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伏天目光望向雪夜和洛凡他们,露出古怪的神色,两位师兄低头嘀咕什么?

    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两位师兄怎么会来参加炼金大会,五师兄烧饭是不错,但炼器,怕是够呛。

    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而来,一些极负盛名的炼器大师级人物也到了,此次炼金大会贤者以下境界之人皆可参加,那些厉害的炼器大师都是能够炼制顶级王侯法器的,若是等到他们境界更强些踏入贤者境界,也许便能炼制贤者级的法器了。

    数日前和叶伏天战斗过的虞铭便也在人群之中,他目光一直望向前方楚姬身后的苏红袖,毫不掩饰眼眸中的爱慕之意。

    除虞铭之外,还有数位极受瞩目的炼器大师,出自城主府的炼器妖孽尤图,以及被被誉为年轻一代炼器界第一人的公孙冶,此外还有两人是此届炼金大会备受瞩目的人,赤练以及木欧大师。

    不过想必城主府必然不希望木欧大师夺得此次炼金大会第一的,毕竟木欧大师年龄不小了,因为一直无法破境入贤,疯狂钻研炼器之道,因而造诣精深,但炼金大会第一人,将会成为城主府的乘龙快婿,虽说是历届规矩,但尤城主又岂会希望自己的千金嫁给一个老家伙。

    这一次,城主府许配的女子可是炼金城极有名气的绝代佳人,尤溪,天赋容颜尽皆极其出众的女子。

    当然,炼金大会如若是城主府的嫡系后人夺取了第一,自然不会迎娶城主府千金,按照以前出现过的情形,一般而言城主会将府中千金许配给后面获得第二或者第三的人。

    八根炼器石柱之下,人影无数,两旁的看台,荒州各方顶尖势力的人也来此观礼,南天府的人、尘世间的人、剑圣山庄的人等等都到了,各自坐在一处方位。

    前方阶梯之上,城主尤蚩端坐在主位之上,他抬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太阳,烈日高悬于天,他站起身来,脚步朝着前方走去,有两位老者身影跟随往前,踏着阶梯往下,站在他下面方位。

    只见尤蚩挥了挥手,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无尽的人海目光尽皆望向一处地方,城主尤蚩所在的方向。

    “炼金大会,十年一度,今日,荒州各方人物齐聚于此观礼,来自各处的数以万计的炼器天骄到来,这是我的荣幸。”尤蚩望向人群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威严有力,传递到极遥远的地方,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此次炼金大会虽是贤者以下炼器人物的竞争,但到来的人,将会是荒州炼器界的未来,此届炼器大会所展露出的,便是未来荒州的炼器水准,因此,我希望到来的人都能够展露自己的全部实力来。”尤蚩声音掷地有声,继续道:“和以往一样,此次炼器,入选前一百之人,炼金城的炼器势力随你挑,前十之人,可追随我炼器,前三之人,我会亲自传授炼器之法,并为其打造一件法器,第一者,可迎娶我城主府千金尤溪,当然这些都是自愿,不愿意者不会勉强。”

    许多人都笑了,十年一次的炼金大会的确代表着一代炼器的最高水准,炼金城城主府作为炼器界的代表,他们会以极高的诚意举办这次炼金大会,因此挑选出的千金也是极为出色的,尤溪,炼金城的人谁人不知其名,傻子才会拒绝。

    “接下来,看你们的了。”尤蚩开口说道,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阶梯中间的两位老者看向人群,其中一人将一炷香点燃,放在了阶梯前,另一人开口道:“一炷香时间,炼制出上等王侯法器,无论是什么法器都行,不限手段,炼制成功者留下,失败者出局。”

    “现在,开始。”

    他正式宣布,刹那间,无数人同时动了,只一瞬间,这片空间便弥漫着一股炽热之意,所有人都取出了自己的炼器炉生出火焰,开始炼器。

    虽说来参加炼金大会的人都是有一定信心的,但依旧会有不少人只是想体验下,因此这第一轮,便能够很好的剔除所有滥竽充数以及炼器水平不够精湛之人,选拔出的人,都是精英炼器人物。

    叶伏天对炼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目光望向洛凡和雪夜,他低声问道:“炼金大会还可以两人联手吗?”

    “可以,因为有些有炼器天赋的人不一定擅长火焰力量,或者其它方面需要他人辅助,有不少厉害的炼器人物身边都有器童追随,但最多只能是两人配合。”钟离回应道。

    叶伏天点头明白,他看到洛凡取出的炼器之物,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这也行?

