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迪尔爬起来,伸手在脸上抹去雪粉,一言不发,走上去,从詹姆的手上取过长剑,退后,站定,摆了一个进攻的姿势。

    这姿势一站,威尔、艾莉亚、詹姆、四名侍卫都看出了迪尔是有剑术根基的。

    “大人,小心!”迪尔沉声说道。

    詹姆脸上的轻松消失,换上了严肃脸,他向迪尔招了招手。

    迪尔上步,突然向左虚晃,跟着矮身,旋身战,砍詹姆的双腿。詹姆向后直退。旋身斩是弧形攻击,破了詹姆的贴身抢攻。

    前面两次,詹姆都是贴身抢攻,一下子就破了迪尔的防御。

    詹姆直退,这距离就远了。迪尔虽然不能伤到詹姆,却也能令詹姆远离了他,给了自己的安全距离。

    詹姆是空手,这就是最大的劣势。

    迪尔追击,并不是直线,而是忽左忽右,长剑的直刺一律是虚招,剑到中途,就变成了削。

    削在剑术中有一个特点:就是攻击中带着防御。

    迪尔的刺与削虚虚实实,步法左右不定,詹姆要击倒迪尔,必须近身,但只要距离近了,迪尔就旋身猛斩。

    旋身斩,扇形攻击,空手的詹姆敢钻进圈子,血肉之躯就很容易受伤。

    两个人越打越快,来来去去,踢得白雪翻飞,詹姆不好近身,而迪尔也伤不了詹姆。再又一次变换身形位置后,詹姆喝道:“小心。”脚尖在地下一踢,雪飞起一片,击打在迪尔的脸上。迪尔闭眼乱砍的瞬间,手腕一紧,被詹姆抓住了,跟着手上一空,长剑被詹姆夺过,等他刚刚睁开眼睛,喉头上一冷,詹姆的剑已经点在了他得咽喉上。

    迪尔顿时被制住。

    “好!”四名侍卫大声叫好。

    威尔说道:“迪尔,你的状态恢复很快。”

    迪尔深感羞愧,感觉无地自容。

    詹姆长剑入鞘:“迪尔,我试你的剑术,并不是要羞辱于你,而是希望在进入达斯汀主堡后,有些事情,万一有些差错,可能需要你自己亲自处理,才能竖立领主威信。”

    迪尔·威斯汀恍然大悟,但也更加羞愧。自己得过且过的日子,毁掉了他的身手和雄心。他很懊悔。

    “大人,请问您是……”迪尔对詹姆的剑术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是詹姆·兰尼斯特。”

    迪尔的眼睛顿时瞪圆,嘴巴张开无法合拢。

    他变得结结巴巴了:“……大人……我听说……我听说……我听说……您是……无面者。”

    “凡人皆有一死。”詹姆微微一笑,“传言并不可信,我是詹姆,威尔大人的侍卫,仅此而已。”