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伏天没有多言,只是看着展逍,今日他和展逍只能活一人,那么,便也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了。

    在叶伏天体内,像是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烧,渐渐的,他的身体渐渐缭绕着一股神圣的金色光辉,夺目的光芒扶摇而上,犹如神华一般,叶伏天的气息,也随着这股气息的绽放而不断变强。

    叶伏天体内的所有力量都像是在疯狂的燃烧着,他的筋骨、他的血脉、乃至藏于五脏六腑以及命宫中的天地灵气也在疯狂的燃烧,精神意志也一样,神圣的光辉之下,是所有力量同时迸发,将之直接催动到极致。

    从战斗一开始,便将气息释放到极致。

    “轰、轰……”一道道璀璨的金色光辉贯穿身躯,体内七星大穴开启五穴,体内有剧烈的轰鸣声传出,他的躯体都仿佛在变,斗战法身出现,一尊神猿虚影矗立于天地间,将叶伏天的身体笼罩在其中,法身之上,缭绕着一股恐怖的力量气息。

    展逍目露锋芒,他的笑容消失,眼神中有了一缕波澜,这是什么气息?

    叶伏天此刻沐浴的光辉,简直惊人,犹如帝王神华般不可一世。

    他只是二等王侯境界,但此刻身上缭绕着的气息,绝对是贤者级的气息,只要他领悟成熟的规则力量,那么,便和贤者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这简直是一步登天。

    “这是什么秘法?”展逍神色如利刃般盯着叶伏天,之前余生的霸道魔功拥有这等效果他已经是极为震惊了,而如今叶伏天竟然也能够做到,而且更加的绚丽。

    据他所知,哪怕是禹州之地,这种能够直接燃烧体内潜力,一步登天般的跨越境界提升修为实力的秘法不能说没有,但也绝对是罕见的,而且不会有这般霸道,一般最多能够让实力提升一境就已经算是逆天的秘法手段了。

    而叶伏天,当他此刻全力爆发之时,几乎是从二等王侯,生生的提升到了贤者级的气息,这是怎样的跨越?

    不仅仅是展逍,即便是已经和顾东流爆发战斗的两位贤士级别人物同样感受到了这边叶伏天身上的蜕变,内心震颤。

    而且顾东流给他们的压力也极大,两人一位下品贤士一位中品贤士,境界都高于顾东流,其中一人高两境,竟然只能勉强牵制住顾东流一人,甚至在刚才那位下品贤士大意之下,差点遭到顾东流重创。

    他们虽然不是知圣涯顶级妖孽,但也是知圣涯修行者,天赋自然是不弱的,但这次来荒州之地,有些颠覆了他们对禹州修行者的认知。

    “王侯终究是王侯,纵然你以秘法将境界气息提升,但在我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只有一个结局,死。”展逍冷漠的看着叶伏天,他身上的气息在此刻爆发而出,脚步往前一踏,地面震动,一股恐怖的重力规则压迫而下,顷刻间叶伏天感觉有一座座山峰压在自己的身上。

    “你会看到,真正的贤者力量。”展逍冰冷开口,他手掌朝着叶伏天虚空一抓,虚空中竟出现了一只虚幻的五指大手印,犹如五指山般直接朝着叶伏天镇压而下,欲将叶伏天当场扣杀。

    叶伏天将力量催动到极限,他本尊在挥拳,每一拳挥出都似乎蕴藏一股帝王之势,使得法身之上弥漫的力量更加强大,那尊神猿虚影手掌轰杀而出,陨星拳法轰出一颗颗星辰般,和展逍轰杀而至的五指山掌印碰撞在一起。

    星辰不断炸裂,掌印继续碾压而下,轰向法身,却见神猿法身之上缭绕着无尽的雷霆光辉,当掌印轰下而至,一点点的破碎破灭,并没有能够撼动叶伏天的法身。

    “规则之力。”展逍盯着叶伏天的身影,很显然,叶伏天也同样领悟了规则的力量,否则那日他也无法击败秦仲。

    但这股规则还不够成熟,但在多种能力的加持之下,使得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这一击之下,叶伏天也感受到了展逍的力量在什么层次,哪怕是他此刻的状态,依旧很难撼动得了。

