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伯也送过她几次衣服,衣服做工质地,虽然都跟薄君枭的差不多,但那上面却没有这点小小的图案装饰。

    她对衣服一向不讲究,尤其是忙起来,一身简单利落的休闲装最省事,对这些细节一直不太在意。

    不过今天莫名就有点好奇。

    “不是,”

    薄君枭拂了一下那个图案道,“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小习惯,你喜欢?”

    说着顿了一顿道,“不过,这个图案你还不能用,如果你喜欢,我让龙伯找人帮你设计一个其他图案?”

    “我就问问,”

    颜沐瞥了他一眼道,“好看的图案多得是,谁稀罕!”

    “嗯?”

    薄君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挑挑眉,“生气了?”

    颜沐哼了一声。

    谁稀罕!

    还不能用,谁要用了?!

    “没有别的意思,”

    薄君枭失笑,“用这个图案,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眼下不合适——以后再跟你说。”

    又是以后!

    颜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小木耳——”

    两人才收拾好,就听到楼下传来司马西楼兴奋的声音,“小木耳,你起来了吗?”

    紧接着又是晏楚楚和纳兰淼淼的说笑声。

    颜沐笑着应了一声,还没走下楼,就听着店里热闹起来了。

    今天开业,这些死党们,自然一大早就要过来。

    “小木耳,小木耳!”

    司马西楼一见颜沐就急急道,“你才起来啊——你知道吗,街口可热闹了,遛弯的人都把那边围住了!”

    颜沐一听,立刻意识到什么,一挑眉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我来说我来说!”

    晏楚楚把司马西楼拨拉到一边,拉着颜沐的手就往店外走,“那口井还记得吗?井边的大树啊——你跟我来看!”

    说都说不清了!

    颜沐笑着跟着她出了店门,往那边走了一段,就看到街口处围了一些人,正指着几棵大树说笑什么。

    还有遛狗的人,带着小狗也在那边,几只小狗凑在一起汪汪叫着,把那边街口弄得更加热闹。

    颜沐一眼就看到,经过大半夜的超高浓度的灵气滋润,这几棵大树真的有了一点明显的变化。

    树叶更加青翠,绿意浓的似乎要滴下来,还有枝上残留的槐花,似乎也散溢着更加浓郁香甜的花香。

    但这都不是最起眼的。

    最吸引人的,是几棵大树上的鸟儿!

    京都这边,麻雀和喜鹊是最常见的野鸟,这时,这几棵葱茂苍郁的大树上落了无数只花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喜上枝头。

    有人试着冲那些喜鹊喊了两声,那些喜鹊被惊得飞起,可盘旋一圈发现没有危险,很快又飞落枝桠,叫的更加起劲。

    随着这些喜鹊的叫声,又不断有鸟儿从远处飞来,树上的鸟儿也越落越多。大鸟小鸟的欢快叫成一片。

    “这可奇了怪了嗨!”

    “几十年没见过,这么多花喜鹊落满树枝的——这是有喜事啊!”

    “这树看着也精神了,这口老井还真有龙气?瞧瞧,这棵树都二百多年了,你瞧瞧,老当益壮啊!”

    听着街口看热闹的人群中传来的说笑声,颜沐眨眨眼笑了笑。

    灵气那么足,那些野鸟可机灵着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