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九州问道的举行,叶伏天也发现一个微妙的情形。

    除荒州之外的另外八州之地,他们似乎是在以各圣地轮番出战,即便有时候某一圣地连续出战,也会最终保持所有圣地出战人数在同一数量上,仿佛有着某种默契般。

    “师叔,九州圣地之人,似乎数量很接近。”叶伏天对着身旁的万象贤君低声道。

    “是非常接近,误差很小,除东州和荒州之外,另外七州之人数量都是四百左右,最多的夏州,四百零五人,最少的禹州,三百九十七人。”万象贤君开口道,叶伏天看了他一眼,这老神棍,竟然人都算好了?

    “不仅如此,东州此次参加九州问道的圣地实则只有西华圣山、大周圣朝以及璃圣弟子,这三大势力的人加起来,也一样是四百人左右,至于多出的一百余人,是从东州各地而来,从诸圣地在九州问道选拔中抢出的一百多个席位。”万象贤君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至于我们荒州,对方说的没错,此次九州问道并为将荒州考虑在内,临时邀请或许也只是一时兴起,在他们看来,荒州是注定要出局的,不过是陪衬,所以我们坐在这里的位置。”

    叶伏天点头,他看到荒州剩下十余人实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若他们荒州要有人一直留在九州问道战台上,那么就意味着要连胜,一场都不能败,连胜的后果就是,另外九州没有胜利者,全部都是他荒州的人,这种情况可能吗?

    虽然他对和他一起从圣殿中走出的人很自信,但事实上在这种规则下,只有一人能够有把握一直留下,那就是余生。

    而且,假如最后他们战斗至只剩下余生一人,那么余生要连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其它九州从那以后,一个人也别想晋级,九州的许多顶级妖孽人物,也要被拦。

    “刚才我只是略想了,如今听师叔你这么说来,岂不是会更有意思?”叶伏天开口道,这种规则下,难怪诸人没有想过余生能够入前十,别说前十,不够逆天的话,前百都没有可能。

    “所以接下来有两种情况,第一,荒州全部出局;第二,九州问道,被迫改变既定的规则。”万象贤君开口说道,叶伏天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之前老者称一视同仁,如今想来,这句话等同于判了荒州参加九州问道之人的死刑,根本没有希望入百强。

    但现在看,更有意思了。

    “圣地人数相当,这么说也是约定好了,而东道主的优势,实则就是从东州各地赶来参加的非圣地弟子。”叶伏天开口道:“这些人,也应该是西华圣山招揽的对象了。”

    “确实如此,九州问道举办多年,有一套默守陈规的规矩,圣地人数相当,这样一轮下去,四百场战斗,所有圣地之人出战,看哪一州圣地晋级之人最多,而在九州所有圣地都参加战斗之后,实则便算是九州问道的一个节点,接下来的规则也会发生一些变化。”万象贤君说道。

    叶伏天点头,他目光却落在问道台上,荒州已经经历了一轮战斗,是九州中表现最强的,即便三十余人只剩下了十余人,但这可是九进一的战斗。

    这种情形实则也让九州都有些意外,不过想到荒州集其一州之力选拔出最优秀的几十人,便也可以理解了。

    东州方向,一道身影走出,这身影浑身沐浴金色光辉,就连头发都是金色的,眼瞳中透着无与伦比的骄傲之意。

    “大周圣朝的周显。”东州之人看到此人出战目光一闪。

    周显,在大周圣朝后辈弟子中名声极大,圣朝皇族后裔,实力超强,在此次大周圣朝带来参战的诸人中,他的实力能够列入前三。

    “这一战,是冲着荒州去的。”许多人生出一个念头,其它州似乎都有某种默契,出战之人并非派遣出太强的人,避免强强对决。

    荒州既然是东州请来,而东州的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似乎都和荒州的人有些矛盾,那么,就让他们来解决吧。

    另外七州圣地弟子,就当是去领教下了,所有圣地都知道,九州问道,大多数人都是来见识一下,毕竟能够走到巅峰的,只有诸圣地最妖孽的那一两人,才有希望。

    周显的目光锋利至极,直视余生,他们显然注意到了荒州已经经历了一轮战斗。

    如若按照上一轮的次序,这一战出战的人,应该就是第一战便以强势姿态横扫另外八人的余生了。

    余生似乎注意到了周显的目光,在其他人走出之后,他毫不犹豫的迈步走出,丝毫没有在意。

    他当然知道可能会被针对,但那又如何?