    洛凡,他取出的宝物哪里是炼器炉,分明是烧火炉,用来烧饭的。

    “那是你师兄?”钟离之前听到叶伏天低声喊了师兄不由得看向雪夜和洛凡,也一阵愕然。

    “我不认识他们。”叶伏天一巴掌拍在脑门上,玩笑的说道,丢脸啊,怎么会有这种师兄。

    不会就不要参加啊,在炼金大会上拿烧火炉出来炼器,这……

    好在现在人太多,混在人群中的两人没什么人注意到,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些顶级炼器大师身上,哪里顾得上他们。

    当然,即便有人注意到此刻雪夜和洛凡两人也没空理会,他们正忙着呢。

    “火候再猛烈些,熔炼不了啊。”雪夜道。

    “你快铸法阵。”洛凡道。

    “书上不是这么写的,步骤不对,熔炼的顺序也错了。”

    “管他呢,都是收集到的好宝贝,烧饭的时候也是这么烧的,一锅炖了,你将法阵刻好来谁敢说不是法器。”

    “不要铸形吗?能叫法器?”雪夜道。

    “那你来?”洛凡瞪了他一眼。

    “还是你来吧。”

    两人忙的焦头烂额,就没停过,旁边的人看不下去道:“你们能闭嘴吗?”

    这什么炼器师,烧饭?

    “自己心境不行就别炼了,炼金大会有规定不准说话?”洛凡目光挑衅的看向对方,炼器咱不行,打架就简单多了,他正煎熬着呢。

    “混蛋。”对方低声骂道,继续忙碌着炼器。

    叶伏天一直关注着那边,此刻脸都黑了。

    人才啊,不会是草堂出来的。

    “你这师兄很有趣。”不苟言笑的凰都忍不住露出了浅笑,浩瀚空间,就属雪夜和洛凡最特别了。

    “我还是比较怀念以前的师兄。”叶伏天有些心累,想当年在秦王朝自己被人欺负了,五师兄可是霸气侧漏,三师兄和四师兄雪夜下山堵秦王朝的大门,威武不凡。

    那时的两位师兄简直是偶像人物,现在……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变到了,前方主持炼金大会的人开口道:“时间到,所有人立即停下,否则直接出局。”

    诸人纷纷停止手中的动作,有人神色轻松,有人露出失望之色,随后又有声音传出:“没有做到之人自行后退离开这片区域。”

    一道道身影撤离,绝大多数人都离开了,这第一轮的考验时间非常短暂,帅选出精英。

    等到所有人都撤离,城主府许多人入场查看留在场中之人炼制的法器。

    “师兄竟然没走?”叶伏天看向雪夜和洛凡,只见两人很坦然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城主府之人的查看。

    当查看的人走到他们身边之时,开口问道:“你们炼制的法器是什么?”

    “这里。”洛凡指向烧火炉中,对方朝里面看了一眼,便见一块极不规则之物出现在那,不似任何兵器形状,他从没见过这类法器。

    莫非,是他孤陋寡闻?

    还有,这炼器炉怎么看着像是烧火炉?

    “这是什么法器?”来人问道。

    “我自创的法器,没有任何法器之形,可出其不意,威力极强。”洛凡侃侃而谈。

    “自创的?”来人神色怪异,虽说他感觉这根本不像是法器,但今日来参加炼金大会的不少奇人异事,对方说的似乎好像也有些道理,这法器没有任何形状,就扭曲的板砖,没有人会注意,的确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放屁,前辈,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懂炼器,乱炼一通。”旁边的青年极为不爽的道。

    老者愣了下,被耍了?

    他神色陡然间变得锋利,有威严之意弥漫而出,却见雪夜直接将炼制法器取出,开口道:“前辈看。”

    话音落下,灵气入法器之中,顷刻间那法器绽放出夺目的光辉,吞吐出可怕的毁灭力量,雷光闪耀,有着可怕的撕裂威能,周围一片空间都亮起了夺目之光。

    “这确实是法器,只是我们没有以常规手段炼制而已。”雪夜开口道。

    “不懂就闭嘴,谁说这不是法器了?”洛凡瞪着旁边的人道,这混蛋竟然敢告密。

    “你……”那人指向洛凡道:“前辈,他们的确不懂炼器,胡乱而为。”

    老者神色闪烁,随后开口道:“但的确是上等法器的威力,算过关。”

    说罢,他便迈步离开,洛凡挑衅的看向对方,神色冷漠,低骂一声白痴。。

    叶伏天手放在脑门上,师兄果然还是师兄。

    佩服,佩服!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