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宫论道之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叶伏天和连玉清的身上。

    叶伏天回答,略通一二。

    他竟然还擅长琴?

    而且,莫非真要和连玉清切磋琴道不成?

    这未免有些太不知天高,连玉清可是和之前他反击的人不同,一等王侯,近乎王侯巅峰的存在,道榜第五。

    正如诸人所想的那样,修行,境界越高之人,在各方面的领悟自然是越深刻的,只是出了叶伏天这么一个异类,将天刑宫和相芷琴都压了下去。

    但连玉清身为道榜第五的一等王侯,在对境界的领悟上必然是在叶伏天之上的。

    而在琴道上,叶伏天怎么和连玉清比?

    这简直是笑话。

    固然之前叶伏天表现出了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天赋,道宫战第一人名不虚传,五年以后,至圣道宫可能便是他的天下,道榜他的名字将会极为显赫,但今时今日,他咄咄逼人,若真和连玉清较量,岂不是自取其辱?

    当然,人群中也有人知道叶伏天是擅琴的,譬如诸葛行,诸葛明月乃是叶伏天的二师姐,他自然知道叶伏天来自哪里,也知道诸葛明月是如何回家族的,因为当年天山上的琴曲。

    他知道,但至圣道宫的许多弟子这几年一直都在道宫内修行,自然不会了解叶伏天这么一个小人物,若非是叶伏天进入至圣道宫,他们甚至不会知道他的存在。

    不过诸葛行好奇,即便叶伏天得到了双帝传承的浮世曲琴谱,他难道还真能弹奏其意境出来?叶伏天他拿什么和连玉清比琴道?

    此时,连玉清目光凝视叶伏天,略通一二?

    “这么说,你要试试?”

    连玉清平静开口,他隐隐感觉有些怪异,叶伏天,和他比琴道?

    记得那一日在道战台上,叶伏天对他说,有机会,会请他听一曲。

    便是今日论道之时吗?

    他倒想要听听,叶伏天的琴道,是否也如同他的武道以及法术那般出众,即便很出众,又如何?

    “请师兄指教。”

    叶伏天目光望向连玉清缓缓开口,连玉清目光凝视中宫战台上的身影,这句声音如同之前叶伏天对天刑宫弟子以及相芷琴所说的话语气一样,平淡、却又充满了自信。

    连玉清不知道叶伏天的自信出自哪里,但无论他的自信来自哪里都并不重要,因为很快,他便会知道修行者虽然需要对自己有信心,但同样,也应该有自知之明。

    “你为道榜新人,本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亲自出手指教于你,然而,既然你想要切磋印证琴道,我自当成全。”连玉清开口回应,随即脚步迈出,朝着中宫战台走去,身形直接落在其上,降临叶伏天的对面。

    两人身影落在,都站在中宫战台,琴道相争,自然是以琴曲分胜负。

    叶伏天想要印证他的论道之法,那么自然不可能是直接的战斗,一等王侯和八等王侯直接战斗,那算什么?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你想如何印证?”连玉清看向叶伏天道。

    叶伏天盘膝而坐,身前出现一张古琴,叶伏天双手抚过琴弦,身上的气质陡然间变了,这一刻的他,宁静祥和,仿佛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和他身前的古琴融为一体。

    “师兄随意。”

    叶伏天开口说道,随后拨动琴弦,琴音响起的一瞬间,便将人代入到了某种意境之中,安静、祥和,宛若宁静的夜,抛却一切烦恼,唯有琴音相伴。

    此曲像是能够洗涤人的心灵,令人浑身放松,丝毫没有之前针锋相对的氛围。

    这一刻,诸人感觉自己并非是在九宫论道之地,而是在月光下,聆听一首静心之曲。

    琴曲很简单,但如此简单的琴曲,却能够将他们这种境界之人代入到那股宁静的意境之中,可见琴音之造诣。

    叶伏天在琴道上的水平显然绝非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略通一二,绝对是大师级别。

    看着那宁静祥和的英俊青年,宛若换了一个人搬,哪里还有之前的锋芒毕露,他们仿佛,又看到了叶伏天的另一面。

    连玉清明白了叶伏天之意,他也同样盘膝而坐,便直接在叶伏天的对面取出古琴,琴音响起,意境竟完美的契合入叶伏天的琴音之中,仿佛不分彼此,琴音相和。

    “精彩。”许多人心中暗赞了一声,连玉清以琴契合叶伏天的琴音,这是在展示自己琴道上的超凡造诣。

    琴道虽然入门简单,但想要以意境影响他人却很难,这般将意境契合入他人的琴音中更难。

    他们似乎在以自己的方式,交锋、论道。

    叶伏天的琴音渐入意境,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一幅画卷在缓缓的展开,呈现在诸人的面前,在连玉清的琴音之下,他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继续着他的弹奏,诸人所看到的画卷中,像是一位少年在拜师学艺,学习琴曲,一首首简单的琴曲在叶伏天的十指下完美的融入到一首琴曲之上,仿佛本为一体。

    画卷展开,琴音也渐渐展开,一首霓裳羽衣曲传出,诸人仿佛看到了宫廷画面,少年在以此曲助兴,却似和人发生争斗,冲突。

    连玉清依旧在弹奏,他的琴风不断的转变,叶伏天变,他便也变,始终跟随着叶伏天的节奏,将琴音契合到那股意境之中。

    叶伏天弹奏霓裳羽衣,他便弹奏舞曲,相得益彰。

    连玉清的弹奏没有对叶伏天的琴音造成任何的影响,琴音的意境始终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曲天下,高昂澎湃,意气风发、一曲乱江山,悲壮无比,宛若泣血而奏,随着琴音意境渐渐强烈,诸人竟渐渐完全代入到琴音的意境之中。

    不少人看叶伏天的神色都略微有些变了,将诸多简单并不高深的琴曲完美融入到一首琴曲之中,甚至,将自己的感情融入到里面,描绘出意境、画面,这是略通一二?