    周子怡此时已经坐在了大周圣朝的观礼台那边,她目光盯着那边,道:“周显应该能击败他吧。”

    “周显实力很强,但这荒州余生刚才那一战也同样展现出了绝对的强势,而且,应该还不是他全部的能力,这一战,周显并没有太大把握。”大周圣王开口道。

    “能够当众走出为荒州道宫争一口气的人物,自是不凡,我倒是很期待。”西华圣君也笑着说道。

    空圣很平静的看着,他只有一位贤者境界的弟子韩煜,所以他今日来,纯粹是一位看客,他没有宗门,自然也不会像一些势力那样召集一批人依附于自己门下,来参加九州问道。

    问道台上,周显身后出现绚丽无比的金色凤凰羽翼,璀璨夺目,命魂金凤凰闪耀于天,宛若真正的神鸟降临世间,和他身体融为一体。

    羽翼拍打,周显浑身爆发万丈金色华光,身体缓缓悬空,下一刻,他如同金色闪电般消失不见,直接出现在旁边一位强者的身前。

    “好快。”诸人目光一闪,便见到一尊金色凤凰俯冲而下,然而这尊凤凰却是周显的头颅面容。

    那位齐州的强者想要抵挡,却只听一声巨响,他的身体直接震飞出去,口吐鲜血。

    金色的凤凰虚空中穿梭而过,没有丝毫的停留,在战场中扫荡,很快,除余生之外的七大强者,全部倒下。

    绚丽的流光垂落而下,流线极美,周显身体出现在余生的上空之地,俯瞰着他,开口道:“让我看看你的力量有多强。”

    余生抬头平静的看着虚空中的周显,暗金色的流光在体表流动着,狂暴的力量从躯体中的每一个部位爆发而出,站在那,便有着一股睥睨之气概。

    “嗡。”

    周显的身体消失不见,下一刻余生便见到了流光俯冲而下,那是一头无边可怕的金色凤凰,无尽的流光化作凤凰神剑,从余生的头顶刺杀而下。

    夺目的光辉绽放而出,斗战法身释放,一尊无比庞大的身躯出现,当凤凰神剑刺杀而下之时,被法身挡住,但神剑依旧一点点的穿透而入,像是能够破开一切防御力量。

    余生像是没有看到般,庞大的法身伸出一双巨大的手掌,抓着了凤凰神剑,周显神色微变,凤凰长鸣,神剑继续刺杀而下,他身体则是扶摇而上朝着高空而去。

    “砰。”

    右脚猛烈朝着地面一踏,余生的身体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入虚空,手掌伸出直接抓住了一只凤凰羽翼,使得周显剧烈挣扎。

    另一只手伸出,同样扣住羽翼,他的右手继续往上,庞大的斗战法身手掌印直接扣住了凤凰脖子,随后朝地面方向倒扣,身体急速的俯冲而下。

    金色的凤凰羽翼每一根羽翼都像是最为锋利的利剑,割裂向余生的身体,然而却像是斩在了最为坚固的金属之上,另一只羽翼狂乱的拍打着,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那强有力的大手。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羽毛漫天飞舞,金色的凤凰被狠狠的砸落在地上,随后变得虚幻,显露出周显的身躯,他口中鲜血狂吐,然而周显也修肉身,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余生,竟还想要挣扎起来,看到这一幕余生拳头直接砸落而下,轰在他身上,这一刻,周显瞬间萎靡,蜷缩着身体,失去了战斗力。

    大周圣朝的人目光凝固在那,还是这样的暴力直接,根本没有丝毫悬念的战斗,哪怕是以周显的实力,依旧不足以威胁到余生。

    “胜者,余生。”老者宣布道,余生转身离去,西华圣山的三大圣人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

    如若他一直这样强势下去?难道,真的让西华圣山或者其他势力的巅峰强者直接和他碰撞?

    如果,还是被淘汰呢?

    那时,该如何做?

    “应该,不至于。”他们心中暗道,九州,还有许多顶尖人物没有出手,荒州寥寥数人,迟早全部出局,影响不了九州问道的正常进行。

    “下一战。”老者继续宣布道。

    九州之人,陆续走出,这一次,荒州出战之人,是叶无尘。

    他们已经经历过一轮的战斗,这一轮重新开始,并不一定要按照之前的顺序出战。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