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伏天抬头,眼神中都似燃烧着火焰,一尊神猿虚影出现在他身后,风之规则笼罩着身躯。

    刹那间,叶伏天犹如一道闪电般扶摇而上,朝着虚空中的那尊庞大古神身躯而去。

    白陆离矗立于虚空之上,手掌挥动,那尊可怕的古神身躯手持昊天神锤砸落而下,雷霆之光贯穿虚空,力量规则压塌摧毁下空的一切。

    叶伏天感受到了一股极为骇人的力量,他的意念融入浩瀚天地,口中吐出一道声音:“凝。”

    空间仿佛变缓慢了般,那古神身躯动作都似受到影响,叶伏天双拳紧握,身体周围流动着可怕的光辉,一尊神猿法身诞生,于苍穹咆哮,七星大穴五穴位齐开,一股无与伦比的狂暴力量绽放。

    巨大的神猿抡起手臂朝着虚空中的古神砸去,似要撼动神明。

    神猿手臂和缓慢轰杀而下的昊天神锤碰撞在一起,那一拳蕴藏星辰规则,像是一颗星辰和昊天神锤碰撞,毁灭的力量席卷天地,昊天神锤都为之炸裂摧毁,古神身躯动荡朝上空震退,叶伏天的身躯同样被震荡往后。

    柳禅内心颤抖着,他闭上眼眸,心境早已动摇。

    目光睁开,他看向身旁的师兄和万象贤君,开口道:“万象,卦象出现了什么?”

    万象说他要守卦,师兄也本不该出来,他大限已至,每耗费一次精气神,都将减少寿命,让大限提前。

    除非,万象卜卦看出卦象生变,去禀明师兄,两人才会一起出来。

    “二宫主……”万象贤君看了柳禅一眼,有些不忍说出,这卦象,对于二宫主而言,实在过于残酷了些。

    “柳禅,认真看吧。”纯阳贤君开口道,柳禅眼眸深邃,而后目光转过,继续看向战斗中的两人。

    此时,叶伏天正急速朝着白陆离身体而去,却见白陆离眼瞳化作灰暗之色,寂灭之瞳命魂绽放,天地间的一切都仿佛在他的精神意志掌控之中。

    八尊神明般的身影出现于天地间,镇守八方方位,无尽丝线横亘天地,以叶伏天的身体为中心,仿佛出现了一大无边的法阵。

    这一刻,叶伏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周围,甚至是精神意志都要遭到拦截禁锢,一道道禁字符出现,无穷无尽,漂浮于他身周的每一个地方。

    万象禁神,将他的精神意志禁锢在一方区域,无法蔓延出去,他弥漫的精神意志力量,像是被空间隔绝了般,一旦精神意志无法融入天地间,那么任何手段都将无法使用出来。

    哪怕是空间凝固的规则之力,也都将局限于这一片方位。

    叶伏天抬头看向白陆离,帝王光辉扶摇而上,随后,日月星辰之光同时闪耀于天,无比的绚丽。

    哗啦啦的声响传出,一棵古树像是被染上了神华,不断朝着苍穹延伸而出。

    这棵古树越来越大,有雷霆神龙盘旋于上,有金翅大鹏鸟栖息于古树枝头,天地间一切属性之力尽皆归一,融入古树之中,使之光辉越来越耀眼夺目,枝叶扶摇而上。

    古树光辉弥漫而出,延伸到禁忌力量之外,叶伏天的精神力随之一起。

    禁忌力量内外,被叶伏天的意念笼罩,他手臂紧握,随后轰出一拳,庞大的神猿随之一起,这一拳轰在天地间,像是有一颗星辰震颤在这片空间,刹那间,咔嚓的声响不断传出,那是万象禁神的力量被破解毁灭,一点点的撕裂掉。

    看到这一幕柳禅面若死灰,这些,都是叶伏天的命魂吗?

    他们感觉到,那棵古树像是所有命魂的中心,仿佛是本命命魂,当这命魂绽放之时,仿佛浩瀚世界之力量融为一体。

    古树摇曳着的光辉将白陆离也笼罩于其中,强大的规则力量降临而至,空间凝固,白陆离感觉自己所处的空间像是静止了般,而后他看到叶伏天的身体朝着他急速而行。

    寂灭之瞳命魂的力量被催动到极致,白陆离硬生生的将空间凝固的规则力量剥离,他的眼瞳凝视叶伏天,瞳术世界中,是他的规则,瞳术世界外,是叶伏天的规则。

    此时白陆离身后,出现了一尊无比庞大的灰暗古神虚影,手持一柄寂灭之剑。

    这一瞬间,白陆离的身体和古神之躯融为一体,他融入古神之中,借其身躯,他的双手握着了身前那柄寂灭之剑,倒插在虚空中,一股寂灭的风暴、雷霆风暴、力量风暴疯狂的咆哮着。