    精神意志进入命宫之中,他的命宫也在燃烧,世界古树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挥动帝王拳的叶伏天这一刻感知变得更为强大,天地间无尽灵气都变得如此的清晰可见,并且疯狂的没入法身之上,轰隆隆的声响传出,法身还在变得更加庞大,斗战法身仿佛要化身妖神。

    本尊眼睛闭上,仿佛和天地化为一体,命魂融入法身之中,渐渐的,他的法身之上有着各系属性之光,若是王侯人物根本伤及不了他分毫。

    一股强横的规则意志力量绽放而出,笼罩着浩瀚空间,将展逍也笼罩于其中,这一瞬间,展逍同样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压迫力,仿佛天地间有无数颗星辰压迫着身体。

    “规则力量竟成熟了几分。”展逍目光扫向叶伏天,他的气息竟然还在变强。

    “凝空。”叶伏天尝试着想要将空间凝固,展逍一愣,随后露出一抹讽刺之意,王侯之意,不成规则。

    “咚。”脚步一踏,展逍身体腾空而起,他抬起手掌,又一次朝着叶伏天拍打而出,惊人的气息爆发,轰鸣声震荡,像是有一座座山砸落而下,每一座山皆都透着规则镇压之力。

    叶伏天体表流动着无边璀璨的星辰光辉,像是隐隐成为实体光芒,当一座座山砸落下来之时,星辰光幕出现裂痕,随之破碎,但依旧能够感受到,这已经是真正的规则防御了。

    展逍冰冷的目光扫了叶伏天一眼,他竟然对付一位王侯都没有能够秒杀,哪怕是叶伏天领悟了规则,但依旧是耻辱。

    他的身后仿佛有一尊雷神虚影出现,这雷神手中握着一柄雷神之刀,切割虚空。

    他身为知圣涯九子之一,绝非是浪得虚名,他可不仅仅只领悟一种规则力量。

    “斩。”展逍冰冷吐出一道声音,天地间顿时出现了无数雷神刀光,斩断虚空,切割而下,叶伏天周围的星辰防御被直接切割斩断,在那规则的攻击之下无法防御。

    此时叶伏天感知释放到极限,精神意志和天地融为一体,疯狂的控制天地之意,想要让空间彻底凝固,但他却还是做不到,刀光拥有斩空的规则力量,破一切防御之法,即便是规则防御也直接斩开。

    同时,展逍本尊一步迈出,斩出了一道雷霆刀光,宛若闪电一般瞬间将空间都切开来,一路斩下。

    “嗡。”一尊宝塔出现在叶伏天的上空,刀劈在宝塔之上,没有能够劈开,宝塔在虚空中嗡鸣旋转,从中弥漫着惊人的规则气息。

    “顶尖贤者法器?”展逍目光扫向宝塔,可惜在叶伏天手里,又能发挥几成威力。

    宝塔绽放而出,朝着展逍的头顶上空飞去,叶伏天精神意志催动到极致,控制着宝塔中的力量,星辰之光疯狂倾洒而出,而在同时,法身神猿手中出现了一根长棍,天地之势汇聚一体。

    “法器么,不是只有你有。”展逍手伸出,一座山从他手掌飞了出去,刹那间有无数古山虚影出现,朝着那座宝塔镇去,两件顶尖贤者法器竟在虚空斗法。

    展逍手握着刀,又是一刀劈杀而出,霸道、直接。

    神猿棍法轰出,和刀光碰撞,切割虚空的刀光瞬间将漫天棍影都斩断裂,但叶伏天随之轰出了第二棍,虚空震荡,风云变色。

    展逍却像是没有感觉到般,无论叶伏天棍法有多强,今天都一样是死路一条。

    他的碎空刀法,没有什么不能破解的。

    刀光绽放,犹如紫色的闪电,漫天刀影斩杀而下,叶伏天连续两棍轰杀而出,恐怖的刀光依旧斩破一切,劈开棍法击在星辰防御之上,甚至有刀意斩在了他的法身上,而两人所处的山脉之地,出现无数裂痕,像是要被劈开。

