么合并了之后却突然会说话……我嘞,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有什么好奇怪的!”玄冥宫的两扇大门来回开启着,笑眯眯的声音正是从这宫门中发出的,“这世上的生灵只要修炼得道都可以说话,本宫怎么都活了几千年了,会说话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还可以跳段草裙舞给你看来着!”

    “呃……”老实说,想到一座宫殿在跳草裙舞的样子,楚白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道那该是多么壮观的情景啊!

    但是仅仅过了一瞬间,眼见得这玄冥宫真的就要摇晃起来,他连忙打断道:“等等!我对跳舞什么的没有任何兴趣……不对!难道说你一直都有自我意识的?”

    “废话!”玄冥宫笑眯眯的回答,歼笑得像是一只捉到鸡的老狐狸,“其实呢,从你得到玉简的那一天起,本宫就一直在观察着你,只不过因为那时本宫还不完整,却是没办法开口说话,这还真是憋得很难受啊!”

    事实上,大概是因为憋得太久了,此刻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之后,玄冥宫就像是那种话唠似的,一口气滔滔不绝的讲了半个时辰,甚至都不给楚白插话的时间。

    按照它的说法,它其实一直都拥有自我意识的,只不过自从被拆散成几个部分后,本体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因此只能很无奈的当个哑巴,看着楚白在玄冥宫前上演着喜剧。

    这种只能看不能说的生活显然很糟糕,好在因为楚白如今得到玄冥宫的第二个殿堂,却终于让它在合并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于是立刻就发泄似的出来大讲一通,怎么也要把这些天来的损失都补回来。

    “呃……”楚白早就听得愕然无语,只是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等等!那就是说,那天我用翡翠进入玄冥宫的时候,你其实也全都看到了?”

    “当然了!”玄冥宫毫不犹豫的问答,却又幸灾乐祸似的笑道,“你这家伙的运气也真够差的,传送到什么地方不好,居然传送进了厨房,真是有趣极了!”

    你大爷的!楚白忍不住拔出六翼飞羽剑,有种扑上去砍翻这混蛋的冲动,不过好在如此歼笑的同时,玄冥宫却又已经补充道:“不过你也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本宫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又怎么会得到那阴火炼器的法诀呢?”

    原本已经忍不住要爆发了,但突然听到玄冥宫的这番话,楚白却不由得吃了一惊,如果按照玄冥宫所说的话,原来自己得到阴火炼器的法诀并不是偶然,而是因为玄冥宫的暗中帮忙吗?

    “废话!”玄冥宫得意洋洋的回答,大有咱家神通广大的架势,“你以为呢?如此难得的炼器法诀,怎么会放在厨房里,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还不是因为本宫帮你移了过去?”

    毒舌啊!这家伙真是太毒舌了!楚白忍不住暗自嘀咕,只是考虑到对方也帮了自己一次,却也不好意思立刻就翻脸了。

    倒是现在,虽说已经确定这玄冥宫确实有灵识的,但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新的疑问——这玄冥宫到底是什么来历,又为什么会被拆分成几个部分,而玄冥宫的前主人又是谁,如今又去了什么地方?

    这些问题在楚白心中已经存了很久,此刻全部抛了出来,尤其让他觉得疑惑的是,小果似乎和玄冥宫有着独特联系,难道说小果就是这玄冥宫曾经的主人?

    “这就说来话长了,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也未必能够听得懂!”很显然,玄冥宫并不打算讨论这件事,而且立刻转移话题道,“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你也算是救出了本宫,又帮助本宫找到了殿堂……嗯,综合以上来考虑,本宫决定好好的报答你!”

    报答?报答?一听到这个词,楚白顿时两眼直冒金光,哪里还管这死宫殿是什么来历,当即心花怒放的谦虚道:“不用客气了,我也只是顺手……嗯,真的要送的话,那就送我几百万灵石好了!”

    很好很强大!从来没见过这么死要钱的家伙,就算是玄冥宫也不由得愕然无语,直到过了半晌之后,它这才语气古怪的嘀咕道:“那什么,灵石我是没有,不过我有别的东西,你要不要先看一看?”

    (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