    世界古树包裹着天地,叶伏天在这片天地间前行,在他身体周围,出现一颗真正的星辰,将他身躯笼罩在其中,摇曳着的世界古树一开一合,规则之力在这一刻强横到惊人的地步,在这星辰规则防御之中,叶伏天手持长棍挥舞而动,飞旋的身体一棍棍轰杀,神猿在咆哮怒吼,不断朝着白陆离的身体靠近。

    两人还未碰撞,那片空间便像是要撕裂般,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祭魂。”白陆离吐出一道声音,他的身体彻底与命魂与古神身躯融为一体,化身神明,随后双手拔剑,劈杀而出,这一刻,苍穹像是被劈开了般,从中间撕裂,毁灭的风暴摧毁一切的力量,无人能够挡住。

    毁灭之剑斩在了星辰之上,将之从中间劈开,毁灭的风暴摧毁一切,空间凝固之力量再一次降临,斩下的剑仿佛要停滞,变得缓慢,咆哮着的巨大神猿法身降临,叶伏天这一刻也和神猿化为一体,融入命魂法身之中。

    漫天棍影归一,神猿凌空劈杀而下,命魂古树中的光辉疯狂的流动入神猿的躯体之中,这一棍如苍穹压迫而下,和白陆离斩出的古神之剑碰撞在了一起。

    一条毁灭的风暴河流出现,以两人的身体为中心,天地在咆哮嘶吼。

    寂灭之剑寸寸撕裂,那长棍携无尽光辉劈杀而下。

    “砰……”

    一道惊天巨响声传出,长棍炸裂化作尘埃,这一棍直接轰在了古神身躯之上,下一刻,古神身躯出现无数裂痕,随后一点点的撕裂粉碎。

    又是一声巨响,从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是白陆离,他被生生的震退回到柳禅和纯阳贤君那边,随后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叶伏天目光望向白陆离,随后望向柳禅、望向万象贤君。

    虚空中,星盘出现一条条裂痕,万象贤君的脸色变得格外的苍白。

    却见叶伏天迈步走出,帝王光辉闪耀,世界古树摇曳,其余命魂缠绕其中,他眼睛盯着万象贤君道:“你不是会测算命数吗,测出来了吗?”

    万象贤君看着叶伏天的眼睛,他的眼瞳变得妖异,仿佛想要将他看清楚,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尊无边伟岸的身影一步步朝着他走来,万象聚起全部的心神想要看清出来,看清楚那冥冥中的命数。

    那伟岸的身影漠然的扫了他一眼,下一刻,万象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口中不断吐出鲜血,心神遭遇重创。

    “为什么会这样。”万象贤君一边咳血一边开口道,他颤抖着双手,眼眸中露出痛苦的神色。

    “为什么会这样?”柳禅也在问自己,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叶伏天,以王侯境界击败白陆离的叶伏天。

    道宫意志,便是为白陆离成圣,为了圣人问世,他们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叶伏天哪怕天资纵横,道榜第一,他依旧可以舍弃,他们等不起了。

    然而,如今叶伏天站在这里,击败了白陆离。

    圣道天赋吗?

    王侯击败上品贤人圣道天赋者。

    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不惜代价想要造圣,但最终却反而适得其反了吗?

    为什么会这样,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咳。”一口鲜血吐出,没有人能够理解柳禅此刻的心境,这一战,打破了他所坚持的一切幻想。

    “为什么会这样?”叶伏天笑了,显得有些凄凉,他也一直想问为什么会这样。

    命魂消失,那璀璨不可一世的光辉也渐渐消散,这一刻的叶伏天感觉无比的疲惫,很累。

    纯阳贤君看着叶伏天,他闭上眼眸,柳禅错了吗?

    没有,错的人是他。

    他才是道宫宫主,道宫的意志,从某种程度而言,便是他的意志,他大限将至,才会急于求成,见白陆离圣道天赋,被圣殿认可,一心想要造荒州圣人问世,以至于忽略了外界的一切,铸成今日之错。

    这一切,他这将死之人,负不可推卸的责任。

    “什么命数。”纯阳贤君睁开眼睛看着万象问道。

    “不知。”万象贤君颤抖着声音开口道:“不可测。”

    “何谓不可测。”纯阳贤君问道。

    “不可知便是不可测。”万象贤君看着纯阳贤君,随后传音吐出两个字,纯阳贤君听到后身体微颤,气息变得更弱了几分,他看着眼前的身影,心中已不知是何滋味。

    冰雪圣殿殿主以及云水笙、凰他们看着这几位道宫的执掌者,纯阳贤君、柳禅、万象贤君,三人尽皆气息浮动,心神不稳。

    若之前便给叶伏天机会和白陆离一战,何至于此!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