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了一些时刻,太阳悬挂于东面方向,照射在问道台上。

    西华圣君、大周圣王、空圣、璃圣等圣境人物坐于高位之上,目光环视诸人。

    也在此刻,主持九州问道的老者站在了东面方位问道台边缘之地,看向前方,朗声道:“九州问道百强之人,入场。”

    他话音落下,九州圣地百强人物,纷纷迈步走出,踏入问道台,叶伏天身旁,花解语看了他一眼,随后起身。

    “不要有负担,名次不重要。”叶伏天微笑着道。

    “嗯。”花解语轻轻点头,随后转身往前迈步走去,虽说叶伏天称名次不重要,但她却明白,名次当然很重要。

    若荒州道宫弟子不能取得好的名次,本就受到诸多冷眼的荒州,将更被人所轻视,谈何尊重。

    因此,这一战,他们七人,都会尽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叶伏天看着七人的背影,竟感觉到了一缕风萧萧的悲壮之意,不由得苦笑着摇头,这些家伙,在想什么呢?

    九州,百强,立于浩瀚战台之上。

    这一刻的问道台,极为空旷。

    顿时,观礼台区域,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看着问道台,期待着最终的对决开始。

    “九州问道百强之战,规则很简单,挑战,战胜者留,战败者出局,没有先后次序,谁想要挑战,站出来,指出你要挑战之人是谁即可,胜,入五十强。”此时,老人宣布九州问道终极对决的规矩,的确非常的简单。

    百强之战,没有采取抽签对决的方式,那样反而会导致提前爆发终极强者对决。

    譬如,九州问道最强的两人,他们在抽签之时抽到对战,当如何?

    而这种自由挑战规则,如若最强的两人他们自愿提前对决,那么也就认了。

    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发生的,这些人都会尽可能的在前面规避太强的人物,将最难缠的对手留到后面。

    当然,也有不公平之处,有人可能会遭到最顶尖人物针对。

    但既然是战斗,就不可能绝对公平,也没有人会在意、会去计较这点公平。

    世人,只看结局。

    百人之战,胜一场,入五十强。

    “开始吧。”老者正式宣布道,他话音落下,一股肃穆的气氛笼罩着问道台,九州问道巅峰对决,拉开序幕。

    一股无形的风在问道台上流动着,当老者宣布开始之后,却并没有人在第一时间走出,显得格外的寂静。

    按照原则,这时候应该是要抓紧时间挑选尽可能弱的人挑战,然而能够踏入百强的人,没有弱者,除了一些顶尖的人物外,其他人,也难看清楚究竟谁强谁弱,并不那么容易挑对手。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迈步走出。

    此人从东州方向走出,来自东州大周圣朝,眼神中透着一股桀骜之意。

    绣着金色凤凰图案的长袍随轻风而动,衣衫上绣着的图案是大周圣朝皇族的标志。

    “周幽。”

    无数道目光凝固在那,观礼区域诸人的目光皆都看着那走出的身影。

    周幽,大周圣朝此届九州问道最强人物,在皇族后辈中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在之前的三天,所有人都公认,周幽,是有能力踏入前十的人物,甚至还有人想过,周幽,能否问鼎九州问道。

    可想而知周幽的强大,虽说东州身为此届九州问道的东道主,对于西华圣山以及大周圣朝这样的东州天骄后辈关注更多,也更了解,所以对名次的猜测可能有些个人偏见,但即便如此,周幽本身若是不够强,便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出现。

    “他的对手,倒霉了。”许多人心中暗道,即便是问道台上,也有不少人微有些紧张,面对周幽,很难有绝对的自信,若是被挑战,出局的可能性太大了,只能希望,周幽不要挑战自己。

    当然,也有一些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之人,根本不在意。

    对于他们而言,前面的战斗,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周幽目光环视人群,最终,落在了一处方位,顿时所有人都看向那边,那里的七人格外的显眼,七人独自占据一方,荒州方位。

    “你的命魂也是凤凰,便选你了。”周幽开口说道,很显然,他是对凰所说。

    许多人都没有想到,周幽第一个挑战之人,会是女子,荒州至圣道宫弟子,凰。

    荒州其他人都看向周幽,莫非,他们荒州之人要格外显眼一些?

    为何,都喜欢率先找荒州之人下手?

    叶伏天也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这大周圣朝之人,莫非是看自己不顺眼?