    然而此时的叶伏天像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机,依旧还在舞动棍法,第四棍、第五棍,惊天动地,神猿咆哮,星光漫天。

    展逍再次斩出一刀,这一次,只有九道刀光,九道刀光一体,将身前的一切都切割开来,叶伏天的法身被斩裂,隐隐要破碎。

    但见此时,叶伏天一步迈出,竟然走向了展逍,一股更强之势爆发而出。

    “去死吧。”展逍对着轰来的叶伏天便斩出碎空刀法,这一次,叶伏天竟然没有去防御,仿佛放弃了,他一步踏出横穿虚空,降临展逍面前,轰出第六棍,压塌一切。

    展逍瞳孔微微收缩,脸色略变,这是想要拼命?

    刀光将法身劈开,但那一棍也落下,展逍身体周围出现了漫天刀影,同时有一尊巨大无比的石人身影出现。

    两人攻击同时落下,噗呲一声,叶伏天法身崩灭,刀光余威斩开一切防御,劈在他纯肉身之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叶伏天身上出现了一条血痕。

    另一方,展逍身躯动荡,将他击落下,闷哼一声,嘴角有一缕鲜血流淌而出,他伸出手将之拭去,神色狰狞的看着叶伏天,若非他还有防御命魂和规则,这一击怕是要遭到重创,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你可以去死了。”展逍一步步走上前,却见此时一道靓丽的身影一闪而逝,是花解语。

    她走到叶伏天身边搂着他的手臂,目光中并没有恐惧之意,这一战是贤者级别的战斗,而且还是上品贤人,她无力参与,但至少,她可以选择和叶伏天死在一起。

    “好一个郎情妾意,那我便成全你们。”展逍走来,另一方顾东流暴走,将一人重伤,然而另一人却死死的拖着他不放,使得他无法救叶伏天。

    毁灭的规则力量笼罩着叶伏天和花解语的身体,死亡如此的近,哪怕是燃烧帝意,依旧无法弥补如此大的差距。

    展逍手持冰冷的刀,一步步走上前,叶伏天看着花解语,内心痛苦。

    他转过身看向展逍,精神意志释放而出,但还是没有用。

    “太弱了,若是规则级别的,或许有用。”展逍冷冰冰的道,死神越来越近,命宫之中,命魂古树摇曳发出沙沙声响,他从未如此的清晰的感受到天地间的一切力量,叶伏天感觉到再给他一些时间,他的规则便能够真正成熟。

    但展逍,不会给他时间。

    刀举起,斩下,这是死神之刀。

    叶伏天看着这毁灭的一刀斩下,这一刀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放慢,是如此的清晰,他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一刀中蕴藏的规则力量。

    天地间的一切,越来越清晰,从未如此的清晰,他的精神意志仿佛已经完全离体,和这片天地的灵气化为了一体。

    世间的一切还在放慢,变缓,在他的感知中,那一刀越来越慢,他回过头看向花解语,一滴泪水滑落而下,同样是那样的慢。

    这一刻,叶伏天闭上了眼睛,他的精神意志仿佛不再是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这片天地。

    天地间的气息交融在一起,隐隐化作一股极为奇妙的力量。

    叶伏天眼眸睁开,看着那柄很慢的刀斩杀而下,口中吐出一道声音:“我意,为天,规则,空间凝固。”

    他话音落下,天地间的一切慢到了极限,以至于趋近于要停止,这一刻,展逍发现他的刀在变慢,仿佛难以斩下,他的手臂仿佛也停止了移动。

    一切,都要静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