    但连玉清所做到的仿佛更为不凡,无论叶伏天弹奏的琴曲是何意境,他都能紧随叶伏天的步伐,以意境契合的琴曲配合他弹奏,从未出现过一丝的紊乱,可见连玉清对琴道有多擅长,他必然精通无数琴曲,因此才能够淡然自若,游刃有余。

    两人,都在已不同的方式表现自己所擅长的琴道。

    “他在以琴,展露自己此生经历。”许多人安静的聆听着,目光有些震惊的看向叶伏天,人生冷暖,宛若一壶佳酿,尽在这一曲之中。

    从琴音中,仿佛能够感受到,伴随着经历,从年少轻狂到内敛自信,他的心境似随琴音一点点的改变,然而那份纯粹,仿佛始终不曾放下过。

    当一曲风华的高潮响起之时,诸人的情绪似也随同他的琴音在燃烧,雕像中,一缕缕光辉弥漫而出,落在叶伏天的身上,仿佛产生了奇妙的共鸣般。

    然而连玉清依旧以一曲相配,身上及地长袍随风飘动,也若绝代风流人物。

    “连玉清不愧是道榜第五的琴音法师,如此琴音之意境,他依旧能够契合进去,虽然叶伏天的琴道也是匠师级别,宛若赤子之音,但从技艺上,连玉清更高一筹。”许多人心中暗道,叶伏天找连玉清讨教琴曲,怕是无法如他所愿了。

    就在此时,叶伏天停顿了下,笑道:“连师兄的琴道果然超凡,不愧是道榜第五。”

    “你也不错。”连玉清道。

    “接下来的一曲,无需师兄弹奏相契合的琴曲,只需连师兄能够弹奏出相接近的琴曲,便是我错了。”叶伏天开口道。

    “若是不能,便是我错了。”连玉清强势回应,琴道上,他怎么可能会败。

    “此曲为我机缘巧合所得,请师兄指教。”叶伏天开口道,随后低头,双手拨动琴弦,只一瞬间,又是一股意境诞生,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意境,这一次,叶伏天所弹奏的仿佛不再是他的人生,而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弹奏他人的人生。

    连玉清神色平静,随后也拨动琴弦,以同样的方式弹奏琴曲,但周围却有不少人的脸色变了,道宫之战的那一天,他们听过这首琴曲。

    当时弹奏的人,是白陆离。

    不仅如此,圣贤宫也有几人听过,譬如华凡。

    叶伏天,他能弹奏此曲?

    琴音悠悠,所有人都很快便代入到那股强烈的意境之中,甚至,周围的雕像也吞吐着光芒,仿佛同样受到琴音所感染。

    连玉清很快神色便有了一缕波澜,这首琴曲,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渐渐的,他感觉有些吃力了,那琴曲像是要影响到他。

    擅琴者,自然明白欣赏琴曲,叶伏天琴曲出,他的意境受到干扰,仿佛那一曲,没有其它琴曲能够相配,至少,他所弹奏的琴曲,没有资格。

    连玉清十指飞速的拨动琴弦,琴音变缓,以高超的琴艺支撑着。

    然而当画卷铺开,何等的波澜壮阔,琴音所展露的意境,那是整个世界,帝王之心。

    八尊雕像,尽皆受到影响,吞吐璀璨光芒,落在叶伏天身上,周围天地间,灵气环绕飞舞,整座中宫战台的灵气都随琴音的节奏而跳动着。

    连玉清神色彻底变了,然而他依旧没有停下,琴曲不断变换,超凡的琴音不断弥漫而出,但即便凭借他的琴艺,却依旧盖不过那首琴曲,一次次被侵蚀,帝王琴曲,岂容其它琴音亵渎。

    更强的意境诞生,中宫战台之上,风飞扬,八尊雕像,吞吐璀璨之光,环绕叶伏天身体,光芒五丈、六丈……不断升高,扶摇而上。

    无数道目光凝视叶伏天弹奏的身影,心中生出剧烈波澜,他们仿佛在那股意境之中沦陷,那首琴曲,在诉说着一曲波澜壮阔的史诗传奇。

    诉说着神州大地,千古风流,乱世苍生,谁主沉浮。

    伴随着琴音依旧,那股意境越来越强,八尊雕像,光芒万丈,甚至有恐怖气息从远处席卷而来,风云色变,无尽天地灵气垂落而下,叶伏天依旧盘膝而坐,沉浸其中,绝世风华。

    许多人看向他的目光竟有些痴了。

    “铛!”

    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连玉琴的琴音终于被淹没,戛然而止。

    琴弦断,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古琴!

    (本章完)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