    先是周子怡,而后,周圣王对自己好像也有些意见。

    如今,这大周圣朝最强人物周幽第一个走出,挑战的又是他荒州之人。

    凰,怕是危险了。

    不过这些,也是无法控制的,不可避免。

    凰倒是显得很平静,迈步走出,来到周幽的对面。

    “大周圣朝,周幽。”

    “至圣道宫,凰。”

    话音落下,两人身上都燃起了火焰,周幽身上沐浴着的火焰是金色的凤凰之火,极为霸道,凰身上沐浴着的火焰相对温和,却也一样透着一股极可怕的气息,隐隐有着生生不息之意。

    两人的火焰在虚空中交汇,苍穹之上出现了两尊庞大无比的凤凰身影。

    周幽身躯之上的金色凤凰火焰似乎能够熔炼一切天地之力,竟一点点的将凰的火焰吞噬掉来,化作他的火焰一部分,使得金色凤凰虚影越来越庞大,压制着凰的凤凰火焰。

    庞大无边的凤凰羽翼拍打着,顿时化作横跨虚空的金色凤凰利刃,朝着凰的身影斩杀而下。

    哗啦啦的声响传出,在凰的身后竟出现一棵火红色的巨大梧桐古树,梧桐古树的枝叶疯狂蔓延而出,卷向虚空中斩下的利刃,被不断切割斩开,火焰肆虐,但最终却还是被包裹住,无法逃离梧桐古树的缠绕。

    “嗡。”周幽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金色闪电,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横跨空间降临而至,他手掌朝前伸出,顿时周围的凤凰火焰之力仿佛被抽离出来,从他掌心迸发而出,笼罩着凰所在的空间。

    似乎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毁灭力,梧桐古树将周围的空间包裹,凰避入其中,同时有无尽藤蔓如同凤凰藤,卷向虚空中的周幽。

    “斩。”周幽的口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金色凤影斩下,将藤蔓全部斩断,同时手掌心迸发而出的力量化作一团沸腾的火焰空间,一点点的熔化那巨大的梧桐树。

    只见梧桐树也化作了金色,隐隐有几分腐朽的气息,周幽手掌抬起,脚步一踏,凤影腾空,俯冲而下,一击斩出,梧桐树疯狂的炸裂摧毁,化作无尽金色光点,那毁灭的身影不断冲入里面,霸道绝伦。

    凰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梧桐古树的藤蔓依旧飞旋卷向对方的身体,周幽眼神中闪过一道金色的冷冽光芒,继续俯冲而下。

    “轰。”

    金色的凤凰身影直接穿透虚空,诛向凰的身体。

    凰没有避开,那道凤凰直接穿透而过,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但同时,梧桐树的藤蔓卷住了周幽的身体。

    周幽皱了皱眉,凰这是故意不避的?

    “你找死吗?”

    周幽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却并没有太多的怜香惜玉之意,金色的光辉绽放,直接将他身上的梧桐树疯狂的摧毁,手掌再次颤动了下,金色的凤凰继续冲入凰的体内,使得凰身体朝后滑落,殷红的鲜血不断顺着嘴角流淌而出。

    周幽本想继续攻击,但就在这时候他皱了皱眉,体内有一缕缕不灭之火焚烧,竟在他血液经脉中肆虐。

    一股强大的力量流动于血液之中,想要将之抹去,但他却感受到那火焰极为顽强,每一缕火焰都好似一尊微小的凤凰,一点点的蚕食着他的身体,使得他生出极为痛苦的感觉。

    “不死之火。”周幽神色铁青,抬起头看着凰,却见凰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他道:“我认输。”

    说罢,拖着受伤的身躯转身回到荒州席位。

    “没事吧?”叶伏天看着凰有些担心,这女人这么拼干什么?

    “没什么。”凰给自己喂了一颗丹药随后盘膝而坐,叶伏天放心了些,凰的自我疗伤能力必然很强,他不必太担心,不过她倒是倔强,拼着受伤也要让周幽付出代价。

    此时的周幽回到自己的位置,却也同样坐在地上,金色的火焰沐浴身躯,显然还在化解体内的力量,很不好过。

    第一战,大周圣朝周幽胜,荒州终于又有一人出局。

    但这一战依旧让人印象深刻,凰,让周幽受伤了,哪怕是出局,都让周幽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荒州之人,还真是顽强。

    如今,荒州弟子,还剩六人。

    诸人的思绪还未拉回,便又有人走了出来,许多人目光一凝。

    这走出之人,竟然是荒州徐缺。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便挑战你吧。”徐缺手指指向东州方位,周幽身边的一道身影,大周圣朝后人!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